•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维权 >> 内容

    山东女子存100万变1元,银行辩称伪造存折哪有人5年不管存款

    时间:2022/2/9 12:48:03

      核心提示: 在现代社会,银行是每个人人生中一定会接触到的必不可少的机构,无论为了交易的便利性,还是资金的安全性,把钱放到银行里,一定比放在自己手中更加可靠。 同时,存到银行里的钱会按时产生利息,帮助老百姓抵抗通货膨胀,这也是很多人选择定期到银行存款的原因。 然而这一切的前提,都是老百姓在银行里存的钱处...


    在现代社会,银行是每个人人生中一定会接触到的必不可少的机构,无论为了交易的便利性,还是资金的安全性,把钱放到银行里,一定比放在自己手中更加可靠。

    同时,存到银行里的钱会按时产生利息,帮助老百姓抵抗通货膨胀,这也是很多人选择定期到银行存款的原因。

    然而这一切的前提,都是老百姓在银行里存的钱处于绝对安全中,不能出现任何意外。

    安全和信誉,是一家银行生存下去的基础。

    正是抱着这样的理念,山东省枣庄市的孙玉梅女士,将100万元分两次前后存入了枣庄一家银行里,赚取利息的同时,留待日后有用时再行取款。

     

    让孙玉梅没有想到的是,仅仅只是存款这样一项简单的业务,不涉及任何金融投资陷阱,竟然也能让自己一生心血顷刻间化为乌有。

    存款五年之后,孙玉梅因为急需用钱,到银行取款时才发现,自己本该有百万存款的账户里,竟然只剩下了1元钱。

    为此,孙玉梅跟银行打上了官司,这官司一打就是6年多,期间还产生了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

     

    比如作为弄丢存款的被告方,这家银行竟然将无故丢了存款的孙玉梅报到了公安局,声称孙玉梅伪造存折,她丢的钱跟银行毫无关系。

    结果作为储户的孙玉梅,不仅失去了巨额存款,还一度被拘留了起来。

    这场诉讼在孙玉梅、银行、法院、公安局之间周旋,其中的离奇与复杂,以及导致整个事件发生的原因,值得我们每个人深究。

     

    存入百万,五年后变成1

    你们得把钱给我,那是我一辈子的养老钱!我因为放心银行才把钱存给你们的,你们不能这样!”

    2014年的一个寻常日子里,山东省枣庄市恒泰农村合作银行薛城支行门口,一位女士坐在地上哭天喊地,态度强硬地要求银行把钱还给自己,无论周围人怎么劝,都不愿意离开。

    这位女士就是孙玉梅。

    在她看来,自己经历了人生中最为魔幻的一天,在没有被骗也没有做错任何事的情况下,她银行账户里的100万消失了。

     

    孙玉梅并不是什么有钱人,多年以前她在老家有一户房产,后来当地拆迁,孙玉梅的老房子换来了上百万的拆迁款。

    有钱了之后,孙玉梅没有挥霍,抱着淳朴的思想,她认为这些钱应该存到银行吃利息,同时也为自己存点养老费。

    而且孙玉梅膝下有儿女,未来万一孩子们结婚,需要婚房或者嫁妆,这100万的拆迁款也足以支付。

    对于孙玉梅来说,这笔钱是一家人的指望,无论是孩子们未来的生活,还是自己晚年的幸福,都因这笔钱的存在,而有了底气。

     

    于是在2009年7月22日,孙玉梅来到了当时的恒泰农村合作银行恒泰支行,将50万元存到了银行里。

    没过多久之后的9月5日,孙玉梅又来到了恒泰农村合作银行薛城支行永福北分理处,在这里存了50万元。

    于是,恒泰农村合作银行总计接受了孙玉梅100万元的存款,并先后给孙玉梅开出了两本存折。

    手里攥着存折,孙玉梅心里乐开了花,她回到家里,把存折放到了柜子最安全的角落。

    此后的多年时间里,她心里一直记着这笔钱,从来没有挥霍过。

     

    直到2014年,孙玉梅的孩子终于踏上了婚姻之旅,这100万的存款又被孙玉梅想了起来,希望用这些钱给孩子置办新房,帮孩子承担一部分经济压力。

    当时恒泰农村合作银行已经进行了改制,改制之后,存款和债务全都由枣庄农村商业银行继承。

    于是孙玉梅带着两本存折来到了枣庄农村商业银行,准备取钱。

    没想到银行的工作人员接过存折,进入银行系统查询之后,回复了孙玉梅一个无法想象的结果:

    对不起,您的存折上只有一元钱。”

     

    孙玉梅听到这句话之后,一时间以为自己没有听清楚,又问了一遍,得到了银行柜员的准确答复之后,孙玉梅心中充满了激动和恐惧。

    100万元是自己亲手存到银行里的,在此之前也接受了孩子们的教导,存钱前后没有接通任何骗子的电话,也没有购买任何理财产品,确实是在银行工作人员的操作下,把100万现金分两次存了进去。

    过去5年时间里,这两本存折就在自己的手中,密码也没有告诉任何人,为什么现在却取不出来了呢?账户里只剩一元钱,又是怎么一回事?

     

    带着这些想法,孙玉梅开始跟银行工作人员沟通,银行坚持孙玉梅的存折上只有一元钱,这让她的情绪越来越激动。

    双方争吵到后来,孙玉梅来到银行门口哭喊不公平,认为是银行私吞了自己的百万存款,引发了周边众人的关注。

    当天的这场闹剧,最终以银行工作人员主动报警作为结束,孙玉梅和相关人等被派出所带到所中进行了询问,并记录了相关材料。

    但孙玉梅向警方提出要求银行归还自己的100万存款,并没有得到警方的支持。

    因为这不在警方的职能范围之内,警方建议孙玉梅通过法院,用法律途径寻求帮助。

     

    回到家里之后,孙玉梅跟家人们讲述了自己这一天的经历,一家人开始搜集相关证据,并在之后向法院提出了起诉,控告枣庄农村商业银行要求归还100万元存款。

    让孙玉梅一家没有想到的是,这场起诉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利落,把重点集中在存款去向上。

    在案件开始审理之后不久,枣庄农村商业银行竟然报案,声称孙玉梅手中拿着的两本存折是假存折,说孙玉梅是伪造了这两本存折来到银行,要取回原本就没有存在银行中的钱。

    这不仅让孙玉梅愤恨难当,直呼冤枉,甚至还一度导致孙玉梅被刑事拘留。

     

    银行反告储户:谁会5年不管存款

    2017年1月6日,山东省枣庄市薛城区公安分局,对枣庄农村商业银行所报警情进行了立案侦查,也对孙玉梅手中的两本存折进行了鉴定。

    这场鉴定的结果,让枣庄农村商业银行工作人员洋洋得意,也让孙玉梅大跌眼镜——存折竟然真的是伪造的!

    通过目前已经公开可查询的案件资料,我们可以看到警方鉴定存折为伪造的全过程。

    孙玉梅手中的两本存折中,第一本存折的存折户名页”和“交易记录页”的打印字迹,是由不同的打印机打出来的。

    特别是交易记录页的打印内容,被警方和银行证实,完全是从其他存折上一字不落的粘贴过来的,纯属伪造。

     

    而第二本存折的伪造之处则在于,第一页交易记录中,两行字迹也不是同一个打印机打出来的。

    除了两本存折的打印字迹有差别之外,银行工作人员还指出了更多的问题所在。

    比如,存折上所写的货币品种为港币”,但孙玉梅说自己存的是“人民币”,而且孙玉梅的银行账户完全没有开通港币业务。

    再比如,孙玉梅的存折摘要里有现存”两个字,但是在枣庄农村商业银行的银行系统里,没有“现存”的字眼,只有“现金存入”的说法。

    所以枣庄农村商业银行所给出的存折上绝对不可能有现存”二字。

    这一系列的瑕疵,都有枣庄农村商业银行内部系统和档案作为证据,警方对这些证据进行审查之后也认为,孙玉梅的存折确实是伪造。

     

    因此,在2018年3月21日,山东省枣庄市薛城公安分局以孙玉梅涉嫌伪造变造金融票证罪,对其进行了刑事拘留。

    警方带走孙玉梅的时候,孙玉梅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她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用来给孩子置办新房的100万不仅无影无踪,甚至她还有可能坐牢。

    那段时间里,孙玉梅的家人在公安局和家里两点一线不断走动,希望能找到什么证据证明孙玉梅是无辜的。

    好在,在不到一个月之后,因为孙玉梅身体状况十分不好,公安分局对其进行了取保候审。

     

    在之后的持续调查中,警方也确认了,孙玉梅手中的存折虽然是伪造的,但孙玉梅对此毫不知情,也没有参与伪造的证据。

    最后,公安分局出具了《终止侦查决定书》,确认没有证据证明孙玉梅伪造了存折。

    至于存折是谁伪造的,在当时还没有被调查清楚。

    不过即便孙玉梅没有伪造,枣庄农村商业银行也决定以此为出发点,为自己进行辩护。

     

    在伪造调查结束之后,孙玉梅和枣庄农村商业银行终于对簿公堂,枣庄农村商业银行进一步为自己的清白进行了辩解:

    首先,孙玉梅声称自己的两本存折里有100万存款,但银行内部查询交易记录时,完全查不到这两本存折里有百万存款。

    事实是,孙玉梅的两本存折里,在2009年7月22日开户的那一本,仅仅只在当日存入了一元,而2009年9月5日开户的第二本存折,则完全是0元开户。

    这一系列交易记录都可以证明,孙玉梅并没有她所声称的百万存款,是在说谎。

     

    其次,最高人民法院有过相关规定,如果在存单纠纷里发现存单等等凭证是伪造的,那么法院就应该确定这些凭证是无效的。

    现在孙玉梅靠着这样伪造的凭证来起诉银行,法院应该驳回孙玉梅的所有诉讼请求,或者按照事实上孙玉梅只有1元存款的金额进行审判。

    最后,枣庄农村商业银行的代理人还声称,孙玉梅解释自己存款的时候,有过前后矛盾的口述,而且从2009年存入到2014年取出一共5年的时间里,竟然没有对存款进行任何的管理和照看,这完全不符合常理,足以证明孙玉梅是在说谎。

     

    听完枣庄农村商业银行这一系列的辩护,刚从公安局里被放出来的孙玉梅心里异常愤怒:我把钱存到了银行,银行弄丢了钱,怎么还把所有责任都归到了我身上!

    但万般无奈之下,孙玉梅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她只能把自己手中的所有证据提交给法庭,希望得到一个公正的结果。

    还好,在这场伪造存折和存款去向不明的罗生门中,法院工作人员凭着清晰的思路理清了头绪,进行了一场精彩且公平的审判。

     

    两本存折变四本,有人暗箱操作

    在法庭上,法院认为枣庄农村商业银行所提供的两张存折仅有一元存款”的证据,是可以被采纳的。

    但同时法院认为,这并不能证明孙玉梅在说谎,也不能证明孙玉梅没有在银行里存入100万。

    因为枣庄农村商业银行不知出于何种原因,在此前声称孙玉梅伪造存折骗取存款的过程中,完全没有提到孙玉梅还有第三、第四本存折”

    而这正是本案的关键,也是法院最终判决孙玉梅胜诉的原因。

    这第三、第四本存折存折又是哪来的呢?

     

    原来,这跟一位叫做田艳的银行工作人员有关。

    田艳曾是一名普通的银行柜员,每月收入不高,手上走过的钱财却不少。

    每次她为客人办理大额存单之后,都会默默在心里嘀咕,自己伸伸手就能触摸到如此巨大的财富,可是每个月只领不多的工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长此以往,田艳心中产生了不法的想法,开始构思出一整套冒领客户存款的计划。

    她首先把目光瞄准了那些年龄偏大,存款年限偏长的客户。

    因为这些人存款大多追求长期固定的高额利息,不会在短时间内取出,也就让田艳的不法计划能够在短时间内不会发现。

     

    孙玉梅当年分两次分别存入50万,总计存了100万的存款,就是在田艳的手下办理的。

    毫无疑问,这100万的存款也是被田艳取走的。

    具体的实施过程是:田艳在孙玉梅办理两次存款之后,没有把这两次存款的存折交给孙玉梅,而是在后台通过自己的手段,私自伪造了两本新的存折,并更改了上面一部分信息,然后把这两本伪造的新存折交给了孙玉梅。

    这两本存折,就是孙玉梅多年以来保存在家里的第一、第二本存折(以下简称假存折),也是枣庄农村商业银行向警方报案,要求追究孙玉梅造假责任的存折。

    而那真正存了100万存款的第三、第四本存折(以下简称真存折),则在田艳的手中保存着。

     

    在孙玉梅存款之后的当天,及此后的几天时间里,田艳按照每笔99999元或者49999元的金额,分批将两张真存折上的100万元全部取出。

    可以说,孙玉梅在两次存钱之后,她的钱就立刻被田艳以不法手段夺走了。

    这些年来,孙玉梅就拿着两张假存折在家里等着急需用钱的那一天。

    如果不是要为孩子置办新房,可能这件事还要更多年之后才会被发现。

    这一事实本不难查清,因为两张真存折虽然不被孙玉梅知晓,但其确确实实存在于枣庄农村商业银行的系统中,存款取款记录一查便知。

     

    孙玉梅跟银行发生冲突之后,银行完全可以查到孙玉梅旗下并非两张存折,而是有四张存折。

    其中两张假存折只有1元和0元的存款,没有任何存取记录,而两张真存折则应该有分别存入50万并被依次取出的存取记录。

    可是,枣庄农村商业银行在审理中,尽量避免提及两张真存折,将重点放到了孙玉梅涉嫌伪造两张假存折上面,并希望以此推断出孙玉梅跟枣庄农村商业银行之间没有储蓄合同关系。

    个中原因,恐怕只有银行的代理人和辩护人才清楚。

     

    好在法院查明了这一系列问题所在,公安机关也找到了当事人田艳,对其进行了讯问。

    对于整个事件,田艳承认了自己在其中参与过一部分,比如分批取出两张真存折中的将近100万元钱这件事,田艳承认是自己在客户签字处签了孙玉梅的名字进行办理的。

    但是她拒绝承认自己办理了当年孙玉梅存入100万的事情,说自己对其毫不知情。

    在田艳的说法里,她只是一个不小心违规替客户办理取款业务的工作人员。

    当时很多柜台工作人员都会替客户签字,田艳说自己之所以在取款时签了孙玉梅的名字,就是得到了孙玉梅的许可之后,进行了代签。

    至于私自转走客户存款之类的问题,田艳一概否认。

     

    田艳的供词出现之后,孙玉梅和银行双方也都有了各自的反应。

    枣庄农村商业银行认为,孙玉梅名下的两张真存折跟本案毫无关系,孙玉梅在真存折里存入的100万元钱,已经被她授权田艳取款取走了,那两张真存折的交易已经结束。

    现在孙玉梅要求的百万存款,是两张假存折的存款,枣庄农村商业银行希望法院能够明确区分真假存折的两个事件,着眼于其中之一进行处理。

    孙玉梅却明确表示,自己从来没有授权过任何人取走存款,田艳跟自己也毫无关系,整个案件完全是银行内部管理不规范所造成的。

    银行工作人员转走了客户存款,还给了客户假存折,银行应该做的是追究田艳的责任,而不是让作为储户的自己承担100万存款不翼而飞的现实。

    经过再一次激烈的辩论之后,法院综合了各方说法和证据事实,经过审理给出了最终的结论。

     

    银行败诉后,竟拖欠半年才还钱

    对于枣庄农村商业银行提出的孙玉梅跟银行之间不具有储蓄合同关系”的说法,法院不予采纳。

    法院认为,孙玉梅描述的交易金额、时间、地点,跟两张真存折的数据完全吻合,也跟银行内部留存的存款凭证一致,就已经完全可以认定,孙玉梅跟银行之间确实存在储蓄合同关系。

    枣庄农村商业银行声称孙玉梅持伪造存折凭空骗取百万存款的说法,也因此不攻自破。

    至于孙玉梅100万存款丢失的责任,究竟应该银行来负?还是田艳来负?

     

    法院认为,田艳的问题应该另案处理,此案是孙玉梅与银行之间的纠纷,在这场纠纷中,错误的一方是银行无疑。

    因为在田艳分多次取出孙玉梅的100万存款时,银行没有按照规定进行相关的管控。

    比如取出5万以上的存款,银行就需要核实储户的身份证原件。

    而田艳多次取款中,有几次取出了99999元,已经超出5万的限额,枣庄农村商业银行却没有履行审核义务,任由田艳在不持有孙玉梅身份证原件的情况下取走了大额现金。

    同时,枣庄农村商业银行也没有证据证明田艳取得了孙玉梅的授权。

    也就是说田艳作为银行工作人员,竟然能在没有得到客户授权的情况下,对客户资金进行支取,这也是银行一方的责任。

     

    于是法院认为,银行没有尽到保护客户存款安全的义务,对于孙玉梅在枣庄农村商业银行中损失的百万存款,应该由银行全额赔偿。

    至于田艳非法取走银行存款一案,可以由银行或孙玉梅在本案之外,另行对其进行起诉,追究法律责任。

    最终,负责本案的山东省枣庄市薛城区人民法院作出了一审判决:

    支持孙玉梅要求银行向其支付100万元存款和利息的诉讼请求,两笔50万存款的利息分别从2009年7月22日和2009年9月5日开始,按照枣庄农村商业银行的同期人民币存款利率进行计算,算到银行付清100万元存款之日为止。

    枣庄农村商业银行必须在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向孙玉梅支付存款和利息,如果逾期没有支付,需要加倍支付延期的利息。

    判决下达之后,孙玉梅喜极而泣。

     

    2014年开始到2020年,她一直活在100万元存款可能无法追回的恐惧中,甚至一度因为银行报警被刑事拘留,幸好法院作出了公正的判决,还了孙玉梅一个清白。

    不过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枣庄农村商业银行在败诉之后,表现出了令人意味深长的一面,本应在10日之内支付的百万存款和利息,迟迟没有支付。

    直到半年多以后的2021年7月1日,因为枣庄农村商业银行一再拖欠,当地人民法院强制执行了判决,从枣庄农村商业银行薛城支行划走100万存款和相应的利息,支付给了孙玉梅。

     

    这件事引发了很多人的关注:

    明明储户没有任何责任,银行却报警将储户刑事拘留,事后经查是银行工作人员冒领储户存款,在法院已经判决银行需要赔偿储户存款的情况下,竟然还一直拖了半年,拖到人民法院对其强制执行。

    如此作为,实在有损于一家银行的信誉。

    舆论发酵之后,有人曾经联系上了枣庄农村商业银行的新闻发言人。

    在电话中,对方并没有什么特别表示,仅仅只是声明:此案已经执行结束,没有任何后续新闻,欢迎大家继续监督。”

    另外,非法冒领了孙玉梅100万存款的田艳,在当年孙玉梅与银行案判决之后,也遭到了有关部门的进一步调查。

     

    经查,这不是田艳唯一一次作案,她除了取走了孙玉梅的100万以外,还在后来取走了其他9位储户大概500万元的存款,总计金额600多万。

    只不过孙玉梅是第一个发现存款被冒领的储户,这也证明了田艳当年选择年纪偏大、储蓄年限较长的客户,确实推迟了正义到来的脚步。

    不过,正义可能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最终田艳因为变造金融票证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0年零6个月。

    生活在现代社会,每一个人都要明确自己的责任和义务,也要明白法律的边界在哪里。

    仅仅只想从客户手中吸纳存款,却视规定与责任为无物,导致工作人员违规取走客户资金,还拒绝赔付,这样的银行应该进行反思。

    而被金钱蒙蔽了双眼,不想通过勤劳致富,只想走歪门邪道触犯法律的田艳之流,也必然会得到法律的制裁。

    作者:综合 录入:hebeiczhou 来源:网络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