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时评 >> 内容

    把核酸检测机构关进笼子里

    时间:2022/5/24 9:59:32

      核心提示: 为什么涉检测核酸的医学企业有动机造假?有个解释是——“养寇自重”。 比如今天有10000个人做核酸,我只检测5000个,剩下5000个直接报阴性。这样一来,既能节省试剂,又能放任少许阳性者继续存在。如果比例控制得好,就可以做到一直不暴发但也一直清不了零,保证业务长期存在。 这是这两天网上热传的一...


    为什么涉检测核酸的医学企业有动机造假?有个解释是——“养寇自重”。

         比如今天有10000个人做核酸,我只检测5000个,剩下5000个直接报阴性。这样一来,既能节省试剂,又能放任少许阳性者继续存在。如果比例控制得好,就可以做到一直不暴发但也一直清不了零,保证业务长期存在。

    这是这两天网上热传的一段话。未必是普遍事实,但却是真实顾虑。

    不能说所有核酸检测机构都不希望疫情早些结束,也不能说大量核酸检测机构都有意用私利考量坏抗疫大局。

    可核酸检测产业链与疫情的共生关系就摆在那。道理可参照“放生利益链”。

    隐患在,就得防。

    鉴于核酸检测机构以假渔利现象时有发生,将核酸检测机构关进笼子里太有必要。

    01

    当年湘军围攻天京,军机处着急,曾国藩也急,偏偏底下的老兵油子不急。多围城一天,就能拿一份丰厚的战地补助。有小兵想要冲,老兵就训斥:“着急做啥?打下来回家去饿死啊?”

    在朋友圈里,翔总这样“内涵”道。

    针对的,就是核酸检测机构涉嫌造假乱象。

    这类乱象,在全国多地已是接连被曝出:

    今年1月,河南许昌警方通报,金域医学郑州子公司负责人“实施引起新冠传播行为”。

    由此衍生出两种说法:投毒说;样本遗失说。这些目前仍待查证。

    4月下旬,安徽合肥对两家核酸检测实验室几次出具“假阳性”报告进行通报,称其超能力承揽检测业务、超时出具检测报告。

    其中一家表示正在申诉,称第三方医学检验实验室并没有权力出具阳性报告。

    5月上旬,中科润达卷入“48小时假阳性惊魂”,上海官方已对此介入调查。

    现在最终结论尚未出来。

     

    ▲润达医疗深陷假阳性风波。

    再后来,就是北京警方对朴石医学检验实验室6人采取刑事强制措施了 ,原因就是原始检测数据明显少于样本检测数量,也就是核酸检测数据造假。

    值得注意的是,朴石医学此前承担了两个疫情“风暴眼”——北理工房山校区和韵达快递长阳分中心的核酸检测。

    这些情形,难免让人浮想联翩。

    如果说,防疫抗疫大局是支股票,那绝大多数人显然都是“做多者”,谁不希望疫情早点过去呢?

    但也得谨防某些人成了“做空者”,比如朴石医学。毕竟,疫情越严重,对它越有利。

    而做空的最直接方式,就是数据造假。

    02

    眼下,许多人已过上了核酸检测报告保质期还没面包长的生活。

    有绿码不一定能走遍天下,没绿码却一定寸步难行。

    就在今天,三则跟核酸检测相关的消息备受关注:

    一是,河南开展常态化核检:隔1天检1次。

    二是,吉林四平有居民错过第25轮核酸检测后,被要求补缴前24轮费用。

    三是,核酸采样机器人在上海问世,记者现场体验:“捅嗓子”规范又轻柔。

     

    ▲图片来源:上观新闻。

    它们没回答“为什么”,但回答了“会怎样”。

    高频的核酸检测,瞄准的本是防疫。

    但在核酸检测机构那,这就是机会。

    据华创证券结合检测量和单价变化测算,疫情发生至今核酸费用约3000亿,其中今年前4月已花近1500亿。

    东吴证券则估算,如果所有二线以上城市实施常态化核酸检测,其一年的成本上限约为1.7万亿元,占2021年中国名义GDP的1.5%、公共财政收入的8.7%。

     

    ▲有网友给河南常态化核酸检测算账。

    以往人们说“××行业是蓝海”,最常用的就是“千亿级市场”。拥有千亿级市场的核酸检测产业,自然大有钱途。

    2020年以来,随着核酸检测需求井喷,以核酸检测为核心的产业链业已形成,很多第三方检测机构、检测设备制造、检测试剂生产商业绩都大涨。

    虽然说,随着跑步入场者增多、单价下调,核酸检测公司也没很多人想象的那么挣钱了——2021年年报、2022年一季报显示,头部公司们营收净利润遭到“大变脸”,同比大幅下跌,但单价线性下降终究难挡检测量指数上升。

    低垂的果实一茬摘完又一茬,就算汁水没之前多了,那也足够诱人。

    03

    有网友揶揄:万行皆下品,惟有核酸高。

    “把核酸检测做成生意”,似乎为很多人不齿。

    但用去道德化视角看,核酸检测企业挣钱,不寒碜——只要是自身合法、方式正当。

    你说它们是疫情红利的受益者,它们也可以说自己赚的是辛苦钱。

    这跟医疗行业有些像。要按泛道德化思维,医护人员挣钱也要不得,因为他们挣钱建立在患者生病的基础之上。这罔顾了他们为治病所付出的时间精力成本。

    挣钱没问题,可再怎么说,都不能以不正当的方式挣钱。

    犹记得,今年1月,东莞某医院挂的一条横幅——“虎虎生威迎新年,手术室里全是钱”,引发社会热议。

     

    ▲某医院挂出的争议横幅。

    其实“手术室里全是钱”不是最要紧的,最要紧的是靠“开发”病人、虚构病情、术中加价等方式挣钱。

    核酸检测也一样,怕的就是它们利用信息不对称违规操作:把阴的变成阳的,抑或是把阳的变成阴的,为的是生意永续。

    这绝非杞人之忧。朴石医学的做法,就为此敲响了警钟。

    当人们被疫情风险贴上了生死符,每48小时就得靠核酸检测给一次解药续命,那副主要成分为“绿码”的解药又掌握在核酸检测机构手上时,谁也不能排除有些人为了买药钱而动歪心思的可能。

    当那些有潜在做空倾向的人把控着疫情数据表时,必须谨防他们秉持自利逻辑对数据进行涂抹。

     

    ▲朴石医学被行政处罚公示。

    毕竟,信息不对称,就是它们的凭仗。

    当然了,我们相信多数核酸检测机构会守法守矩,就像相信绝大多数医生都是“医者仁心”、具备职业素养一样。

    但正如医疗行业不光应有“但愿世间人无病,何惜架上药生尘”的医学伦理,还应有破除以药养医的医疗改革那样,对核酸检测机构的有效约束也该强化,而不能只念叨着“检者仁心”。

    对蓄意为之的“假阳性”或应测不测,要从前端防范、事中监督、末端严惩等环节强化约束。

    这次朴石医学核酸检测数据造假,就是北京监督机构主动发现的。

    接下来,这类有效监督的在场感还可以再强化。

    04

    疫情之下,大众和核酸检测机构的悲欢并不相通,二者不在同个“损益波段”。

    但疫情防控的关切点,显然应是大众的“悲”,而非核酸检测机构的“欢”。

    绝不能由着某些核酸检测机构“阴作阳时阳亦阴”、搞养寇自重那套,出于私利人为延长核酸检测时限。

    如刘远举老师说的,核酸永远是经济中的一个成本、一个伤口,它永不可能成为一个可以拉动经济增长的新经济。在核酸检测上做手脚,损害的永远是公共利益。

    核酸检测机构一次造假,能毁掉太多居民居家防疫的努力。

    防疫大局,民生大计,都经不起这样的折腾。

    所以,把核酸检测机构关进笼子里,迫在眉睫。

    作者:佘宗明 录入:hebeiczhou 来源:网络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