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拍案 >> 内容

    47年撤离延安毛主席留下24个字胡宗南看后大笑:这是我的心病

    时间:2022/7/11 17:44:42

      核心提示: 1946年夏季,国民党蒋介石背信弃义,在美帝国主义的援助下,撕毁了《双十协定》和《政协协议》,疯狂向解放区进攻。 1947年3月上旬,“西北王”胡宗南率23万国民党军队,进攻陕甘宁边区,企图占领延安。然而,当他侵占延安之后,得到的却是一座空城。 面对这座空城,胡宗南仍不死心,一定要亲自到毛主席住过...

         1946年夏季,国民党蒋介石背信弃义,在美帝国主义的援助下,撕毁了《双十协定》和《政协协议》,疯狂向解放区进攻。

    19473月上旬,西北王胡宗南率23万国民党军队,进攻陕甘宁边区,企图占领延安。然而,当他侵占延安之后,得到的却是一座空城。

    面对这座空城,胡宗南仍不死心,一定要亲自到毛主席住过的窑洞参观。

    在延安枣园,胡宗南步入毛主席住过的窑洞,只见里面留下的物品整整齐齐,明显有打扫过的痕迹。当时,胡宗南看得非常仔细,居然连毛主席书桌上的抽屉,都挨个检查了一遍。

    当他打开最后一层抽屉,发现里面放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毛主席留下的24个字。胡宗南看后,大惊失色,满脸不可思议,随后又狂笑不止,说:这是我的一块心病。

     

    看到这里想必大家都很疑惑。毛主席在纸条上写了什么?为什么胡宗南会如此震惊?他所说的心病又是什么?

    要想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还得从几天前说起。

    胡宗南大言不惭,说要三天之内拿下延安。毛主席镇定自若,丝毫不受影响,说:我们就是不慌不忙,急坏他!

    1947310日,一支车队开出西安北门,朝着陕北的方向前进。车队靠前的一辆美国造小卧车里,端坐着国民党军西安绥靖公署主任、第一战区司令长官,西北王胡宗南。随后是西安绥署副主任裴昌会,绥署副参谋长薛敏泉、参谋处长贾贵英等人。

    这阵势,内行人一看就知道是为作战而行的。车队的目的地是陕中重镇洛川。胡宗南将进攻延安的前进指挥所设在这里。由洛川到延安,直线不到200里地。

    翌日下午,车队开进黄土高原上的这座小城,直奔城西北角的洛川中学而去。这次的作战会议便于此召开。

    胡氏车队进来时,校园里已经停了大大小小一片车辆,多为美式吉普。胡宗南一行下车后,立即被前指挥所的侍从领进一孔较大的石窑内。

    刚踏进窑洞,只听地一声,里面坐着的各部队指挥员全部站起来,向他们的长官致意。胡宗南用眼睛扫视了一下众人,然后用右手碰了碰大檐帽的檐子,算是回礼,并示意众人坐下。

    作战会议上,胡宗南操着浓重的浙江口音,分析了当前的局势,确定了进攻日期,甚至还大言不惭,说要三天之内拿下延安,向总裁(蒋介石)报喜,向六届三中全会献上一份贺礼。

     

    312日,国民党军队疯狂地对延安进行所谓的战略大轰炸,并时刻准备伞兵空降。

    胡宗南轰炸延安,打头阵的都是歼击机,当时大家管它叫小流氓。初来乍到,它欺负我军没有对空武器,十分猖狂,飞到很低,见目标就扫射。

    歼击机扫荡过去,接踵而来的便是重型轰炸机,从七里铺到杨家岭,十来里的天空经常是黑压压的一大片。从312日到318日,延安的上空几乎没断过敌人的机群。

    在如此严峻的时刻,毛主席又在做什么呢?他每天照常在窑洞里批阅文件,召开会议,部署重大的战役。

    当时,警卫人员守在窑洞外边,心里免不了有些担忧,唯恐敌机炸坏了公路,车子走不通,又担心敌人从地面迂回过来。所以,他们一再请毛主席早些转移。然而,毛主席却镇定自若,耐心地说:

    不要紧嘛,路炸坏了,我们就走安塞;敌人插过来,我们就上山打游击,陕甘宁边区我可爱上了。

    敌人越炸越疯狂,先后对金盆湾、甘泉、安塞、瓦窑堡以及附近的一些县城进行轰炸,还肆无忌惮地扫射居民。

    接着,敌人又重点轰炸杨家岭,王家坪等中央所在地。在杨家岭,仅落在毛主席原来住的窑洞周围的燃烧弹,就有30多颗。

    毛主席见状,幽默地说:蒋介石拼命想要延安,胡宗南一时又不敢进来。他想把延安炸烂,用炸弹吓跑我们,我们就是不慌不忙,急坏他。

    敌人的轰炸行动始终没有停止。有时,他们丢下来的炸弹刚好落在警卫人员驻地的附近,震得窑洞门窗直晃。毛主席居住的窑洞顶上也落下了炸弹,窗户玻璃被直接震碎。

     

    在这般危急的时刻,毛主席仍是稳如泰山,常常会走出窑洞,看看大家拾来的弹片,或者问问延安周围被炸的情况。

    当工作人员一一向他作了汇报后,他又问:老乡们有没有伤亡?

    大家如实回答说:这个既没有看到,也没有听到。

    毛主席点了点头,风趣地说:胡宗南可早向蒋介石报告,说共军有几千万人伤亡呢!

    大家听毛主席这么一说,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还有一天,毛主席把秘书龙飞虎叫去。龙飞虎以为是有新的任务,说不定还能到前沿看看敌人的洋相呢!谁知毛主席却说:现在快要转移了,趁医院还没走远,你把我的几瓶牛奶给那个病人送去。

    毛主席说完,龙飞虎才想起内卫排的一个同志上个月生病住院了。顿时,龙飞虎觉得一股暖流传遍了全身,他拿着牛奶走出窑洞,一边走一边想:这么危险的时候,毛主席除了整天操劳大事,还时刻把普通战士的疾苦放在心上,这是多么崇高的人格啊!

     

    窑洞夜谈,毛主席对新四旅干部说:蒋介石这个运输队长要来,我们总得放几枪欢迎他嘛!

    为了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的安全,新四旅十六团被调到延安,毛主席亲自接见了团以上干部。

    当警卫员把干部引进屋内,不一会儿,毛主席便从里屋走了出来,和大家一一握手,亲切地说:这次叫你们来,是为了对付敌人的伞兵。不过,敌人的伞兵可不敢来,这里有我们的军队,还有广大群众,他们必须想清楚,来了是否能回去。他们来也好,不来也好,我们都要 做好准备,这叫有备无患。

    说着,毛主席掰起手指头,给大家算了一笔账:蒋介石进攻解放区的兵力,一共二百一十八个旅,过去的八个月,平均每月被歼八个旅,如果以后几个月,还保持这个平均数,那么,等歼敌一百个旅左右,军事形势将发生重大变化。

    毛主席接着问道:一个月歼敌八个旅,你们有没有把握?

    大家都连连点头,只是想到马上要撤离延安,心里略微有些失落,感情上也转不过弯。这时,有一名同志忍不住说:就这样把延安给敌人,我有些不甘心。

    毛主席听后笑了笑:你完全可以放几枪,蒋介石这个运输队长要来,我们总得放几枪欢迎他嘛!

    接着,毛主席又十分详细地分析了当前形势,指出敌人侵占延安后,可能要趁机宣传他们的胜利,用以迷惑那些无知的人。但国民党的危机已经异常深重,不管他们采取什么办法,都挽救不了失败的命运。

    听着毛主席精辟透彻的分析,大家的心胸好像都变得开阔,沉重的心绪也被一扫而空。

     

    毛主席看了看大家,又说:现在几个解放区刚夺得主动,山东经过莱芜战役,情况也有了好转。如果蒋介石把胡宗南部投到别的战场,那里就会增加困难。所以,我们宁远负担重一些,也要把敌人拖住,不让他们走。

    敌人有二十三万,我们才两万多。两万多人要消灭二十多万人,是有困难的。要战胜敌人,就得有正确的作战方针。现在,就靠你们磨心,牵敌人,让敌人围着团团转,这叫蘑菇战术。你们一定要拖住敌人,让他们陷在这里拨不出脚。我们都一起留在陕北。

    说到这里,毛主席看出了大家的担心,又笑了笑说:你们一定会担心我的安全,这没有必要。陕北地形险要,群众条件好,回旋的地区也大,完全是有保障的,你们说是不是?

    听了毛主席的一番话,大家都觉得暖洋洋的。

    整个晚上,电报不断,秘书们走进走出,毛主席处理完一些事情,又全神贯注地跟大家交谈。如果不是警卫员一再提醒,谁也不愿意离开座位。

    那天晚上,毛主席特意让厨房为新四旅的干部做了些腊肉,大家都知道毛主席平时非常简朴,受到这样的款待,心里深感不安。毛主席看出了大家的不安,笑着说:

    这些东西是我们自己生产的,我们样样动手,做到丰衣足食,可胡宗南不让我们过好日子,他要来延安,他来吧,我们把窑洞打扫干净,就是为了告诉他,延安是老百姓的,我们还要回来的。

    饭后,毛主席又留大家坐了一会儿,谈了一些具体的问题。不知不觉中,时间已经过了夜里十二点。毛主席仍不知疲倦地讲,大家知道时间太晚了,想到主席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就都默契地起身告辞。

    毛主席亲自把大家送到门口,嘱咐道:回去后和各位指战员讲清楚,一年,最多两年,我们就会回来的。

    毛主席留下24字纸条。延安,我们还会回来的

    18日拂晓,毛主席派车到甘谷驿,把王震接来。不一会儿,王震来了,周恩来和其他首长也来了。

     

    王震按兵不动,而敌人进逼延安又迫在眉睫,首长们仿佛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似的,开了一整天的会。

    那天,敌人为了配合地面部队向延安进攻,出动了大批飞机,一个劲地轰炸、扫射。毛主席和其他首长在18日这天的会议中,躲了好几次飞机。有一次,王震走出窑洞,摸着下巴笑着说:

    胡宗南按时给我们吹休息号,真是太辛苦了。

    18日的会议十分重要。这次会议,按照毛主席的战略构想,决定用战争来保卫和发展陕甘宁边区和西北解放区。

    18日下午三、四点钟,炮声、枪声交织在一起,越来越近。我新四旅的指战员有条不紊地从前线撤下来,最后撤离延安的一批机关工作人员,接连不断地向市郊的山区疏散开。

    这时,侦察员前来报告,说敌人已经从南泥湾插到七里铺了,警卫人员虽然已经做好出发的准备,但毛主席、周恩来等中央领导们还在窑洞内开会。

    工作人员不时将外面的情况报告给首长同志们,想请毛主席、周副主席和其他首长早点离开延安,可毛主席却从容地说:

    不要紧,还来得及!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他走他的,我走我的。他走那个山头,我走这个山头,怕什么。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转眼间就来到了下午5点钟,工作人员走进窑洞,想请毛主席用饭,毛主席却笑着说:你们已经三番五次催我出发了,那现在就走吧!

    说完,毛主席从容不迫地走出窑洞,站在窑洞门口诙谐地说:现在可以请胡宗南进来了。说着,又转头问一旁的工作人员:乡亲们都走完了吧?

    最后一批两个小时前就走了。

    毛主席满意地点了点头,招呼大家拿好行李,准备上路。出发之前,毛主席回到居住的窑洞,拿起笔和纸,给胡宗南写了24个字:

    胡宗南到延安,势必骑虎。进又不能进,退又不能退。奈何!奈何!

    1947319日,胡宗南部进入延安,发现这里早已变成一座空城,不见毛主席和其他共产党领导人的身影。

    那时候,他在毛主席办公室的抽屉里,发现了这张纸条,打开后一惊,尤其是在势必骑虎这个词上,琢磨了半天,他认为毛主席道出了自己的心病。

    是啊,胡宗南侵占延安后,相当于背上了一个大包袱,虽然他兵力众多,但却很难做到集中,处在一个被动的局面。这在之后的战斗中都有体现。

    声东击西,胡宗南被牵着鼻子走,他想起毛主席留下的纸条,冷汗频出

    那时候,彭德怀按照党中央、毛主席的战略意图,利用敌人急于寻找我主力决战的想法,于319日,命令张宗逊、廖汉生指挥第一纵队由延安出发,向安塞转移,以该纵队的独立第一旅第二团第二营溯延河深入,迷惑敌人,引诱敌人主力向延安西北窜犯。

     

    而此时,我西北野战军主力则隐蔽于延安东北地区待命。彭德怀下令,让王震指挥的第二纵队位于甘谷驿,罗元发指挥的教导旅位于青化砭以东的何家山岔,张贤约指挥的新编第四旅位于青化砭。

    敌人侵占延安以后,果然被我军所迷惑,误认为我军主力在安塞,他们派出大量精锐部队向安塞进攻。当然,也有一些部队分散守备延安其他地区(比如整编第三十一旅),但跟出发安塞的兵力相比,实在是小巫见大巫。

    320日,彭德怀收到一封情报,说是敌整编第三十一旅旅部和一个团正坐在筹备给养,准备324日来到青化砭,也是我军预设的口袋阵。

    看到这封情报,彭德怀异常高兴,他笑着说:好哇,终于送上门了,一定要把这个家伙吃掉。

    324日拂晓,我军各部队悄无声息地隐蔽在设伏地点,但等到中午,仍不见敌人身影,后来查明原因才知道,原来敌人的干粮没有备齐,所以就把出动的日子推迟了一天。

    听到这个消息,彭德怀只好下令让埋伏的部队回去,明天再按计划行动。

    325日拂晓,我军再次来到伏击阵地,大概630分,敌人跟在便衣侦查和搜索连的后面,沿着公路向青化砭开来。

    10时许,敌整编三十一旅旅部和所属第九十二团的先头部队已经来到青化砭附近,当敌人到达石棉沟,就表示完全钻进了我军布下的口袋阵。

     

    战斗迅速打响,敌人根本没有搞清状况,他们还以为我军的主力在安塞,所以警惕性不高。彭德怀站在指挥所的高地,拿起望远镜,一边观察一边说:敌人侵占了延安,相当于背上一个大包袱,我们却变主动了。虽然敌人的主力比我们多,但我们可以做到最大程度的集中,在一个局部上,我们又比敌人占优势,今天就让他们尝尝我们的厉害。

    激战了50分钟,敌人已经被我军分割包围,不到两个小时,就消灭了三千敌军,其他的全部缴械投降。

    我军撤出延安才6天,就吃掉了敌人一个旅,部队首次得到补充,指战员们都欣喜鼓舞。这次声东击西的战术取得胜利,为今后消灭更多的敌人,揭开了序幕。

    青化砭战斗结束后,部队转移到蟠龙西北待机,并进行了为期两天的休整。当然,这一仗也让敌人发现了我军主力所在。所以,胡宗南于325日又命令其主力整编第一军和整编第二十九军共十一个旅,从安塞掉头,经青化砭,向延川推进。

    而我军,又摆出一座空城,让新四旅七七一团牵着这些敌人走。

    胡宗南这次接受了青化砭的教训,行动十分谨慎。他们放着平川大道不走,专挑小路爬高山,经过几天的路程,早已粮食耗尽,饥饿难耐,加上他们不受老百姓的待见,自然得不到帮助。

     

    就这样,在我七七一团的边走边打边引诱战术下,敌人游行了十二天,来到瓦窑堡。

    最解气的是,敌人到达瓦窑堡后,见不到我军的影子,粮食也吃完了。于是他们留下整编一三五旅守备瓦市,主力南下回到蟠龙、青化砭一带,进行补给。

    46日,我军在蟠龙附近的永坪地区,打击从瓦窑堡南退的敌整编二十九军,给他们造成了严重的伤害,这让敌人发现我军在背后,于是又掉头北上。

    这时,我军主力已经在蟠龙西北地区休整了十多天,部队以逸待劳,养精蓄锐,士气十分高昂。

    敌人在永坪吃了亏,非常不服气。于是胡宗南便命令其九个旅向蟠龙西北方向大举推进,并要其整编第一三五旅自瓦窑堡南下,形成南北夹击之势。

    得到这一情报后,彭德怀立即作出部署,打算歼敌一三五旅于瓦窑堡以南的羊马河附近。

     

    羊马河,两边是山梁,中间夹着一条大路,非常有利于我军伏击。估计敌人接受了青化砭的教训,不敢走大路,要走两旁的山梁。

    而我军埋伏在第三、第四道山梁里,使敌人看不见,也打不着,等他们进入伏击圈后,我军迅速发起猛烈的攻击。

    这次羊马河战役,我军成功消灭了敌一三五旅。更重要的是,敌人的节奏已被我军完全打乱,他们被牵着鼻子走,丧失了主动权。

    胡宗南得知这一结果后,又想起了毛主席留下的纸条,顿时冷汗频出。到了现在,这个包袱不背也得背。

     

    延安这座城,敌人拿不走,就像毛主席说的那样:我们会回来的!

    作者:综合 录入:hebeiczhou 来源:网络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