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军事 >> 内容

    1958年我军炮击金门美军第七舰队为蒋军护航毛主席:照打不误

    时间:2022/8/2 14:56:57

      核心提示: 1958年,解放军万炮齐发,猛烈轰击国民党军队控制下的金门岛。在此期间,美国军队不断为国民党军进行掩护。 早在此之前,我军就发出过严正声明:一切外国飞机和军用舰艇,在没有中国政府的许可下,一律不允许进入中国的领海和上空。 如今,美军却无视我国声明,解放军们都愤慨不已。当时指挥金门炮击的叶飞将军,立...

         1958年,解放军万炮齐发,猛烈轰击国民党军队控制下的金门岛。在此期间,美国军队不断为国民党军进行掩护。

    早在此之前,我军就发出过严正声明:一切外国飞机和军用舰艇,在没有中国政府的许可下,一律不允许进入中国的领海和上空。

    如今,美军却无视我国声明,解放军们都愤慨不已。当时指挥金门炮击的叶飞将军,立刻请示了中央,对此,毛主席霸气回复四个字:照打不误!

     

    1955年万隆会议之后,中央逐步确立了争取和平解放台湾的方针,但是这一努力却遭到了美国政府的阻挠。自从美国看到了台湾的重要战略地位之后,很快就派出第七舰队,进入台湾海峡,其自然是不愿意看到台湾解放的。

    为了阻挠台湾解放,美国政府还不断怂恿蒋介石集团,对大陆沿海地区进行骚扰破坏。到了1958年5月,美国更是在台湾成立了“美军联合协防军援司令部”。而自从蒋介石有了美国政府的支持后,便加大了对我沿海地区的骚扰行为。

    不仅如此,还不断向金门、马祖等岛屿增兵。金门列岛位于福建南部厦门以东,距大陆约5.5海里,分为大金门和小金门两岛。至1958年夏季,金、马两地的兵力已有10之多。台湾海峡的局势日趋紧张。

     

    1958年7月14日,伊拉克人民发动了革命战争。美帝国主义直接出兵黎巴嫩,干涉伊拉克革命。中东形势突然紧张了起来,成为世界矛盾的焦点。

    蒋介石集团则趁此机会,扩大事态,宣布部队处于特别戒备状态”,同时国军开始进行军事演习,并加强空军对大陆的侦查活动。

    对于美国政府以及蒋介石集团的种种挑衅行为,中央自然不可能放任不管。

    早在1954年7月,毛主席就在给周总理发的电报中,这样写道:“我们在朝鲜停战后没有及时提出‘解放台湾’的任务是不妥的,现在若还不进行此项工作,我们将犯严重的政治错误。”

    紧接着,《人民日报》也发表了社论,强调人民解放军的任务,就是反对帝国主义侵略,消灭蒋介石参与集团,解放台湾。

    可以说,为了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毛主席是不惜动用武力的,人民也是不允许蒋介石长期在台湾盘踞的,更不能容忍美国把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

     

    所谓是可忍孰不可忍”,在敌人愈发嚣张的情况下,毛主席等中央领导人做出了炮击金门的决定。此决定既是警告蒋介石,也是同美国进行较量。

    根据毛主席的设想,炮击金门以炮兵打击为主,准备打两三个月,再以空军两个师在炮击的同时或稍后转场南下,分别进驻汕头和连城,准备下一步作战。

    1958年7月18日晚,中央召开会议,对金门炮战做了进一步的安排。不久之后,在郊区布置抢收工作的叶飞将军,接到了从北京打来的电话。

    电话那头,总参作战部长王尚荣对叶飞说道:叶飞同志,中央决定炮击金门,指定由你指挥。”

    按道理,这样的战役应该由军区司令员来指挥,而叶飞当时是福建省委的第一书记,所以他听到这个指示之后,觉得很奇怪,便问道:是党中央和毛主席决定让我指挥的?”王尚荣回答是。

     

    叶飞

    叶飞虽不清楚为何毛主席要让他来指挥,但这其中必有深意,便答应了下来:既然如此,我坚决接受中央的命令。”

    很快,以叶飞为首的前线指挥所便成立了,此外,还分别成立了以福州军区空军司令员聂凤智,以及东海舰队副司令员彭德清为首的空军前线指挥所,以及舰队前方指挥所。

    从这时开始,解放军抓紧时间备战。此时,福建前线连日大雨,还伴有台风,可即便如此,炮击金门的各项准备还是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就在金门作战即将开始的时候,苏联驻华大使却突然来访,向毛主席提出建立中苏联合舰队”的要求。对此,毛主席当然是表示断然拒绝。

    由于这个苏联突然来事儿”,毛主席不得不将精力,从炮击金门中分散开来。7月27日,毛主席写信给彭老总和黄克诚,推迟了战役的发起时间。

     

    这也是为什么原来准备在7月底发动的炮击金门,一直到8月23日才开始的原因。8月6日,蒋介石宣布:台澎金马等地区,立即进入紧急战备状态。同一天,美国政府也得到了情报:中国大陆方面准备炮击金门。

    台海局势陡然紧张起来。

    1958年8月20日,蒋介石前往金门,登上北太武山的炮兵阵地进行视察,对国民党军进行了激励。

    就在蒋介石到金门的同一天,毛主席在北戴河召集了会议。在会议上,毛主席指出,炮击金门的目的,一是为了支援中东人民的反美斗争,二是打击蒋介石的嚣张气焰,三则是为了摸一摸美国对台湾政策的底牌。

     

    紧接着,毛主席确定了炮击金门的时间——8月23日17点30分。这一时间,是毛主席深思熟虑后决定的。8月23日当天,正好是星期六,17点30分是金门岛守军夏季的晚饭时间,在这个时间进攻,正好攻其不备。

    另外,这个时间夕阳西下,夕阳照在大、小金门岛上,有利于我前沿炮兵瞄准,岛上的守军则是逆着光,不利于还击。

    8月21日,叶飞向毛主席报告准备情况,毛主席一边听叶飞报告,一边看地图,精力十分集中。当叶飞汇报完了之后,毛主席问道:“用这么多炮打,会不会打死美国人?”

    那时,美国顾问一直配备到国军营一级,因此是绝对会打到的,叶飞如实回答了。毛主席思考了一会儿,又问道:能不能避免不打到美国人?”叶飞回答地很干脆:“主席,那无法避免。”

     

    毛主席听完,没有再问其他的问题,而是直接宣布休息。按照毛主席的习惯,这是他要进一步考虑问题了。其实,毛主席之所以会问这些问题,主要是想看看在专打蒋军的时候,美国是否敢介入进来,主席想要来看看美蒋共同防御条约的效力究竟有多大,其实这也就是试探美国的底牌。

    毛主席想了许久,最后下定决心,不管美国有何底牌,都按照我军部署进行,于是第二天开会时,毛主席对叶飞说:就按照你们的计划打。”叶飞瞬间就明白了毛主席的意思。

    1958年8月23日,在金门对岸的厦门,解放军炮兵阵地的近500门大炮“严阵以待”,等待着开炮时间的到来。

     

    金门炮战

    17点25分,随着“预备”口令的下来,所有大炮在同一时间扬起炮口;17点30分,指挥员一声令下,所有大炮一起开火,各炮阵地上立刻出现一簇簇、一朵朵白色的爆烟和橘红色的火光。在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就打出了近2万发炮弹,整个金门顿时淹没在硝烟之中。

    国民党无力招架,连有线电话都被打了,只能用无线呼叫告急,有些还保持着冷静的国军,还知道用暗语交流,而那些被吓得六神无主的,连暗语都不用,乱叫:共军的炮火太厉害了,我们被打得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两万发炮弹打下去,全世界的注意力都从中东转移到了小岛上,蒋介石抓耳挠腮,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也睡不着,他摸不清我军如此大规模炮击金门的意图,开始下令将地中海美军第六舰队的一半舰只调到台湾海峡。

     

    艾森豪威尔

    艾森豪威尔这一举动,使中东形势缓和了下来,毛主席的第一个目的达到。蒋介石在接连吃败仗的情况下,一方面停止海上运输,一方面开始请求美援。艾森豪威尔在白宫与杜勒斯等人商量,认为美国必须保住台湾。

    于是,美国政府下令第七舰队处于紧急状态,至9月初,已经集结几十艘舰艇。9月7日,国民党运输队在美军的掩护下,进入金门。解放军见到妄图破坏我国主权的美军,以及死不悔改的国军,纷纷要求开炮。

    对此,毛主席回复道:照打不误!”是的,只要敢破坏我国的国家主权,企图分裂我国领土,那不管怎样,都不能退缩。

    就像毛主席在23日炮击金门后的一次会议上说的:“这是我们祖国的土地,被人管不着,要奋斗下去,什么威胁我们都不怕!”

     

    在毛主席回复之后,叶飞问毛主席要不要连美舰一起打,毛主席思考了一下,表示只打蒋舰,不打美舰,而这也是为了试探美国的底线。

    得到毛主席的指示之后,我军立马开炮,而美军看到我军开火,立马掉头向外海驶去。蒋舰上的官兵,气得破口大骂,这些没有加密的骂声,从解放军的报话机上传了出来,引得众人笑作一团。

    这下,毛主席也摸清了美国人的底牌,会心一笑。此后,毛主席灵活运用斗争策略,打打停停,半打半停,要打就打,要停就停,时常搞得蒋介石和美军摸不着头脑,同时也提心吊胆,毕竟凌迟”总是会更加令人难受。

    这样的炮战”,一直从1958年秋冬,延续到了1979年初,整整打了20年,这真是一个奇观,古今中外少有。

     

    在金门炮战中,毛主席一直稳握战争主动权,领导大家进行斗争,把美帝国耍得团团转,而最后的结果也是可喜的,一方面打击了蒋军的嚣张气焰,一方面又挫败了美国干涉我国内政的阴谋,捍卫了国家主权。

    如今,金门的硝烟早已散去,整个世界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是我们必将继承前人遗志,中华民族的统一潮流,是任何人也无法阻止的!

    作者:综合 录入:hebeiczhou 来源:网络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