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万象 >> 内容

    中国近代史上一个无耻大汉奸!他得意洋洋地说:我就是一条恶狗

    时间:2019/8/18 21:18:12

      核心提示: 假如自己被人骂是'一条狗',你会作何反应?相信大多数人,只要是正常人,都会生气、恼怒,轻则在心里暗骂对方,重则直接冲上去就打人了。确实,在中国,'狗'这个词,大部分情况下,都是骂人的,比如'狼心狗...


           假如自己被人骂是"一条狗",你会作何反应?相信大多数人,只要是正常人,都会生气、恼怒,轻则在心里暗骂对方,重则直接冲上去就打人了。确实,在中国,"狗"这个词,大部分情况下,都是骂人的,比如"狼心狗肺"、"猪狗不如"、"狗眼看人低"等等,甚至一些脏话,都是和狗脱不开关系的。

    中国近代史上一个无耻大汉奸!他得意洋洋地说:我就是一条恶狗

           然而在近代的屈辱历史中,却有一名大汉奸,不仅以跪舔日本人为荣,竟然当众得意洋洋得说自己:"我就是一条恶狗。"这简直是让人无法理解,那么,他是在什么情况下说出这句话的呢?

           这名汉奸名叫"罗君强",当时他被周佛海调到上海,担任秘书长兼财务局长这个肥差。他是怎么报答周佛海的呢?就是对人说:"我就是一条恶狗。"

           "我知道有人看不惯我,说我是一条狗。但是在我看来,这并不是骂我,反而是对我的赞美!别人当狗,心里不痛快,而我当狗却快活得很。我不仅是一条普通的狗,我还是一条恶狗!是周市长(既周佛海)身边的一条恶狗!周市长让我干嘛我就干嘛,让我咬谁我就咬谁,要是咬不死,我也得从他身上弄掉两斤肉!反正恶狗护主,咬人是天经地义。"

    中国近代史上一个无耻大汉奸!他得意洋洋地说:我就是一条恶狗

           如此言论,现在看来,自然是对此大为震撼,竟不知他把自尊扔到了哪里,难道真的是被狗吃了?但是在当时,周围的人也只是略微惊讶,毕竟罗君强向来如此,还恬不知耻地称自己:"君子坦荡荡,我罗某就是一个这么爽快,这么直来直往的一个人。"

           之前他担任伪安徽省长的时候,对日本人也是这么"爽快"。他为了跪舔日军,下了一道铁令:"不管是谁,只要想在安徽省当官,必须都得学会日语。凡是不会说日语的,想当官,做梦去吧。"

    中国近代史上一个无耻大汉奸!他得意洋洋地说:我就是一条恶狗

           身边的人劝他,和日军交流,没必要必须说一口流利的日语,何况就算语言不通,也有翻译在啊。而罗君强却说,这除了巴结日本人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怕翻译是一个地下党,所以要学会日语,和日军直接交流才最保险。

           这可并不是多掌握一门语言那么简单,这还涉及到了文化侵略!文化侵略也同样是日军侵华中的重要部分,在很多地方,日军让人自愿学日语,简直难如登天,而在罗君强所管辖的安徽下,就连黄口小儿,都会说一两句日语。这大大地侵蚀了民族文化、民族认同感和自豪感,从精神上的打击,危害程度不亚于武力入侵。

    中国近代史上一个无耻大汉奸!他得意洋洋地说:我就是一条恶狗

           然而罗君强这个汉奸,不是一味地给日军、日伪军当狗,到了二战后期,他眼瞧着日军已经油尽灯枯了,为了给自己找新的出路,他成立了一个建国社。建国社的主要任务,就是对蒋介石疯狂吹捧,甚至到了跪舔的地步,以此妄图吸引蒋介石的注意。然而蒋介石自然不需要这样一个人品恶臭的汉奸,当然是没有理会他。

           最终罗君强在1947年被关入监狱,判无期徒刑,一直到了1970年,他才死去。这个祸害足足活了68岁,简直是浪费国家粮食!

    作者:文摘 来源:百姓中国周刊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