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舆情 >> 内容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难忘恩师

    时间:2019/9/6 10:52:55

      核心提示: 文/熊兴国 入学时我已十一岁,那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虽然因我年纪大而被不少人嘲笑,不过好在我碰到了一个好老师,也是我的启蒙李老师。 李老师个子不高,已是而立之年的他仍是个代课老师,可能因为境遇相同,所以一开始李老师就对我特别好。我是少数民族,又出生在偏远的山区,所以自幼就只懂自己的民族言语。可进了...


    /熊兴国

    入学时我已十一岁,那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虽然因我年纪大而被不少人嘲笑,不过好在我碰到了一个好老师,也是我的启蒙李老师。

    李老师个子不高,已是而立之年的他仍是个代课老师,可能因为境遇相同,所以一开始李老师就对我特别好。我是少数民族,又出生在偏远的山区,所以自幼就只懂自己的民族言语。可进了学校不一样,不仅要学习文化知识,更要学会做人的道理,然而这一切必须过了语言关。李老师不是少数民族,可要让自己的学生听懂,他就必须反过来学习民族语言,只是因为李老师是现学现用,所以当时也闹了不少笑话。

    好在我们的进步明显,在李老师的双语互译授课下,我们不仅少了语言障碍,还很快掌握了课堂知识。不过小小的我们总是调皮的,趁老师不注意的时候搞各种小动作,或是窃窃私语,李老师倒也不打不骂,只是看见谁不专心听讲,就让谁到黑板上去讲解。这招挺管用,不仅解决了学生上课不听讲的问题,还加深了课堂知识,可谓一举两得。

    第一个学期结束时我们班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李老师并不满足,而是对我们提出了更严格的要求。他告诉我们学习要温故而知新,只有学会巩固学过的知识,才能更容易学懂新的内容。我记忆最深的就是李老师教我们背诵汉语拼音字母表,声母韵母,平舌翘舌,整体认读音节,一个不落。不仅会背,还要听写或默写,李老师说学会拼音是受用一辈子的事情。自然,已离开学校多年的我,对拼音仍熟读于心,而幼时李老师教学的点滴,仍清晰如昨。

    此外,我印象深刻的还有李老师教我们写字。他不许我们用别的本子,必须用汉语拼音本,要求每一个字都要规规整整的写在田字格内。当然他对自己更是严格,为了给我们做好示范,李老师就用尺子在黑板上画好田字格,再一笔一划的把字写进去。他不仅告诉我们先横后竖,先撇后捺,还亲自演示哪一笔应该写在哪个位置。为了我们把字写好,李老师还自掏腰包给我们买了字帖,让我们临摹。他总强调说,写字就像做人,一定要堂堂正正,虽说我没能写出一手漂亮的字,但仍不忘当初李老师的悉心教导。

    原本说好李老师要教满我们六年的,只可惜刚教完三年级后他就被调走了,具体去了哪个学校现在已不记得,只记得后来他给我们班写过一封信。在信中李老师说要我们好好学习,将来做个有用的人。我记忆深刻的是在信中他特意提到了我,说我是班里的“老大”,要做好带头作用,努力学习。

    由于那年月信息不发达,后来也就少了李老师的讯息,当再次听到李老师信息是我高三的时候。有同学说李老师不在了,我当时很震惊,甚至不信,只是细问之后才得知,李老师得了癌症,已经走了。我当时泪眼模糊,一时不知言语。

    如果说父母给了我们第一生命,那么启蒙老师算是给了我们第二次生命。或许他没有太多陪伴,但他的悉心教导和谆谆教诲却伴随我们一生,在这个教师节之际,愿我的启蒙李老师在另一个世界,一切安好!

    作者:熊兴国 录入:hebeiczhou 来源:百姓中国周刊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