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精博 >> 内容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那年,他乡过中秋

    时间:2019/9/11 10:08:43

      核心提示: 文/单淑芹 那是上个世纪90年代初期,高中毕业的我,在天津一个叫沙井子的村子打工。 这是一个旧学校改造的厂房,空旷的房间里有五台切割机,门口是堆积如山的废旧钢丝绳。 当切割机开动起来,我们用手把钢丝绳一根一根塞进机器,随之尖锐的声音、铁锈弥漫开来。不一会儿,我们身上都是油迹锈污,两个鼻孔处是黑黄色...


    /单淑芹

     那是上个世纪90年代初期,高中毕业的我,在天津一个叫沙井子的村子打工。

     这是一个旧学校改造的厂房,空旷的房间里有五台切割机,门口是堆积如山的废旧钢丝绳。

     当切割机开动起来,我们用手把钢丝绳一根一根塞进机器,随之尖锐的声音、铁锈弥漫开来。不一会儿,我们身上都是油迹锈污,两个鼻孔处是黑黄色的,耳朵嗡嗡作响。

     休息时,我们互相指点着脏兮兮的脸,笑闹着,唱着歌儿,去河边洗脸、洗头、洗衣服!

     我们来自山东的不同地方,稳重的英、开朗的霞、活泼的香、爱哭的秀加上内向的我,被老板称作五朵金花。吃饭、休息、工作,一天24小时在一起,辛苦的打工生涯,让我们就亲密无间。

     中秋节这天,我们照旧在油污、铁锈、噪声中忙碌……

     我们舍不得路费,也想多挣点钱寄回家,给爹娘解决燃眉之急。在那还没有完全脱贫的年代,多点收入比团聚似乎更重要一些……

     没想到,下午,老板给我们放了半天假。我们换上自己最漂亮的衣服,手牵着手上街,像出笼的小鸟!

     商店里的商品,比老家的集市上丰富多了!英买了毛线,要织毛衣,给定了亲的对象;我扯了块素色的布料,准备给娘做件外衣,她身上那件太旧了;霞买了个漂亮的铅笔盒,说妹妹用的是她当年的旧铅笔盒,做梦都想有一个新的;香买了一个拨浪鼓,大概想到了逗弟弟玩的情景,偷偷地笑了;秀给爷爷挑了一顶帽子,说爷爷的帽子盖儿早就断了,一直耷拉着,不知戴了多少年了,就是舍不得换!说着说着,秀就忍不住抽抽嗒嗒地哭了。我们刚刚买礼物的兴奋劲儿,似乎一下子低落下来,眼睛都湿润了。

     英毕竟大几岁,她提议说:“我们去买米,今晚吃大米饭吧!”对呀,来这里几个月了,我们天天吃青菜和馒头。当地人好奇的问过几次:“你们山东人不吃大米饭吗?”我们心里明白,大米比馒头贵,我们舍不得吃啊!

     那天晚上我们蒸了大米饭,炖了当地最便宜的小土豆,感觉像过年一样!

     月亮升起来了,皎洁的月光洒满了院子,我们望着月空,思念的亲人。英轻轻哼起:“月亮走,我也走,我送阿哥到村口……”霞站起来,又顺势拉起了我,转着圈,跳着自编的舞蹈,香和秀跟着大声唱起来:“天上云追月,地下风吹柳,月亮月亮歇歇脚,我俩话儿还没说够……” 唱完一首,又唱起:“……走走走走走啊走,走到九月九,他乡没有烈酒没有问候……”

     唱着、舞着,笑着,也哭着,直到精疲力尽,夜深人静,我们才沉沉进入梦乡,梦中有亲人,有故乡,有美好的明天,唯独没有浪迹天涯的酸楚……

     难忘打工生涯,难忘那年中秋……

    作者:单淑芹 录入:hebeiczhou 来源:百姓中国周刊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