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赏析 >> 内容

    一首《花非花》千年无人能解其中意

    时间:2019/10/6 16:27:19

      核心提示: 白居易的诗作向来浅显易懂,连老妪孩童都能读懂,而且他始终提倡“歌诗合为事而作”,这就说明他写诗必定言之有物,通常情况下我们读到他的诗即便开篇未明其意,读完整首诗也很快能了解诗中的具体所指。 然而他有...


    白居易的诗作向来浅显易懂,连老妪孩童都能读懂,而且他始终提倡“歌诗合为事而作”,这就说明他写诗必定言之有物,通常情况下我们读到他的诗即便开篇未明其意,读完整首诗也很快能了解诗中的具体所指。

    然而他有这么一首诗,流传千年,读来意味深长,遣词优美,又带着无限感伤,但我们偏偏不能明白白居易到底是在说的什么人还是什么事,颇有点佛家偈语的高深莫测。

    一首《花非花》千年无人能解其中意

    杂言古诗·唐·白居易·花非花

    花非花,雾非雾。

    夜半来,天明去。

    来如春梦几多时,

    去似朝云无觅处。

    此曲为白居易自创,这个题名也相当于没取名,与《诗经》或《古诗十九首》类似,第1句用作诗名并没有实际含义。这首诗录自《白氏长庆集》卷十二《感伤四》,《琵琶行》与《长恨歌》同样出自此卷,由此可知此卷所录诗篇的风格——感伤。

    一首《花非花》千年无人能解其中意

    先来看一下全诗所述大意。像花而又不是花,像雾却又不是雾;半夜之时就会前来,天明时分却又会离去。这4个3字句简直就像是在雾里看花,明明这几句风格与白居易其他诗作相似,能够读懂,可是就是不明白他所指到底为何。

    不是花,又不是雾,夜里出现可天亮就会不见,难道是霜、是露珠,或是雪花?不会,因为没有霜或露珠在天明后就立刻消失。那么是梦吗?当然不是,我们继续往后读就明白了。

    一首《花非花》千年无人能解其中意

    “来如春梦几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原来确实也不是梦。这里说“它”来的时候就像春日的美梦一般没有多长时间,等到“它”走的时候却又像那朝云一般消失无影踪。

    这就比较尴尬了。感伤是感伤,一样事或物来去在倏忽之间,却无法留下关于它的一切,可是这确实与白居易本身的一贯风格很是不契合,那到底他在说什么?莫非真如佛偈一般,“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我们只能“应作如是观”?既然如此,我们试着从几个方面来揣测一下诗人的意图。

    一首《花非花》千年无人能解其中意

    第一、《白氏长庆集》为白居易好友元稹所辑。据元稹在此集序中说,长庆4年白居易卸任杭州刺史,回京任职。当时元稹为浙东观察使兼越州刺史,知道白居易回京,就让他将所有的诗作交给了自己,元稹作了编排之后成50卷,共计2251首。由此,《花非花》应已被收录入卷十二。用元稹的话说,“感伤”之诗“长于切”。

    长庆4年白居易53岁。有人认为这首诗应该是白居易于次年即宝历2年自东都右庶子宾客任上转往苏州刺史任上所作,并且也应该是一首悼亡诗作。确实,此诗在卷十二中的上面一首诗即是苏州完成的《简简吟》,并且卷中还有一首《真娘墓》,都是悼亡诗。但是不应忘了,《白氏长庆集》所有的诗并非完全都按时间排序,所以此说并不可确信。

    一首《花非花》千年无人能解其中意

    退一步说,即使这一首诗及如《简简吟》等都是后来在苏州刺史任上完成,并增补进集中,也未必就能说明此诗为悼亡类作品。如果说感伤悼亡,宝历2年冬,白居易的弟弟白行简亡故;大和5年,白居易老来得子,儿子未满3岁便早夭,但这些都是他离任苏州刺史之后的事情。

    从这些来看,这首《花非花》倒更有可能在白居易任杭州刺史甚至更早之前就完成了。我甚至怀疑,这首诗可能是在元和12年,他46岁时被贬往江州,任江州司马,在庐山香炉峰下结庐而居,每日观那含鄱口的万千景象,感慨之下随手写就。那山间湖上的水气似云似雾,转瞬即逝,倒是与诗中情景颇为相似。

    一首《花非花》千年无人能解其中意

    第二、白居易在被贬为江州司马之时,也是他的人生观发生重大变化的时候,不再锋芒毕露,开始独善其身的处世之道,虽然一直怀有悲天悯人之心,却没有了之前事不平不能快的情绪。并且在庐山独居期间,过得闲适,也开始与当地的寺僧交游。

    特别是到了晚年,白居易常怀慈悲之心,已是一心向佛了。大和5年他一辈子的老友元稹暴病辞世,次年白居易为其作墓志,元家作为答谢的七、八十万钱,被他通通捐给了东都龙门香山寺作重修寺院所用。

    会昌4年,白居易已经73岁,得知伊阙东有八石滩、九峭石,凶险异常,舟船不能通行,他又捐出钱财,修通水道,可见即便到了晚年,他的慈悲之心也没有减退。而且他自号香山居士,正是因为他笃信佛教,同时也是当时的高僧如满的弟子。

    一首《花非花》千年无人能解其中意

    这里再提一件事。顺宗皇帝也是一位精研佛法的人,曾有一首诗表达自己对于佛法之中的矛盾之处的疑问,他问如僧禅师,“佛从何方来,灭向何方去?既言常住世,佛今在何处?”如僧禅师回答的句中有“有念归无念,有住归无住。来为众生来,去为众生去。”

    这样的回答就有点像今天这首诗所表达的意思了。但白居易在这首诗中恐怕并不是指向的佛法,而是在他研习佛法之后有了自己的人生感悟,于是指向了世间的一些自己所感悟的得失,比如权利,比如地位;又比如爱情,再比如亲情,到了人生的暮年,一切都看得开了,所有的这一切都可能是过眼云烟,到得眼前之时,尽管去抓住;若是消散或者说是失去了,也不必过分纠结于这些。

     

    一首《花非花》千年无人能解其中意

    当然,所有的这些都是我自己根据白居易本身的诗作文集,以及他所经历的相关事件,再加上他在朝廷任职之时的遭遇,综合起来得到的一些个人看法,并不能够找到更加多的证据来佐证自己的观点。所以,关于这首诗的真正意指,恐怕还需要更多的人去到相关的资料典籍中寻找蛛丝马迹,从而得出一个无可辩驳的确凿观点。否则,这首诗再过更长的一段时间,也仍然没有人明白其中的真正意指。

    作者:文摘 来源:百姓中国周刊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