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散文 >> 内容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乡愁尽处 老无所依

    时间:2019/10/6 20:10:58

      核心提示: 画家罗中立的油画《父亲》 每回到那个无比熟悉的村庄,开心地看到乡亲们住上了洋楼、开上了轿车、用上了冰箱、太阳能,却又目睹老人们并没有享受到经济发展福利,住矮旧房子、无人照顾、医疗...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乡愁尽处 老无所依

    画家罗中立的油画《父亲》

    每回到那个无比熟悉的村庄,开心地看到乡亲们住上了洋楼、开上了轿车、用上了冰箱、太阳能,却又目睹老人们并没有享受到经济发展福利,住矮旧房子、无人照顾、医疗简单,老无所依、晚景凄凉,一旦去世葬礼又成为儿孙捞钱的手段。

    中国乡村,正在发生千年未有之巨变,人们普遍过上了吃喝不愁的好日子,然而,乡村老人们却陷入老无所依的悲境。也许,一个村庄的“中国老人”境况,折射了乡村经济社会“千年之变”带来的复杂的乐与痛。

    “楼上楼下,电灯电话”——村庄的千年未有的巨变

    我的老家位于豫东平原、黄河南岸,土地肥沃、交通方便。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前,父老乡亲们里过着千百年来延续的传统农业生活,男耕女织,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靠牲畜劳作、以种植为生,省吃俭用却饥寒交迫。近年来,乡亲们大跨步过上了富裕日子,农业种植成了“副业”,“主业”是建筑打工、养殖业、木材加工。5年前,人均纯收入就达到8000元,家庭收入4万以上的占到一半,有的家庭存款几十万元。90%的家庭已盖了两层或三层洋楼,每栋建设费用十五六万元,有几十户家庭还在市区、县城购置了楼房。所有农户都普及了彩色电视、冰箱、电磁炉、手机等电器电子设备,三分之一家庭使用上了电脑、空调、太阳能。还有近十分之一家庭买了四五万甚至十几万元不等的小轿车,一些家庭甚至购置了奥迪、宝马等豪华车,小轿车成了年轻人结婚必备的“嫁妆”。很多老人感叹,这日子不就是过去梦寐以求的“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的共产主义社会么!

    随之而来是“向钱看”与攀比风。进入新世纪后,按照老家人说都开始“钻到钱眼儿里了”。大家纷纷到附近的开封市区或外地打工拼命挣钱,过去家族邻里有困难“一呼百应”来帮忙,如今只有至亲来问候,大家都怕耽误了挣钱时间。尤其是出现了攀比风:邻居盖两层,我就建三层;人家修二百平米,我就盖二百二。大家还在小轿车上攀比,暗地较劲看谁家车子买的贵。

    老无所依、薄养厚葬——老人生前是累赘,死后是“摇钱树”

    一直以来,中原地区农村都有着淳朴的儒家文化民风,人们讲孝道、重互助,老人在家庭中受尊重,最好的房子、最好吃的食物都会让老人们首先享用。如今,老年人并没享受多少富裕成果。一位90多岁的老人曾感叹,“旧社会的媳妇,新社会的婆”,坏时候都被她赶上了,解放前儿媳妇地位低,如今老人受孩子气。当老人辛苦一辈子赶上了好日子,地位却大大下降,生活远远落后于经济发展水平。

    在经济上,过去六十岁后老人就不干重体力活了。如今老人在孩子结婚后多数分家自己过,经济上自食其力。当我在北京看到五六十岁的退休职工在跳广场舞,老家大多数六七十岁的老人要么在建筑工地上干高强度体力劳动,要么耕种田地、搞家庭养殖,一直到重病不能从事体力劳动为止。

    在居住上,年轻人都住在两三层的洋楼中,绝大多数的老人却只能住在破旧的老房或者专门盖的简易房中,形成巨大反差。

    在生活上,年轻人享受到的液晶电视、空调、冰箱、煤气灶、汽车与老人们都无缘,他们只是吃得饱穿得暖。即使到了不能劳动的时候,由于年轻人忙于挣钱也得不到多少照顾。曾经一位有多个子女的九十多岁老人一日三餐还要自己负责。

    在医疗上,老年人寿命长短基本根据自己身体素质“靠天吃饭”。偶尔感冒发烧的小病还能得到治疗,一旦患重病住院费用超过数万、每个子女平摊超过八九千元,儿女们就不再积极治疗。特别是慢性病老人,往往被儿女们扯皮推诿,得不到良好护理、长期遭受折磨。

    生前不尽孝,老人死后却大操大办赚礼金。生前不受重视的农村老人亡故后,却成为儿女们大操大办收受礼金的难得机会。在村里,老人葬礼本来氛围非常严肃沉重,花费不大,酒席简单。如今,葬礼成了收受礼金相互攀比铺张浪费的时机,动辄办酒席上百桌,客人五六百人,花费两三万元。关键是,老人葬礼成了赚钱的“生意”,儿孙们算计着如何乘机大收礼金。虽然葬礼花费不少,但是兄弟儿孙合伙办“成本低”,少的赚两三万元,多的达到四五万元,基本上相当于家庭一年的纯收入了。

    村民则陷入熟人社会的人情债怪圈,礼金成负担,风气更恶化。过去一家老人去世办丧事,无论多少个儿子合起来只收一份礼金,现在却一人设一个收受礼金的桌子,子孙多的甚至出现过一位老人去世,五六个儿子七八位孙子设十几个礼金桌子的奇观,如果给每人随一份礼金,就要支付上千元。每个家庭疲于应付婚丧嫁娶红白喜事,每个家庭一年平均支出礼金上万元。另一方面,人家有事找我出份子出力,我有事也要大操大办,捞回来。整个乡村陷入了无人可以逃脱的人情债恶性循环,不仅严重影响生活质量和经济发展,还造成风气恶化,使亲戚邻里朋友关系金钱化。一位邻居感叹说,“人家办事咱如果不去随份子或者给的太少,就是断绝关系不来往了。”

    尤其让人不适的是,过去严肃悲伤的葬礼或者祭祀的周年纪念,如今却娱乐化,送丧的各个环节浮皮潦草,无论是逝者亲人还是凭吊的亲戚朋友,以及帮忙的邻里,都看不出多少悲伤,只是在例行公事一样的应付。更甚的是,不少丧事或者祭祀周年会请来所谓民间艺术团搭舞台,跳不堪入目的舞蹈。

     “老无所依”谁之过?乡村大转型的时代之痛

    仅仅从道德上批评人心不古、世风日下是不够的,笔者认为主要是以下原因。

    一是农民“工人化”造成老人传统技艺地位丧失。过去农业社会男耕女织,老人意味着在种植、手工上是老把式、老手,年轻人要靠他们传帮带,老人在农业农村知识传播传承体系中地位重要。如今,耕种靠机器、穿衣靠购买,老人们的技艺失去了价值,也丧失了知识上的地位。而且,农业社会虽然劳累,但节奏慢,季节性强,有大量时间、精力照顾孝顺老人。如今,无论男的还是女的,打工、搞养殖、加工木材四季一直忙碌,客观上没有太多时间照顾老人。

    二是经济贫富分化造成“一切向钱看”的社会压力。过去虽然经济贫困,但是大家日子过得一个样。上世纪90年代后贫富差距逐步拉大,现在村里年收入十几万以上占到5%,比收入低的高出四五倍,后者给前者打工挣钱。先富起来的村民盖高大房子、买高级轿车、讲排场。在熟人社会中,这种贫富差距拉大造成攀比之风,过去的村民之间的温情互助被嫉妒、较劲、焦虑取代。村民们开始对任何事情都算经济账,老人需要照顾、生病需要花钱,就成了不少人心目中的累赘、拖累。

    三是家庭“原子化”冲击传统孝道文化。过去十几口的大家庭,老人是一家之主,现在都是三四口的原子化家庭,老人在丧失自理能力前也跟子女们分开过。传统大家族更是逐渐解体,维系孝道文化的家族道德舆论基础消失了。结果,子女们在赡养老人上相互推诿、为凑钱争吵,家族中的长辈也无可奈何。

    怎么办?关键是缩小养老保障上的城乡差距。农村老人之所以不被孩子重视,根本原因是劳作一辈子年老体衰后,没有经济收入,看病住院反而要花很多钱。随着城镇化发展,家庭养老和社会养老也要在农村推行。现在农民六十岁后可以每月领取国家补助60元钱,他们也很感激党和国家,但与实际需求相比显然是“杯水车薪”。要让党员干部做孝道示范。村里党员,尤其是村支部村委的干部是“风向标”,要监督他们在孝顺老人、移风易俗、红白喜事节俭简化上,从自己和亲属带头示范。要注重孝道文化建设。在村庄中评选表彰孝顺家庭,形成弘扬孝道的道德舆论环境。加强农村老人娱乐文化设施建设,挖掘、弘扬乡村孝道文化。

    也许,经济现代化下的乡村重建,会有老有所养的那一天。

    作者:佚名 来源:带着故乡远行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