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人物 >> 内容

    德孝中华周刊推荐:文物“守护神”张伯驹

    时间:2019/12/1 15:48:00

      核心提示: 云南省红河州弥勒市/杨丛 民国时期,中国百姓离散悲苦,珍稀文物也面临一场掠夺。此时,著名鉴赏收藏家张伯驹,却以一个文人的奋起、担当,竭力守护着流失的字画珍品。 张伯驹,原名张家骐,字丛碧,1898年...


    云南省红河州弥勒市/杨丛  

    民国时期,中国百姓离散悲苦,珍稀文物也面临一场掠夺。此时,著名鉴赏收藏家张伯驹,却以一个文人的奋起、担当,竭力守护着流失的字画珍品。

    张伯驹,原名张家骐,字丛碧,1898年出生于河南,后随父定居北京。因为出身权贵,所受教育良好,加之天资聪慧,喜欢博览群书,张伯驹的艺术兴趣广泛,对中国古代书画、诗词、戏曲和书法都有高深的造诣。尤其在古代字画鉴赏方面,他表现出了非凡的才华,而每有看中的字画,也不惜重金买下。因此才到中年,张伯驹就已“淘”到不少书画佳品。

    然而,让张伯驹萌生保护文物强烈愿望的,是抗战时期严重的文物流失现状。一次文艺活动,张伯驹发现清朝皇族溥儒藏有唐代名画《照夜白图》,还有被誉为“中华第一帖”的《平复帖》,很是羡慕。可没过多久,《夜照白图》就被一个商人买走。他得知后,非常担心画卷流失到国外,急忙联络官方加以阻挠,但画卷还是被贩卖到了国外。痛心之余,为了避免《平复帖》流失海外,他多次向溥儒求购,但对方要价20万元,他一时无钱购买。后来,溥母去世,溥儒急需钱财操办丧事,才以4万元成交。事后他才知道,一个商人又向溥儒出价20万元,想买下《平复帖》转卖日本人,所幸的是自已抢先了一步。

    树大招风,张伯驹的家底和收藏举动引起了众人关注。1941年的一天,张伯驹到上海开例会时,不幸被伪政府“76”特务组织绑架,绑匪开价300万元,否则就扬言撕票。然而,面对生命的威胁,当妻子前来探看时,张伯驹平静而坚定地嘱咐:“我知道家里钱不多,但那些字画不能动,尤其是《平复帖》。如果你们卖了,我就不出去了!”幸运的是,几个月后,迫于社会多方面压力,绑匪索要40万元赎金后释放了他。

    日本投降后,伪满洲国馆藏的中国文物纷纷流落民间市场,其中就有被称为“国宝中的国宝”的《游春图》,张伯驹一得到消息,立马劝说故宫博物院院方购买收藏,可因为商家要价220两黄金,故宫博物院经费紧张无法收购。而张伯驹收藏了多年字画,经济也不宽裕。没想到情急之下,他居然掏出全部积蓄,又变卖了一处名贵的房院,自己将《游春图》买下。从此以后,张伯驹的家庭生活一落千丈,为了维持基本生计,妻子还卖了心爱的金银饰品。

    新中国成立后,张伯驹主动将22件珍品交给故宫博物院收藏,有8件为无偿捐赠,其中就有《平复帖》《张好好诗》《道服赞》等绝世珍品。知道张伯驹生活拮据,政府补助他20万元,但他婉言谢绝了。后来,张伯驹出任吉林博物馆文物研究员,任副馆长,得知馆内文物稀少不全,当即捐赠出几十件藏品,使吉林博物馆的地位一下脱颖而出。

    也许,在一般人看来,张伯驹一方面不惜家财性命地收藏,一方面又分文不取地捐赠,实在让人难以理解。其实,他已在《丛碧书画录》中表明了心志,“黄金易得,国宝无二。我买它们不是为了钱,是怕它们流到外国。”“予所收蓄不必终身为予所有,但使永存吾土,世传有续。”

    富贫起落心淡然,半生执着守珍品。张伯驹凭借一已之力,悲壮地筑起旧中国文物保护的防线,他守住了一轴轴字画珍品,也展露出了一代知识分子的爱国深情。

    作者:杨丛 来源:百姓中国周刊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