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史海 >> 内容

    孔子问道于老子的事实被质疑2000多年,终于找到确切答案了!

    时间:2020/3/21 16:30:58

      核心提示: 孔子问道于老子的事实被质疑2000多年,终于找到确切答案了!“孔子问道于老子”一直是学界争论的焦点,形成“各说各话”的局面,因为主要相关文献《礼记》《庄子》和《史记》等关于孔子问礼的年龄不一致,加之...


          孔子问道于老子的事实被质疑2000多年,终于找到确切答案了!“孔子问道于老子”一直是学界争论的焦点,形成“各说各话”的局面,因为主要相关文献《礼记》《庄子》和《史记》等关于孔子问礼的年龄不一致,加之老子的身世扑朔迷离,各方观点一直不能达成一致。

         孔子问道于老子的事实被质疑2000多年,终于找到确切答案了! 

          这种分歧从汉代开始,尤其是晚近一些疑古派的学者,更是引经据典,表示怀疑和否定,被学界称为中国最后一位士大夫的“一代宗师”钱穆先生以及当代著名哲学家冯友兰先生等就论证说,老子当在庄子之后,老、孔之间相差二三百年,孔子问礼于老子岂不荒唐?因此有人认为这是道家人物的假托之言。

    当然,随着1973年与1993年长沙帛书《老子》和荆门战国楚国竹简《老子》的出土,关于老子在庄子之后的质疑已经不复存在。冯友兰先生也就此发表过“正本清源”的声明。可是,关于“孔子问礼于老子”的争论的话题,却一直没有停息。

         孔子问道于老子的事实被质疑2000多年,终于找到确切答案了! 

          儒学“断流”是造成争论的主因

          秦始皇实行的“焚书坑儒”曾一度造成包括儒学在内的诸子学说的“断流”,相关流传找不到公认的史实依据,片言只语又不为诸家所公认,因此造成众说纷纭。

          汉武帝末年,鲁恭王在毁坏曲阜孔宅,扩建自家宫殿时,发现了墙壁内暗藏着大量的儒家经典,其中最有价值的就是《孔子家语》等书,孔子的十二世孙孔安国将上古文字译为汉代通行的隶书后,人们发现,通行的《论语》只是《孔子家语》中一小部分,《孔子家语》的体量要大得多,研究价值也比《论语》更大。

         孔子问道于老子的事实被质疑2000多年,终于找到确切答案了! 

           即便如此,依然争议颇多,晚近以来,学界疑古之风盛行,《家语》乃魏国的王肃伪作的观点几成定论。1973年和1977年,河北定县八角廊和安徽阜阳双古堆两处,相继发现汉竹简《儒家者言》及相应的简牍,内容与流传本十分接近。考古发现证明,今本《孔子家语》传承有序,至少在西汉即有原型存在和流传,并非伪书,更不是汉代以后的王肃所撰著。

        《孔子家语》 有详细的老、孔关系的记载

        《孔子家语·观周》有记述孔子西行问礼于老子的专篇:

    孔子谓南宫敬叔曰:“吾闻老聃博古知今,通礼乐之原,明道德之归,则吾师也。今将往矣。”对曰:“谨受命。”

          ——注解:孔子这次西行前,正担任着鲁国大夫孟懿子(也是王室成员)的司职吏,就是管理户口的小官。这时候,孔子大约23岁,在鲁国已经小有名气。但他自己认为从政经验不足。于是跟孟懿子的弟弟、亦师亦友的南宫敬说了上述那番话。大意是说:我不想再做官了!听说京城里的老子博古通今,贯通礼乐之奥秘,深研道德之精义,那就是我的老师啊!我想去拜访他他,你愿意同去吗?南宫敬回答:我遵从您的意愿。

         孔子问道于老子的事实被质疑2000多年,终于找到确切答案了! 

          于是南宫敬上朝禀报鲁昭公,请求随孔子一同西行问礼:

    遂言于鲁君曰:“臣受先臣之命云:孔子、圣人之后也,灭于宋……圣人之后,若不当世,则必有明德而达者焉。孔子少而好礼,其将在矣,属臣:‘汝必师之。’今孔子将适周,观先王之遗制,考礼乐之所极,斯大业也。君盍以乘资之?臣请与往。”

    公曰:“诺。”与孔子车一乘、马二匹,竖子侍御,敬叔与俱至周。

          ——注解:南宫敬叔和他哥哥孟懿子,均是鲁国权臣“三桓”之一孟僖子的儿子。敬叔跟鲁昭公说:“臣的先父说,孔子是圣王成汤的后裔,其祖辈离开宋国来到鲁国。圣人之后,必有明德达才之人。孔子天生聪慧,精通六艺,应该拜孔子为师。现在孔子想辞职,到京城考察礼乐源流,这是国之大业,人臣之必须。请赐以车马,臣愿和他一起去。”

          昭公对孔子才学见识早有所闻,且有贤臣敬叔求情 ,所以赐给他们一辆车,两匹马和一个车夫。

         孔子问道于老子的事实被质疑2000多年,终于找到确切答案了! 

         《孔子家语》记述了问礼的场景,很精彩:

          ——孔子递名帖拜见,并表明来意:“久仰先生博通今古,精明礼道。今日和敬叔特来求教,诚望教诲。”老子说:“礼和德,我尚略知一二;至于乐,从尧、舜、禹、汤、文、武、成、康至于今,浩如渊海。可我不是乐宫,研究不多,不敢妄言。但我的好友苌弘是王朝乐官长,出身门里,精通乐理,改日带你们拜访。”

          孔子拱手谢道:“今日之礼为何不如古礼呢?”

          老子叹道:“此乃王室衰微,诸侯争霸,各自僭礼称雄所致!古礼是周公辅佐武王、成王时制定的。西周鼎盛时,礼制完备,上下恪守不逆,没人敢僭越。东周以来,古礼泯灭。你们要知古礼,还是随我到郊社、明堂、宗庙各处现场观摩吧。”

          文字记载很详细,多是孔子的感慨之言,赞美之词,在此从略。

          孔子请教道:“这么多礼制,没有高人指导,我怕不能贯通,请先生多多指教。”

          老子道:“礼制关乎国家之治乱兴衰。古圣先王顺承天道而治人情,奉先祖之意而立教化,因此制定出各种礼制。”

         孔子问道于老子的事实被质疑2000多年,终于找到确切答案了! 

          孔子问:“鲁国为何不行天子祭天地之郊礼?”
          老子答:“郊社之礼是周公修订的,专属天子祭礼。而鲁国是周公后裔,照例冬至不举行郊祭礼。”

          孔子问:“古代郊社何意?”
          老子道:“郊祭天,社祭地。古郊祭是祀祖的。万物本于天,众人源于祖。郊祭即报本反始,故祭上帝,须在冬至一阳生日举行,旨在迎长日。郊祭始自周,当于冬至月,上辛日。社祭行于惊蛰日,旨在祈祷农事,是为大郊祭。百姓在南郊建坛,名曰园丘,亦称天坛、泰坛。而牲器之用亦有别,郊祭用牛,预先养三个月;社祭用牛,临时即可,分别用来祀天神与先祖,颜色均须红色。祭祀前要人与物俱皆洁净。祭器用陶匏,郊礼用象天数,社礼用象地数。此乃天子之祭礼,诸侯不得僭用。”

         孔子问道于老子的事实被质疑2000多年,终于找到确切答案了! 

          总之,此次问礼涉及很多,除了上述之问,还问到了天子郊天礼仪、居家之礼、闺门之礼、朝廷之礼、田猎之礼、军旅之礼等等。

         《孔子家语》对此次问礼的过程做了具体描述,并对临别前老子的嘱咐做了具体记载;

    及去周,老子送之,曰:“吾闻富贵者送人以财,仁者送人以言。吾虽不能富贵,而窃仁者之号,请送子以言乎!凡当今之士,聪明深察而近于死者,好讥议人者也;博辩闳达而危其身,好发人之恶者也。无以有己为人子者,无以恶己为人臣者。”孔子曰:“敬奉教。”自周反鲁,道弥尊矣。远方弟子之进,盖三千焉。

          ——注释:孔子在京城“观周”几天后,准备行装打算回去了。他去向老子辞行,这是临别前在送别宴会上的一番嘱咐。

          老子说:“有钱人用财物来送行,仁人君子只会送以言辞。我既不富裕,又徒有君子盛名。就允许我借君子之言送你几句话吧:大凡当今之士者,因聪明深察而危及生命的,都是喜欢说人长短的人;依仗学识广博好辩争强而危及生命的,都是喜好揭人隐私的人。做人须有法度,在家应该修养身心,孝敬双亲;在朝就要听取别人的良言,忘掉自我,一心念着君王。作为人子不要只想着自己,作为人臣要尽职全身。”孔子说:“我一定遵从您的教诲。”

         孔子问道于老子的事实被质疑2000多年,终于找到确切答案了! 

          孔子问礼后,他的的道业大进,更加受人尊崇,美名远播,从四方前拜师学习的,在很短的时间内就猛增到三千人左右。

          司马迁作为负责任的历史学家,他所记录的历史会被人怀疑,也属正常。孤证可以不信,但儒家的经典应该可以佐证了吧?若怀疑《孔子家语》是后人假托伪作,出土文物应该不是伪造了吧?

          即便没有庄子、司马迁等记载,这部《孔子家语》也足以证明“孔子问道于老子”绝非空穴来风。况且老孔时期,并没有汉代以来的所谓道家、儒家之分,孔子好学,就连七龄童项橐,因智慧超群,孔子都甘拜为师,何况当时最具学问的史官呢?所以孔子由衷称赞老子“其犹龙耶”。

         孔子问道于老子的事实被质疑2000多年,终于找到确切答案了! 

          之所以有争议,就因为有了“道”“儒”名称之后,因为有了“名”,故而道不同,道不同则不相与谋。正如司马迁所说:世之学老子者则绌儒家;儒家亦绌老子。争来争去的结果,无端地给后人留下诸多谜团。

    作者:问道黄老 来源:今日头条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