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传承雷锋 >> 内容

    万名医护人员撤离湖北,我不敢看送行的人群

    时间:2020/3/27 9:53:25

      核心提示: “湖北重启,热干面醒了”! 1月23日,武汉封城。 如今,樱花开了,热干面醒了,湖北人民履行了承诺——护送医疗队启程,回家!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 谢谢你们,为我们拼过命。 3月17日开始,来自全国395支医疗队、42322名医护人员陆续完成使命。 他们撤离的这段时间,湖北人民流下了热泪。 ...


        “湖北重启,热干面醒了”!

      万名医护人员撤离湖北,我不敢看送行的人群

     123日,武汉封城。

     如今,樱花开了,热干面醒了,湖北人民履行了承诺——护送医疗队启程,回家!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

     谢谢你们,为我们拼过命。

     万名医护人员撤离湖北,我不敢看送行的人群

     317日开始,来自全国395支医疗队、42322名医护人员陆续完成使命。

     他们撤离的这段时间,湖北人民流下了热泪。

     有生之年,虽未曾经历过十里长街送总理,但我看到了百姓十里长街送白衣战士的震撼场面:

     十里相送,泪别两行。

     在武汉,3000名交警按照战时状态以最高礼遇护送英雄返程。在医护人员逐一上车后,车门关上的一刹那,民警眼眶噙满泪水:

    “立正——敬礼”!

     万名医护人员撤离湖北,我不敢看送行的人群

     上前线他没有哭,回程听到沿途私家车鸣笛致意,东莞援鄂医疗队队员王浩哭了。

     他哽咽着说,奋战了一个月,感谢武汉人民为全国人民做出了这么大的牺牲。

     万名医护人员撤离湖北,我不敢看送行的人群 

     在咸宁、十堰、荆门,市民纷纷夹道十里,欢送各自援鄂州的医疗队返程。

     万名医护人员撤离湖北,我不敢看送行的人群

     在黄冈,10万市民自发上街送行。一位小女孩拿着自己描绘医护人员的画和国旗,爷爷骑摩托车带着她,她一路追送两公里。

     万名医护人员撤离湖北,我不敢看送行的人群 

     在鄂州,一位老人跪在地上,双手合十,握着国旗,向经过的车队,说着一声声谢谢。

     万名医护人员撤离湖北,我不敢看送行的人群 

     这名男子一家11口全部感染,其中有3名重症患者,因为白衣天使的精心救治,转危为安。当时该有何等的绝望,现在就有何等的感激,这天大的恩情,要他怎么去还?

     在仙桃,一名坐着轮椅的老人起身了,那颤颤巍巍的身影举着已不太标准的军礼,向白衣天使们表达他最崇高的敬意。

     昨天,57岁身患“渐冻症”的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步履蹒跚却坚持到机场送别福建援鄂的白衣天使,他含着泪说:

    “你们是拯救地球的英雄,你们所有人都是超人。”

     张院长,您忘了,您的妻子确诊新冠,您一直带病在前线奋战不休,您,又何尝不是大英雄啊。

     武汉还没解封,您还在坚持,请您一定要好好保重。

     万名医护人员撤离湖北,我不敢看送行的人群 

     近日,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院长王伟发表声明:

     现在,省属的一些医务人员已经撤离了,国家医护队的医护人员还有50%在战斗。

     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刻,国家队依然都还在?

     因为,我们国家队要战斗到最后,要送走最后一个病人,才能离开武汉。

     除了国家队,请千万别忘了,武汉本地的医护人员,她们也是英雄。自新冠肺炎爆发,他们自始至终就没离开过。

     万名医护人员撤离湖北,我不敢看送行的人群 

     武汉协和医院西院ICU护理组长孙云平,从117日开始,53天坚守,一直战斗在这个既危险又沉重的“生死线”。

     她说,只要有一分希望,ICU团队就会尽100%的努力,这是我们的职责,绝不退缩。

     是啊,还在住院的重症病人,时间已相隔这么长,虽然生还希望渺茫,但是抢一分,就是抢一个生命和一个家庭的希望,就能减少这世上的一份痛苦。

     她们或许比常人更艰难,不仅要忍受身体上的疲惫,更要承受心理上的生离死别。

     她说:“可能一个小时之前还在抢救,这会病人突然就没了,你得拆除他身上各种仪器和插管。

     但是,你要控制自己,瞬间的情绪你要让它2秒过去,因为你要保持状态,还有其他的生命等着你去救。

     万名医护人员撤离湖北,我不敢看送行的人群

     柔弱如她们,那一句绝不退缩,铿锵有力,如万仞之上推千军之石,温柔而有力量。

     在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是白衣天使用那一点一点微小的烛光,点燃了我们14亿人的希望。

     真的很感恩生在中国,这一段至暗经历,够我辈一生去铭记、感动。

     白衣天使们,多年以后,希望我们相约的不再是病痛,而是樱花,热干面,三峡大坝,清江画廊,让英雄们看看这座英雄的城市真正繁华的模样。

     万名医护人员撤离湖北,我不敢看送行的人群

     除了欢送、感恩,我们更多的是要学会纪念,纪念那些为这场疫情付出沉重代价的白衣天使。

     27岁的广西援鄂护士梁小霞,从隔离病房出来,走到污染区时因过度劳累突然昏倒,心跳和呼吸骤停,一直到今天,昏迷未醒。

     来自贫困户家庭的她,弟弟和妹妹都还在读书,父亲患长期慢性病,紧靠母亲务农维持生活。

     她是家里的顶梁柱,却毅然主动请缨上前线,和祖国共存亡。

     可是,善良的她,倒下后,就再也没有醒来。协和全院上下动用所有的医疗力量去维持她的生命体征,只为把她离去的时限拖得久一点。

     梁护士,求求你,一定要挺过去,你还那么年轻,父母还等着你回去,我们还没把你健康还回去啊……

     万名医护人员撤离湖北,我不敢看送行的人群

     2020的冬天,白衣天使们还有太多的遗憾,每一个大义凛然的背后,都有一个做出巨大牺牲的家庭。

     有人失去了亲人,有人生命垂危,甚至还有人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火神山医院护士吴亚玲,在得知远在昆明的母亲因疾病去世的噩耗后,内心痛苦万分。

     却只能在千里之外,对着家的方向深深地三鞠躬,妈妈,我不能送您了,一路走好!

     短暂平复心情过后,她又强忍着泪水投入紧张的工作。

     万名医护人员撤离湖北,我不敢看送行的人群 

     年仅29岁的协和江北医院医生夏思思,放弃下夜班休息的时间,去治疗确诊病人,不幸感染去世,只留下2岁的儿子,撕心裂肺地哭喊:“妈妈,不要扔下我。”

     万名医护人员撤离湖北,我不敢看送行的人群 

     年仅29岁因抗疫推迟婚礼的武汉一线医生彭银华患新冠肺炎离世。如果不是这场疫情,他应该牵着心爱的女孩早已走进婚礼的殿堂。

     如今,只留下怀孕的爱妻独自悲怆。

     万名医护人员撤离湖北,我不敢看送行的人群 

     生前为疫情主动申请延迟退休的59岁护士柳帆,一家4口,包括父母和弟弟,因患新冠肺炎相继去世。

     还有太多太多白衣战士,保护了患者,自己却倒下了,还没来得及好好和世上的至亲挥手告别,他们永远“留”在了武汉……

     他们是谁的父母,谁的儿女,谁的妻子和丈夫,又是谁的兄弟姐妹?

     曾老曾经说过:

     凡是在重大灾难面前牺牲掉性命的人,基本上都是菩萨,来人间一遭,只为普度众生。

     可是,她们不是菩萨,只是肉体凡胎的普通人,会流血,会伤悲,会生病,也会死。

     万名医护人员撤离湖北,我不敢看送行的人群 

     也许,我们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让我们别去武汉,他自己却第一时间,买了一张补票就连夜上了战场——84岁高龄的钟南山院士。

     他在最前线浴血奋战60天,无怨无悔。

     万名医护人员撤离湖北,我不敢看送行的人群 

     可是,即便这样一位德高望重、举国无双的英雄,依然逃不掉被人鸡蛋里挑骨头的吐槽。

     香港演员黄秋生在自己社交平台上公然诋毁,直指钟老不够科学,流于片面。

     万名医护人员撤离湖北,我不敢看送行的人群 

     一个演员居然去判定一位伟大的科学家不科学,这该是一种怎样的哗众取宠。

      对一个进入耄耋之年的老人,国家的大英雄,黄秋生,请问你的良心真的不会痛吗?

     经此一役,那些痛苦和悲伤,我们都感同身受。白衣天使的辛苦和伟大,终于走到了大家面前,让全国人民看见。

     只是,之前用无数生命换来的代价未免太过悲壮与沉痛。

     希望新冠过后,白衣天使的医者仁心,能够真正换来大家的以心换心。

     无论是现在,还是未来,我们要善待那些献出生命守望我们的人。只要生命还可贵,医生就应当被尊重。

     因为,保护医生,其实就是保护我们自己,善待医生,就是对他们最好的礼遇!

     今晚为每一位白衣天使,点亮“在看”吧!

    作者:余杨 录入:hebeiczhou 来源:百姓中国周刊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