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爱酒 >> 内容

    德孝中华周刊推荐:蒲地酒风

    时间:2020/3/30 16:47:44

      核心提示: 蒲地位于北中原,蒲地酒风是很刚猛的。蒲地人好酒,是古已有之的。县志就曾记载,此地任酒使气,豪侠仗义。 这里曾经是酒乡,有很多酿酒作坊。林立的酒家更助长了蒲地人的豪情。他们干什么都轰轰烈烈,热热辣辣,把人生都泡在了酒里。 无酒不成席。蒲地待客,必要酒席。蒲地酒席规矩很多。分宾主入席。然后主人要敬酒...


      蒲地位于北中原,蒲地酒风是很刚猛的。蒲地人好酒,是古已有之的。县志就曾记载,此地任酒使气,豪侠仗义。

     德孝中华周刊推荐:蒲地酒风 

      这里曾经是酒乡,有很多酿酒作坊。林立的酒家更助长了蒲地人的豪情。他们干什么都轰轰烈烈,热热辣辣,把人生都泡在了酒里。

      无酒不成席。蒲地待客,必要酒席。蒲地酒席规矩很多。分宾主入席。然后主人要敬酒。一齐举杯,共浮三大白。其后,就由主人开始,挨个倒酒了。主人一方倒过。有的客人也想倒,要借花献佛。就被主人夺过来:说搁这吧,你是客嘞,哪有你掂酒壶的份儿!所以,当客人少时,经过一番倒酒,真感觉如轮番轰炸。酒量小的,不大会就两眼歪斜、摇摇欲醉了。

     德孝中华周刊推荐:蒲地酒风

      倒酒讲究明三暗五。门前盅扫了,然后再倒三杯,最后倒酒者再陪一杯。不过,这些规矩也视倒酒者酒量和性格而定。比如,倒酒者身份高,酒量大,胆气豪,那就摈得对方杯杯皆干;松一点,前几杯可以少留点,碰杯时再干了。倒酒也是个技术活儿,是对水平、能力、口才、心计的综合考量、综合展现。有的人,端了露露、白水让对方喝多;有的人,提壶半天,愣是一杯也倒不下。显得没有面子,就有人笑:你这酒司令是咋当的!

     德孝中华周刊推荐:蒲地酒风

      这样几圈倒酒之后,主家礼仪到了,热情表示了,就开始划拳猜枚。划拳就是双方手里出一个数,嘴里叫一个数,如果自己手里数和对方手指数加一块正是喊的数,就算赢。划拳是一种很要技术的活儿。要眼明手快,要心灵手巧,要判断准确。高手,看对方手势,就知道对方要出什么,过一两招就摸出了他的规律。但也有例外,有的后生,初生牛犊不畏虎,猜枚胡出,天空海阔,胡喊乱喝,全没个路数;结果一些高手也拿他奈何。正如武林中一些胡编乱挥的招法,常常能打败高僧一样。

      划拳一般是三枚一个酒。有时要过门,加上哥俩好”“兄弟亲等;有的直接就喊,开门见山。一般生枚都需要磨合,不然,就叫不到一块,这边还哥俩好呢,那边就五魁手了,惹众人大笑;枚熟了,磨合透了,就成了酒友。这是猜枚之妙也。我曾苦练划拳,但却是大失所望,真学不会,在这方面,我实在是反应迟钝,手笨脚拙。表哥曾说我:有心带带你,(多上酒桌)可你喝酒酒量不中,猜枚枚不中,说吧也不中。连连摇头。我低垂了头,愧疚不已:朽木不可雕呀。这是没有办法的事。人做什么都是有天分的,都要分出三六九等,高高下下。因此,坐在酒桌上,我就乖巧如小徒弟,只是看着别人表演,挥洒自如;对那些猜枚划拳,虎虎生风;来往应对,从容裕如的,实在是打心眼里羡慕,甚至崇拜。

      也就有人,把酒桌当作识人的场所。曾有个朋友,特别善喝,善划拳,成熟稳重。当时就有一公司老总要挖他:你是个人才,走吧,跟我干吧!?

      划拳没有讲究,一般是自由组合。或是双方阵营各派一名代表。叫上一阵,也就有人等不得,开始插小曲。你看酒桌上吧,对面两人隔山喊话,相邻两人私下切磋。他五魁手,你八匹马;他六六顺,你四季发。张牙舞爪,指手划脚。那叫喊声能把屋顶掀下来。那个热闹!乡下酒宴路人大老远就知道,不是闻见酒香,而是听到划拳声的。

      喝酒真正的畅快适意,就在这划拳。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酒宴渐入佳境,兴致处,有人又会端了酒杯,相互碰杯:来吧,咱俩喝个。”“来吧,我敬你一个。只听杯咣咣当当响,只见人摇摆乱晃。杯盘狼藉,眉歪眼斜,整个就乱了套了。

      除却划拳,还有猜老虎杠,即香港枚(是香港人传来的吗?),就是两人用筷子,在桌上敲着。杠打老虎,老虎吃鸡,鸡吃虫,虫拱杠。一物降一物,环环相扣,相生相克,生生不息。你喊老虎,我喊杠。一个个瞪了眼,红了脸。相较划拳,这是不需要多少技术含量的。通常是那些不会划拳的人,才会使用。大概一讲,随之可以上手。

      还有猜瞎。手里装几个瓜子,或是花生、玉米。让对方猜数目,猜有无。皆可供一时之热闹。

      乡下酒令,也有创新,有的人敲树桩。树桩分上中下,一人持棍敲之,让对方背了坐听。听音辩位。对了对方喝,错了己方喝。也别有乐趣。

      不管什么酒令,都是图的一个热闹,尽可能的让大家多喝酒。而这喝酒的过程,就是一个交际、攀谈、生发深化的过程。随了酒精的散发,一个个面孔红胀,也越来越兴奋起来了。那话语也就滔滔不绝,气氛也就越来越活跃。不认识的认识了,有隔膜的亲近了,认识的拍肩膀、称兄道弟了。难怪有人说,这喝酒图的就是一个氛围,划拳就是烘托这个氛围呀!所以,有的人酒喝不下去,就嫌没有划拳,没有气氛。这划拳是最能调动气氛,也能张扬人雄风的。

     德孝中华周刊推荐:蒲地酒风     

      据说古人还有击鼓传花,诗词佐酒,也有用禽鸟令行酒,真是雅之极也。但这些,只适宜于那些文人雅士,对于像薛蟠那样的粗汉,还是划拳猜枚来得痛快。

      到得鲤鱼上来,喝了鱼头酒、鱼尾酒,这酒宴就告尾声了。媳妇孩子已经站在门外,在妇人的抱怨声中,一个个家家扶得醉人归了。

      蒲地人都知道,酒席上不可张狂,不可说大话。他们视酒桌就如同战斗,视张狂者有如敌人,他们要捍卫他们的尊严。而战术,也有车轮战、阻击战、夹攻战,或轮番给你敬酒,或轮流跟人斗酒,或轮番跟你划拳。总之,非要放趴你。任你酒量似海,也要你喝得找不着北!

      这是席上之酒,多是婚丧嫁娶,人生大事时。脸面攸关,不得不慎重。寻常时节,喝酒就没这么多讲究了:咋舒服咋来,咋得劲咋来。咋爽快咋来!

      有一段时间,赌酒之风甚盛。单位与单位之间、村与村、乡与乡之间,没事了,周末了,就有人召集:怎么样,来吧,欢度周末吧。”“举办联谊会吧。双方就在一块豪饮。曾有个公司,因为无人能战,次次被人斗败,脸面扫地,心急如焚,急急物色人才,向集团打报告:急需能饮者。有工厂招人,先问:能喝吗?酒量咋样?那时候,谁要是能喝,在单位是很吃得开的,——这可是特殊人才。若再能说。——嘿,成了宝贝蛋!

      曾有一个伙夫,酒量极大。故而被称为老海(海量),(真名倒没人叫了),他还有个绰号:编外副主任。为什么?因为每逢有检查团,老海必作为大将上阵,主力出战,次次把对方喝得人仰马翻。但酒桌上介绍,伙夫多不好听,就说是副主任。啥时候,有人叫:老海收拾一下,走吧,有任务!老海二话不说,脱下围裙,穿西装,打领带,披挂上阵。喝过了酒,老海回去依然做他的饭。有时候公司领导出去检查,或是下去,谁都爱带能喝的。为什么?能给领导挡酒,保驾护航啊。如果领导带的人都不能喝,那就惨了。只有亲自上阵,酩酊大醉,丢盔弃甲了。所以,那时能喝比能写,更让人高看,更受人待见,更加吃香。

      大千世界,形形色色。办事是要在酒桌上办的,识人要在酒桌上识的;不会喝酒请客 ,事事难办,举步维艰。人们甚至认为能办事有能耐混得开就是酒摊多能喝。酒瓶代表水平,酒风代表作风,绝不是虚谈。喝晕了好办事。不喝酒,能办的也办不了;喝了酒,不能办的也敢办。有人说,机构调整,怎么调?摆一桌酒,喝吧。喝趴一个,拉出去一个。也有的人说:一碗酒都喝不了。这样的人,有什么魄力,有什么能力?酒场就是战场,酒风代表作风嘛!曾有一个人,酒桌上作风强硬,倒一大碗,要部下一口吞。

      因为喝酒,很多人身子坏了。胃出血、胃下垂,前喝后吐、住院输液,叫嚷着再不喝酒了。可过不了两天,就又一切如故。被老婆骂:真是狗改不了吃屎。那一段蒲地,大街上满是醉汉,处处都是酒摊。摇摇晃晃的身影,呕吐遍地的秽物,还有路灯下花影里酣醉的人,东倒西歪。

      不要以为喝酒的男人都豪爽,其实他们很多都怕老婆,喝酒也是偷偷摸摸出来喝。有男人在酒桌上不喝。有人就将:咋,怕回去跪搓板。你要怕,就别喝了。”——“球,我怕她个球。喝!一杯喝了。手机响,赶忙出去,压低声音。喂,在哪了老婆?一会过来,众人皆笑。挨熊了吧?”——“她敢熊我,我搧她两巴掌!众人大笑。你不信,我现在敢骂她。拿起电话。我在喝酒嘞。睡你的觉吧!打啥了打!一副凛然模样。有人好奇,抢过去手机,手机却是关着!也有女人,男人偷偷摸摸去喝酒。她推门进来了,娇娇小小的女人,大声吼着:“××,你这个王八蛋,你给我出来!

      蒲地人喝酒喜欢喝大口酒,大碗喝酒,就像梁山好汉一样。他们交友也喜干脆利落的朋友,干什么不坐慢车。他们的人生都是浓味的,都是浓郁的,都是热热辣辣。吃肉要吃大肉,喝酒要喝烈酒,干事要干大事。酒催人性,酒壮人情,他们的人生就在酒里泡着。因为酒,越发刚猛,越发是一道昂扬激越的歌。

     德孝中华周刊推荐:蒲地酒风

      但如今,蒲地饮酒之风文明多矣。朋友宾客,能饮多饮,量小少饮。想猜枚猜个,不想猜也无所谓,一切自在适意。不再怕人笑话:礼数不周;不再怕人测度:心疼酒菜;不再怕人怀疑:不重朋友;不再怕人议论:不够英雄。他们知道了,酒不在多少,心到了、情到了,啥都有。这是乡风文明的表现,也是自信成熟的表现。

      这时的酒,才更坦露了真面;这时的酒,才真正是酒。蒲地就在这动人的酒香中沉醉,越发迷迷离离、生生猛猛。 (王自亮 曹道伟

    作者:王自亮 曹道伟 录入:hebeiczhou 来源:百姓中国周刊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