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原创 >> 内容

    《汝窑新论》 之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时间:2020/4/17 16:20:40

      核心提示: 宝丰清凉寺汝官窑是宋代五大名窑之一,窑址在今河南省宝丰县大营镇清凉寺村,因宋时属汝州管辖而得名。它以其工艺精湛,造型秀美,釉面蕴润,高雅素净的丰韵而独具风采,在我国青瓷发展史上,是一个划时代的重要标志。位居宋代“汝、官、哥、钧、定”五大名窑之首,在中国陶瓷史上赢得了“青瓷之首,汝窑为魁”之赞誉。中...


      宝丰清凉寺汝官窑是宋代五大名窑之一,窑址在今河南省宝丰县大营镇清凉寺村,因宋时属汝州管辖而得名。它以其工艺精湛,造型秀美,釉面蕴润,高雅素净的丰韵而独具风采,在我国青瓷发展史上,是一个划时代的重要标志。位居宋代“汝、官、哥、钧、定”五大名窑之首,在中国陶瓷史上赢得了“青瓷之首,汝窑为魁”之赞誉。中国国画大师李苦禅也曾这样评价:"天下博物馆无汝者,难称尽善尽美也”。 --- 赵青云

     《汝窑新论》 之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本书作者赵青云:著名古陶瓷考古研究专家,中国古陶瓷学会原副秘书长,中国五大名窑之钧窑、汝窑窑址考古发掘者。

    《汝窑新论》

      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汝窑新论》 之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宝丰清凉寺窑址全景(北→南)

      宋元时期一处规模较大的汝窑遗址。分布于河南宝丰县大营镇清凉寺村内及村南台地上,总面积超过110万平方米,分布范围之广,为河南瓷窑址所罕见。其中心区域在村内的中北部,烧造的御用瓷器以天青色釉为主,并兼有粉青、天蓝、月白等釉色。汝官窑在中国古代陶瓷发展史特别是对于两宋官窑瓷系的发展,起到了承前启后的作用。

     《汝窑新论》 之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清凉寺

      汝官窑是北宋五大名窑之一,南宋前期九华人叶寘的《坦斋笔衡》,“本朝以定州白磁有芒,不堪用,遂命汝州烧青窑器,故河北、唐、邓,耀州悉有之,汝窑为魁。江南则处州龙泉县窑,质颇粗厚。政和间,京师自置窑烧造,名曰官窑”的记载。叶寘讲的“汝窑为魁”无疑是指北宋后期的汝官窑。而被后世称为宋代五大名窑的“汝、官、哥、钧、定”,亦将汝窑排在首位。

      宝丰清凉寺汝官窑的发现颇费周折,前后历经半个世纪之久。1950年,故宫博物院陈万里先生实地调查,最早发现宝丰清凉寺瓷窑遗址。陈万里先生是将文献记载与田野调查相结合进行古陶瓷研究的第一人,他在1951年发表的《汝窑的我见》一文中,曾给予清凉寺瓷窑的青瓷产品较高评价。

      从20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河南省文物考古工作者和故宫博物院陶瓷专家也多次实地考察汝窑遗址,但考察的重点主要放在临汝县(今汝州市)境内,因此多次寻访无果。1977年,故宫博物院冯先铭和叶喆民两位先生为编写《中国陶瓷史》再次考察汝窑时,在宝丰清凉寺窑址上采集到一片天青釉瓷器残片,经上海硅酸盐研究所化验与北京故宫博物院所藏汝窑盘的测试数据基本相同。

     1985年,在郑州举行的中国古陶瓷研究会年会上,叶喆民先生首次提出宝丰清凉寺未必不是寻觅汝窑窑址的一条重要线索,引起大家的极大关注。1986年,中国古陶瓷研究会在西安召开年会,宝丰县陶瓷工艺厂技术科长王留现先生提供了该窑址采集到的两件天青釉汝瓷洗给到会专家鉴赏,专家看后为之震惊。在这一线索下,上海博物馆派人先后两次到窑址做了调查,并于1987年出版《汝窑的发现》一书,认为清凉寺窑址为汝官窑口。

     会后,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于1986年冬和1987年春经过两次调查,并向上级主管部门写出报告申请发掘,经批准于1987年10月至12月,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首次对宝丰清凉寺瓷窑址进行了考古钻探与试掘,确认窑址规模在110万平方米以上,主要分布在清凉寺村南的河旁台地上。在两百平方米的试掘范围内,出土了大批窑具、瓷片和各类较完整瓷器20余件,其中发现典型御用汝瓷8件,遂将该窑址正式确定为汝官窑遗址。从而初步揭开了沉睡千年的汝官窑面纱,为全面研究汝官窑的课题拉开了序幕。此后,又进行了多次发掘。

     《汝窑新论》 之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1987年,作者主持清凉寺窑址的考古发掘

     2000年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第6次考古发掘,在清凉寺村内搬迁4户居民,开挖探方20个,揭露面积475平方米,发现窑炉15座,以及作坊、澄泥池、釉料坑等多处重要遗迹,并出土了一大批比较集中汝窑瓷片堆积,并且还有窑具和模具,终于找到了汝窑的中心烧造区。

     《汝窑新论》 之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宝丰清凉寺村原貌

     《汝窑新论》 之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拆迁中的清凉寺村

     《汝窑新论》 之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窑址发掘中

     《汝窑新论》 之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澄滤池

     《汝窑新论》 之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中型窑炉

     《汝窑新论》 之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从窑炉中匣钵摆放的位置,反映出当时装窑的方法

     《汝窑新论》 之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釉料缸

     《汝窑新论》 之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汝窑新论》 之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玛瑙石

      2001年和2002年又进行了两次发掘,揭露面积三百平方米,清理出窑炉5座和灰坑24个等遗迹。上述历经15年先后8次发掘,终于揭开了汝窑的神秘面纱。

      2000年在汝窑瓷器烧造区的发掘,发掘者根据地层和遗址的相互叠压打破关系将其划分为两个发展阶段。第一阶段既烧制满釉裹足支烧的天青釉瓷器,又烧制豆青和豆绿釉刻、印花瓷器,有少量豆青、豆绿釉瓷器(也为满釉支烧,但支烧痕较大)。出土的匣钵多呈褐红色,外壁不涂抹耐火泥,皆用垫饼支烧,支钉粗壮,支钉与垫饼粘接不牢,应属于汝窑瓷器的初期阶段。第二阶段以天青釉瓷器为主,传世的汝窑瓷器形制在这一阶段应有尽有,并出现了一些新的器类。烧制工艺趋于成熟,绝大多数匣钵外壁涂抹一层耐火泥,支烧垫饼的支钉小而尖,新出现了垫圈支烧。从出土的一些模具标本看,该阶段的不少器类采用模制,器物造型工整,器壁厚薄均匀,充分显示出当时窑工制作的精细程度。

     《汝窑新论》 之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汝窑新论》 之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仿青铜器出戟瓶及模具

     《汝窑新论》 之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荷花瓣模具

     《汝窑新论》 之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龙纹模具

     《汝窑新论》 之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人首模具

     《汝窑新论》 之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恭手模具

     《汝窑新论》 之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汝窑新论》 之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汝窑新论》 之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汝窑新论》 之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汝窑新论》 之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汝窑新论》 之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汝窑新论》 之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各种窑具

      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在对宝丰清凉寺村内汝官窑中心烧造区475平方米的重点发掘中,以其罕见的窑炉、配釉作坊和丰富的汝官瓷片被清理出来而引人注目。

     《汝窑新论》 之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汝窑新论》 之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汝窑新论》 之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瓷片堆积

     《汝窑新论》 之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汝窑新论》 之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汝窑新论》 之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汝窑新论》 之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汝窑新论》 之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瓷片标本

     《汝窑新论》 之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冰裂纹

     《汝窑新论》 之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冰裂纹

     《汝窑新论》 之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鱼鳞纹

     《汝窑新论》 之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盘口瓶(残)

     《汝窑新论》 之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宝丰清凉寺汝官窑出土带盖梅瓶

     《汝窑新论》 之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各种残器标本

      清凉寺古窑址共分为四个发掘区,2000年的发掘仅限于约4800平方米的汝官窑烧造区的西北部,清理出窑炉15座,作坊2座,大型澄泥池2个,排列有序的大型陶瓮10余个,灰坑22个,水井1眼等重要遗迹,出土遗物极为丰富,绝大多数为汝官窑瓷器,这与我们在第I、II、III烧造区内青瓷,白瓷、黑瓷、三彩等出土瓷器绝然不同。重要的是在中心烧造区汝瓷工艺达到成熟阶段的地层内,出土1枚宋神宗时期“元丰通宝”铜钱,有可能将汝官窑的创烧时间提前到宋神宗元丰(公元1078—1085年)年间,与陈万里先生考证汝州烧造宫廷用瓷时间在哲宗元祐元年(公元1086年)到徽宗崇宁五年基本一致。

     《汝窑新论》 之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汝窑新论》 之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宝丰清凉寺汝官窑瓷器赏析

     《汝窑新论》 之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汝窑新论》 之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汝窑新论》 之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汝窑新论》 之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汝窑新论》 之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汝窑新论》 之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汝窑新论》 之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汝窑新论》 之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汝窑新论》 之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汝窑新论》 之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汝窑新论》 之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汝窑新论》 之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汝窑新论》 之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汝窑新论》 之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汝窑新论》 之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汝窑新论》 之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汝窑新论》 之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汝窑新论》 之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汝窑新论》 之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汝窑新论》 之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汝窑新论》 之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汝窑新论》 之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汝窑新论》 之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汝窑新论》 之宝丰清凉寺汝官窑

     有关汝窑的文献记载已经被今天的考古发掘所证实,即使如此,仍有人对宝丰清凉寺汝官窑的性质提出质疑。有学者根据宋周 《清波杂志》中“汝窑宫中禁烧,内有玛瑙为釉,唯供御拣退方许出卖,近尤难得”的记载,片面地认为宝丰清凉寺汝窑带有商品性质,属于民窑所烧贡瓷。殊不知官窑自唐代而起,有两种含义,一是指贡器,二是指官厂。自唐代至元代,官窑多有贡器,少有官厂。采取的形式是“官监民烧”,烧出的瓷器,“千中选十、百中选一”,进贡给统治阶级,这种瓷器就叫做贡瓷和官窑。另外,从宝丰清凉寺窑址瓷片堆积情况看,主要是挖沟或挖坑深埋残次品,这也属于官窑惯用的手法。因此,我们认为宝丰清凉寺汝官窑的性质是不可争辩的事实。

     结束语

     宝丰清凉寺汝官窑自1987年发现以来,至2017年全面结束,历经三十年的窑址考古发掘,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现名“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对清凉寺汝窑遗址进行了14次发掘,发掘面积达110万平方米,解决了汝(官)窑窑址悬而未决的历史问题,发现窑炉、釉作坊、过滤池等烧造设施,并出土大量汝窑瓷器标本,许多器型都是传世汝瓷中所未见的;汝窑文献记载多,但传世实物少,考古发掘为研究者提供了更为丰富全面的信息。汝窑遗址发掘出土的大多是残次品,但信息量远远大于汝瓷传世品,传世汝瓷只有20种器型,清凉寺汝官窑发现了至少有40种,其中一半是公众从未见过的,文化内涵也更为丰富。

      宝丰清凉寺汝官窑的发掘工作虽已基本完成,但有关学术问题的探讨并未结束。我认为,学术观点的不同是正常的,对任何问题的认识都要与时俱进,但在“大胆假设”的前题下,一定要“小心求证"。这样我们对事物的认知才能更客观,更科学,更严谨。       --- 赵青云

    作者:赵青云 录入:hebeiczhou 来源:鉴否云盒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