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小说 >> 内容

    德孝中华周刊推荐:饭场上

    时间:2020/5/6 9:44:45

      核心提示: 文/薛宏新 小时候,我家门前栽着一棵老槐树,粗壮挺拔,盛夏,枝繁叶茂,树荫如伞。奶奶信佛,笃信行善人天不欺,每天都把门口大槐树下打扫得很干净,于是这就成了左邻右舍街坊邻居的饭场。 每到饭时,大家就会端着饭碗如约而至。或蹲,或坐在砖头上;也有的干脆脱下一只鞋,垫在屁股下。大家见面首先相互会问“恁做...


    文/河南原阳 薛宏新

      小时候,我家门前栽着一棵老槐树,粗壮挺拔,盛夏,枝繁叶茂,树荫如伞。奶奶信佛,笃信行善人天不欺,每天都把门口大槐树下打扫得很干净,于是这就成了左邻右舍街坊邻居的饭场。

    德孝中华周刊推荐:饭场上 

      每到饭时,大家就会端着饭碗如约而至。或蹲,或坐在砖头上;也有的干脆脱下一只鞋,垫在屁股下。大家见面首先相互会问恁做的啥饭啊?或者烧的啥汤?然后,眼睛盯一下别人碗里的饭,然后不紧慢的扒拉几下自己碗里的饭。

      记忆中,左邻右舍们吃饭总爱端着碗跑到我家门前。夏天在树荫下,秋冬时节在一处背风向阳处,男女老少边吃边聊。谁家的饭菜好吃还会主动让大家品尝。

      饭场的话题包罗万象:地里的收成,庄稼的长势,外村的新闻趣事,还有王家姑娘该找婆家了,李家公子要找对象了,陈家的孩子在哪儿工作等等。大到国家大事,小到家长里短,柴米油盐,还有神话故事和历史传说,都是人们喜闻乐见的话题。各种信息在这里汇集、发布并加以点评,这种交流,真是事无巨细,无不涉及。再加上粪蛋爷会讲各种各样的故事,讲者眉飞色舞,听者津津有味。我有一个远房本家叔,与我同岁,当时也是个中学生,学习一般般,饭场上撂起大江江东来,却无人能比。什么孙悟空大战朱元璋,秦始皇大战关云长,直听得其父连连夸:"他娘那个腿,咱没文化多不好,看这小(孩子),识文断字,懂多少。"于是,饭场上认字的也好,文盲也罢,都哈哈大笑。

    德孝中华周刊推荐:饭场上 

      那时,一天三顿饭,顿顿饭场见。哪顿饭少了谁,就好像是国宴上少了贵宾一样,就会有人问,咋不见他二孬婶?”“去走亲戚了。”“噢!一个字,算是给众人请了假。

      饭场露天露地,无遮无掩。有时正吃着饭,一阵旋风,土飞叶飘。侧过身,护住碗,风刮过去,呸呸吐两口,拨掉落在碗里的土渣碎叶,搅一搅,照吃。有一次,独眼秦守法端碗吃得正香,树上的一声鸟叫,一坨鸟屎不偏不倚正好落在碗里。秦守法骂了一句,夹一筷,狠狠地甩在地上,搅了搅,又吃了起来,嘴里还说:"不干不净,吃了没病。"

      饭场离我家厨房很近,我当时的任务常常是,一边来回跑着为爷奶端汤拿馍,一边听他们讲精彩故事。最让我不能忘怀的是棠爷,他饭场上最爱评价别人,评价别人如何溺爱孩子,一次,他正说的起劲,小孙子跑了过来,告诉爷爷要撒尿,棠爷急忙抱起孙子离开饭场,可孙子哭着闹着不肯走,棠爷嘴里念叨着他教育别人的口头禅:“小洞不补,大洞失堵......”可孙子弹腾着脚,不依不饶,棠爷无奈的说,你想尿那里?孙子看了一眼地下爷爷的饭碗,灵机一动,随口说:“我尿你碗里!棠爷摇摇头,无可奈何的小声说道:“乖,少尿一点儿,啊!

      记忆中的饭场也是最温暖的。忙碌的人们充分利用这个时间,把饭吃出了欢乐,吃出了味道。

    作者:薛宏新 录入:hebeiczhou 来源:百姓中国周刊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