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中医 >> 内容

    法律角度看中西医

    时间:2020/5/12 15:36:02

      核心提示: 法律角度看中西医:我们是如何保护一种医学,又是如何限制另一种医学的! 创作手记:作为一个普通基层中医,虽然没有资格参与各种医疗法规的制定,但却是整个医疗体系法律法规的最真实感受者。好比一个将领,作战部署是否正确,往往一个临阵的老兵是最有发言权的,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中医老兵。本文就是从一个中医老兵的视...


      法律角度看中西医:我们是如何保护一种医学,又是如何限制另一种医学的!

      创作手记:作为一个普通基层中医,虽然没有资格参与各种医疗法规的制定,但却是整个医疗体系法律法规的最真实感受者。好比一个将领,作战部署是否正确,往往一个临阵的老兵是最有发言权的,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中医老兵。本文就是从一个中医老兵的视角,告诉大家,所谓的“现行医疗法律体系”:是如何保护一种医学,又是如何限制和剿灭另一种医学的!

      我们再拿这次新冠说事:

      比如这次有一个新冠患者,听了钟南山老师的话:新冠无药。接着又看到了另一种“传说”:清肺排毒汤的有效率90%!他会怎么做?如果是我,那就很简单:把这张方子抄下来,去药房配14付药。如果药房问我:野生精制饮片价格高,普通种植饮片价格低,要哪个?我一定选贵的,比如每付药100元,总价格1400。然后在家里好好熬药,吃好、睡好、放松身心,1~3天退烧,14天后痊愈!

      但这样一个简单的“自救行为”需要突破多少“法律壁垒”?

      1、张伯礼教授公布“清肺排毒汤”全部配方和用量,是否合法?如果他签署过“某些保密协议”或者未签署过“某些公开协议”,这里就有法律问题。

      2、抄方、配药、治疗,这是不是医疗行为?有没有行医资质?请参照现行《执业医师法》,李跃华就载在这个坑里。非法行医罪!

      3、药房看到一张“非处方”,能否配药?请参见《药品管理法》,会怎么处置?请药房想明白!

      4、细辛用量超过3g,是否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的规范?怎么处罚!

      5、半夏、南星,如果生用,还是“有毒药物”,有毒药物的一系列管理法规还在等着你。

      6、你野生药材怎么来?是否符合《国家森林保护法》?药企GMP是否认证?

      7、里面的僵蚕、蝉蜕怎么来?这里还有《野生动物保护法》!

      8、其它的:你药房经营是否符合规范?抓药者的资质?饮片加成是否合理,有没有暴利?药材炮制、饮片加工是否符合规范?各省市的规范都是不一样的哦!有效成分含量是否达到《药典》规定?

      所以,这个新冠病人能活下来,大概率要坐牢。包括药房在内的整个中医链条,也是经不起法律监管的!其实这个故事就是陈北洋的故事,这就是为什么这次的“李跃华事件”,明明是一个证据确凿的“无证行医案件”,但“民愤极大”!因为中医药的整个行业,被这个法律体系压得太惨,这个案件仅仅是个爆发点!

      新冠患者的合法合规的做法是什么呢?

      用医疗“行话”:有病请去正规医院就诊!

      那我们来看看这个“正规”是个什么样子?某人发烧了,是否应该去正规就诊?其实我们稍微懂点传染病的都知道,在这个“非常时刻”医院是最大的传染源!普通发烧患者首先要评估的是自己附近有没有“传染源”,如果没有,最好是边观察边自行判断,这时候:一定不要随便去正规医院就诊!

      这里假设他高度怀疑“中招”去医院就诊,半小时挂号,2小时排队,医生不会给你超过30秒讲话。这里请不要责怪医生,她一个上午看200号,怎么可能给你超过30秒?然后是超过2000元的全套检查。然后就是排队付费、排队检查、耐心等报告,期间吃午饭。新冠核酸是当场不能出报告的,但CT和血象是可以出报告的:双肺下叶炎症性改变,符合“病毒性肺炎”影像。只要看到这个,基本就确定是“中招”了。药物是:抗生素如莫比沙星、阿奇霉素。抗病毒药物如达菲,中成药如连花清瘟。基本也就这样了,回家。

      这样的“正规治疗”有用吗?想想钟老的话:没有药!冷静评估这大半天的“辛劳就诊过程”,带给患者最大的收获:1.花钱检查明确诊断。2.辛苦一天造成免疫力下降。3.花钱购买一些无用药物。4.非新冠患者保证得到传染。

      然后这位就诊后的新冠患者,就开始吃着“无效药物”,赌自己活下去的运气。这真的是个“赌场”,你既看不懂基本面,又不知道K线图,砸进去的是钱,但赌的是命!作为一个赌场高手,这时唯一的生存法则是:跟庄!看看这些“庄家”在干嘛,“听其言、观其行”或许就会知道自己该怎么办。特朗普在干嘛?在祈祷上帝!张宏文在干嘛?在焦虑!钟老爷子在干嘛?他说:“要推广中医必须要证明中医是有效的”,同时把自己的女儿交给了邓铁涛!知道怎么跟庄了吗!我说过中国是不缺智者的,陈北洋押对了宝,大家都想跟庄,但后来有人说:这种押宝方式是违法的!

      这就是这个“奇葩法律保护体系”。从思想上“相信科学”,从法律上“保护科学”,但最后科学的答案是:没有药,再等等,或许1年后世界很美好!难怪这个体系里的医生,不是相信上帝,就是相信钱,因为他们已经看透了“科学”!

      综上所述:西医让你死个明白!中医让你活得糊涂!

      在整个西方科学体系中,医疗的地位极高的。

      与自然科学、社会科学三足鼎立。这是什么概念?数学、物理、化学等等,算一堆;文学、历史、哲学、法律等等,另一堆;医学,第三堆。如果还有第四堆,那一定是神学。

      在西方生活过的人一定知道在那边医生的地位有多高、收入有多高,每年高中毕业生最优秀的一定是医学。进一步研究西方的整个医疗法律体系,作为一个医生就能清晰而敏锐的发现,整个西方医疗法律体系在医学方面构建的核心就是:保护和豁免!为什么?

      答案:一个社会的顶层建筑:怕病!怕死!

      所以:必须动用法律和经济手段,保护医生!贿赂医生!保护医学!

      那么,靠什么来约束、限制医生的行为?上帝和钱!

      其实在这点上东西方是一样的,违者必悔!秦始皇焚书坑儒,但医书是不敢烧的,怕影响了他长生不老。曹操杀了华佗,最后爱子曹冲夭亡时恸哭:若华佗在,何至于此!太平天国更蠢,入南京后手上没有老茧的一律杀头,以至于杨秀清自己得了眼病满城找不到一个医生!毁医者、必毁己,个人如此、阶级如此、国家亦如此!

      那么中国古代的上层社会也怕死啊,他们是如何对待中医的呢:

      1.给你充分自由;2.你要对自由负责!

      中国古代中医的自由可谓“上天入地”:行业准入门槛:无!不论阶层不看文化,识字可以学医;文盲可以行医。药物: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地上长的、土里埋的、厕所里爬的,都可以入药。药物以外治疗:针刺、艾灸、刮痧、火罐、念咒、吹仙气、跳大神、烧香、拜佛……,从来没有人说:科学如何如何,伪科学如何如何,只要能让我病好,干什么都行!

      中国的上层就是用这种自由来要求中医:只要能看好我的病、让我爽、让我长寿,你怎么干都可以!

      那这种“自由的责任”体现在哪里呢?1.不发工资,看不好病会饿死!2.弄出医疗事故被打死活该,而且医疗事故鉴定权在患者!3.让皇上不爽了,满门抄斩!

      综上所述,归纳中国古代医疗的法律体系:“丛林法则”!归纳西医的法律体系:“实验室法则”。

      丛林法则下培养出来的中医,有两点可以秒杀实验室法则:

      1.医患沟通能力。2.治病疗效。

      这里用一个简单对话完全阐述:

      总统对医生说:这次弄死人了吧,没关系,接着弄,我用法律和经济体系来保护你!为了让我以后不死,现在死多少人都合法!

      总统对药企说:这10万只小白鼠白死了!没关系,接着干,我用法律和经济体系来保护你!只要弄出长生不老药,死多少小白鼠都合法!

      但皇帝对医生说:你要的朕都给了,你还把朕弄成这样!来啊,拖下去,斩了!

      搞清楚了这些,很多医疗法律法规的“秘密”就能迎刃而解:

      一、为什么在美国,商店能买冲锋枪和弹药,买不到抗生素?前者为了保障军火商的利益,后者为了保障处方权持有者(医生)的利益。其实抗生素的常规运用是很简单的,3天保证学会,那医生吃什么!但中医自古对所有药物、包括毒药,都是开放的,因为一定要有广泛群众基础,才会“名医辈出”!这点类似欧洲男足。

      二、为什么这次特朗普推的“氯喹+阿奇霉素+硫酸锌”三联用药,在我这个内行人看来,完全是不懂行规的“骚操作”?花20美金能治新冠,你让药企何堪?必败!正确的做法是:把这三种药按照一定配比,“稍微”改变一下分子结构式,做成新药、申请专利,然后迅速临床测试,迅速投放,每粒1000~1500美金!他的脑子要是能这样“懂行”,他在整个美利坚就能横着走!著名精神病药物“奥氮平”,就是这么操作的!

      三、为什么打医、杀医、医闹、医黑,只有在中国有,在国外不要说有,连听都没听说过?因为医生看不好病就该挨揍、问斩,这是中医的“丛林法则”惯例,不符合西医的“实验室法则”。要是因为看不好病就能打医生、杀医生,在全世界能活下来的医生将全部是中医!

      四、为什么西医临床有严格的医师准入制度(执业医师证),严格到离谱?连学药都不得行医,不要说什么护理、生物、化学、健康管理、医院管理……,而且,只有“本国医科大学本科”才能考证,比如中国的医学本科,在美国读医学硕士、博士,一律不给考美国行医证!1.是因为要保证“本国医生看本国病”。2.“执业医师证”在西医体系,实质是“过失杀人刑事豁免证”!这个是关键!你说一个国家,这种证件能随便考,随便发吗?!

      那中医为什么没这个证?中医不需要,牛逼啊!你中医敢看不好病,我就不让你活!

      再说药品:说句心里话:在中国西医、西药行业的“网红科学家”和“真正科学家”的观点是天差地别的!这里引用美国匹兹堡大学医学院药理学谭亚娣博士的视角:在现行西方药物监管体系中,RCT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RCT,随机对照试验)只是“入门证”,更高级、更循证的是“真实世界临床研究”(Real world reserach, RWR),在西方药物监管层还有更高等级的证据:大数据时代的全病例登记(Registry)!

      近年的一些西方医学会议上已经把循证医学证据金字塔图片的顶层换成了Registry。但是国内网站搜索这个金字塔图片还都是把RCT荟萃分析放在顶端。这是无知还是失误?!如果这样一换:中医医案的大数据(Registry),3000年来源于人体的RWR,瞬间领跑“循证医学”,后果很严重!

      从西方药物监管史的角度:欧美的传统药物(一般为植物药,非秘方)都可以按传统的来临床应用,不强迫现代药理数据完整、不强迫进入现代药物监管!如果发现毒性,随时药典更新。

      但看看在传统药物老祖宗的中国,这几十年中药遭受了什么样的待遇?国家投巨资强迫中医药大学的硕士博士们,对几乎每一味中药以及一些常见组合都补了现代药理毒理研究,就是被中医人广为诟病的“活人点头不算,要小白鼠点头”。(中药药理数据可以参阅中国知网、pubmedhttp://www.chinadrugtrials.org.cn)。

      但这些证据确凿的现代数据,到了某些人嘴里成了:there is no evidence that…!

      参照中国古代是如何规范中药的,参照西方现代是如何规范他们的传统药物的,为什么我们国家自己的药物要遭受如此不公待遇?!

      同样的安全带,对那个医学或许是保护,对这个医学分明是捆绑!

      还有人居然想出要用《野生动物保护法》、《森林保护法》,来阻止中医用全蝎、蜈蚣、水蛭……,阻止中医进山采药。请问大规模的化工企业、制药工业对自然的破坏大,还是中药采集对自然破坏大?就算是在全民中医的古代,有没有因为“入药”而造成某一样动物植物亡国灭种的先例?老虎灭绝是因为虎骨酒?犀牛灭绝是因为安宫牛黄丸?大象灭绝是因为“牙屑”?是肮脏的拜金而不是神圣的医学!药源少了就自然不去用,自然更新,比如“灶心土”,中药就是这样迭代更新,从来没有破坏过生态和灭绝过物种。

      但西药制药企业又是如何“尊重生命”的呢?为了满足某些人长生的美梦,每年要处死多少小白鼠、豚鼠、猫、狗、猴子、猩猩……,活取它们的肝脏细胞做切片进行显微观察;剥夺它们健康的权利种植各种肿瘤细胞,然后注射各种抗肿瘤药水观察疗效和对肝肾的毒副反应!某些动物要保护,某些动物该死,这本身就是法西斯逻辑!还有法律去保护这个法西斯逻辑!

      通过上述分析,我们已经可以非常明确的知道,如果中医要成为国之重器,如果中医要在今后起帆远航,那我们共和国政府要为中医做点什么?从法律层面给中医松绑!只要恢复中医的“丛林法则”,中医会成为共和国的战狼!

      在中医界停止所谓的“中医标准化研究”。当然西医有研究中医、解剖中医、弄死中医的自由,但60年经验证明,所有的“中医标准化研究”全部是废纸、是垃圾。

      在中医界停止所谓的中医标准化管理西医爱怎么管西医院校、西医医院、制定种种法律、法规,保护他们看不好病还能逍遥自在,那是他们的自由。数学的逻辑是不适合指导语文写诗的。中医只会在标准化的管理下死亡,不可能在标准化的管理下发展。野兽本该属于天地,永远不属于囚笼!

      在中医医院停止执行饮片0加成饮片不加成医院靠什么活?当然是西医检查!这种骚政策是在帮助西医灭中医!真要在中医医院出台帮中医的政策,那应该是:在中医医院西医检查免费!饮片加成不受限制!

      不要限制西医自由学习中医、使用中医中药!解决西医乱用中药、中成药的正确方法是鼓励西医学习中医,而不是限制。医疗风险永远是存在的,你让西医内科上外科手术台,让西医外科指导内科抢救,不死人是不可能的!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会出台法律限制一个眼科医生开高血压药物违法。用法律手段规避医疗风险,是最野蛮、最粗暴、最无效的方法。只能用于行业准入,不能用于限制行内内部学习和交流,这是国际通用准则!何况西医把控医疗风险能力,比中医大不知道多少倍,根本无需额外的专业培训!

      现行的“西医经2年中医培训才可合法中医执业”,完全没有必要,反而是限制中医发展、容易造成权利腐败的法规,应该直接取消!

      中医如果一定要制定行业准入法律门槛,建议律师模式、公务员模式、驾照模式:公开、公平、公正的考试。然后可作为“二类执业中医师”,并制定“丛林规则”:1.不得从事西医执业。2.违规吊证,多少年内不得再考。3.违法坐牢。

      放开中药使用。《中药药典》只作为参考性行业标准,不属于强制性行业标准。事实上《中药药典》的强制性规定,已经成为部分奸商:低吸、囤货、居奇、高抛的“合法炒作”手段。最严格的标准、最宽松的执行,造成的后果就是中小药商无法无法生存,成为执法部门的“韭菜”。放开中药后整个中药市场会面貌一新,兴旺的药市会给整个中药产业链及相关各行各业注入极大活力。

      我在很多场合,很多文章中也讲了,中华民族从来就是一个不缺乏“智慧”的民族,包括看病难、看病贵、过度检查、过度治疗、保证医生高收入在内的所有医疗行业深层次问题,都是有“解”的。那些在全世界各地飞来飞去,研究各种医疗政策、医疗法规的“高人”,他们比我聪明得多,见多识广得多。连我这个“基层医务工作者”都想得出的方法,他们这些医学“精英”不会想不出。无非是有没有“伤筋动骨”的魄力!

      最后本文要讨论的问题是:在一个理想的健康社会中,政策、法律、法规,到底是越多越好,还是越少越好?

      所以,从政策、法律和法规的角度看,到底是中医先进、还是西医先进,不言而喻!

      我还记得我上一次学习马克思主义,那是在青春懵懂的初中,让我印象深刻的一句话是:马克思主义认为:生产关系要符合生产力的发展!那么显然:中医要发展是属于“生产力”,中医的政策、法律、法规是属于“生产关系”!那该怎么办?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一个共产主义者的初心是什么?一个马克思主义践行者的使命又是什么?我相信“党性”能解决这个问题!

      资本主义之所以万恶,是因为它用法律:保护资本,保护落后。

      本文的创作为什么?为了迎接这个错误中医体制的崩溃!

    作者:方震宇 录入:hebeiczhou 来源:五味子医生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