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散文 >> 内容

    德孝中华周刊推荐:如诗如画豆角架

    时间:2020/5/22 9:39:45

      核心提示: 文/卢兆盛 在乡间的菜园里,豆角架,和篱笆一样,是最寻常的“建筑物”,随处可见。可以说,它们就是豆角的家,就是豆角毕生的依靠。 没有豆角架的支撑,豆角必定只能是永远匍匐在地上生长。是豆角架,改变了豆角生长的方向,改写了豆角的生命之旅。 出身于乡间,从小就与豆角架打交道,喜欢豆角架,更喜欢豆角架撑起...


    文/卢兆盛

     在乡间的菜园里,豆角架,和篱笆一样,是最寻常的“建筑物”,随处可见。可以说,它们就是豆角的家,就是豆角毕生的依靠。

     没有豆角架的支撑,豆角必定只能是永远匍匐在地上生长。是豆角架,改变了豆角生长的方向,改写了豆角的生命之旅。

     出身于乡间,从小就与豆角架打交道,喜欢豆角架,更喜欢豆角架撑起的那一蓬蓬一簇簇如诗如画的美景。

     每年的清明前后,老家一带便开始种瓜点豆。在播种瓜豆之前,更远点,甚至在头年冬闲的时候,家家户户便开始上山砍伐用来扎豆角架的竹子。

     砍竹子,是有点讲究的,一般都是选高挑挺拔的砍,大约有拇指粗即可,过细、过矮以及弯弯扭扭的竹子是不会被选中的。竹子坚硬耐用,尽管经年累月在菜地上风吹日晒雨淋,但至少可以用上两三个年头。春天插到菜地里,到了冬天或次年开春挖菜地时临时拔掉撤走,如此周而复始,循环往复。当然,如果主人觉得有必要,也可以随时更换新砍的竹子。

     暮春时节,天气一天比一天暖和。播下的豆种,要不了多久,就冒出了鹅黄的嫩芽;再吹几天南风,下几场透雨,豆角秧子便会一个劲地猛长,初生的藤蔓开始蹭蹭往上窜。这阵势,明摆着是向主人发出给它们建造“房屋”的信号了。

     一刻也不能怠慢。主人们纷纷行动起来,赶紧给豆角们“造屋”——将砍回的竹子成捆扛到菜地上,再分散开来扎架子。活计其实很简单。每个豆窝建一个“家”,每个“家”用三根竹子呈三角交叉支撑,交叉点大约离地面四五尺高,在竹子交叉处用稻草或藤条、铁丝扎紧,豆角的“屋”便算建成了。

     豆角是成行播种的,豆角架自然也是成行插下的了。豆角苗还没长高的时候,一行行豆角架,看上去,尽管排列得整整齐齐,但还是显得有些空荡。不过,这种感觉很快就会消失,因为用不了多久,豆角的藤蔓就会缠着竹棍攀援上“屋顶”,光秃的竹架就会被葳蕤婆娑的豆叶遮盖。一个豆角架就是一蓬绿,一蓬蓬绿纵横交错,远远看去,整块菜地都已被郁郁葱葱的绿、蓬蓬勃勃的绿所淹没。

     随着季节和时令的变更,菜地的景物也渐次出现了变化,那一蓬蓬绿先是开满了白的或紫的豆花,之后,又结出了一串串或长或短的豆角;再后来,一茬茬豆角被采摘走了,豆藤枯萎了,豆叶黄了、落了,一丛丛豆角架峥嵘不复,繁华不再,被枯藤缠绕的竹架,又显露出几分空荡几分落寞……不过,即便如此,那也是秋收后的一种荒凉的美、一种萧瑟的美。春夏秋冬四季是如何更迭的,豆角架应该也是草木世界中最有发言权的亲历者和见证者之一吧。

     豆角架,这个乡间菜园里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建筑物”,却溢满了浓浓的诗情画意,构筑了乡村一方美丽的风景,唤起了远方游子对故园深深的思念……

    作者:卢兆盛 录入:hebeiczhou 来源:百姓中国周刊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