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城建 >> 内容

    上海未开放个人摆摊 城管:怕一夜回到解放前

    时间:2020/6/11 16:06:16

      核心提示: “地摊经济”越炒越热,但各地对于“如何摆摊”、“哪里摆摊”的问题大多仍未出台具体的政策。北京、上海这样在政治、经济上承载特殊功能的超大型城市,对于“地摊经济”更持有审慎的态度 6月6日下午,一位打扮时髦的上海阿姨,拎着一个黑色塑料袋,出现在BFC外滩枫径步行街里。她在一排摊位的队尾驻足,在地上铺开...


    地摊经济越炒越热,但各地对于如何摆摊哪里摆摊的问题大多仍未出台具体的政策。北京、上海这样在政治、经济上承载特殊功能的超大型城市,对于地摊经济更持有审慎的态度

      66日下午,一位打扮时髦的上海阿姨,拎着一个黑色塑料袋,出现在BFC外滩枫径步行街里。她在一排摊位的队尾驻足,在地上铺开一条色彩鲜艳的丝巾,从塑料袋里拿出蜜蜡、檀木、老白银等项链、手镯等物品,热情兜售。

      这是一条官方在外滩金融中心区规划的限时步行街,也是66日启动的上海夜生活节的活动区之一。里面的数十个商户摊位吸引了一大批消费者前往,在疫情后重现了人山人海的热闹场面。

      她对《财经》记者表示,自己在市区拥有一家饰品店,疫情后无人光顾,东西放在那里没人买,还不如拿过来这里卖卖看。她一边解释,一边流露出警惕的表情,对于能否在此处摆摊隐隐感到不安。

      正如她内心所料,半个多小时后,这个步行街的组织者和安保人员上前阻止,她很快收拾东西离开这个场地。

    上海未开放个人摆摊 城管:怕一夜回到解放前

      一位上海阿姨(左)来到BFC外滩枫径摆摊,但很快被主办方要求离开。摄影:杨立赟

    现在上海没有开放一处个人摆摊的地方。一名市容管理人员对《财经》记者说:你看看别的城市就知道了,一夜回到解放前,摆摊产生的垃圾需要处理三天。上海在搞垃圾分类,(如果摆地摊)怎么分得清楚?只要有一家出来摆,家家都出来。

      两名市容管理人员站在步行街的出入口,时刻观察着路面情况。其中一人表示,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观察是否有个人摆摊的情况。不过他们身边一名穿便服的领导很快否认,称维持道路通畅就行

    地摊经济越炒越热,但各地对于如何摆摊哪里摆摊的问题大多仍未出台具体的政策。北京、上海这样在政治、经济上承载特殊功能的超大型城市,对于地摊经济更持有审慎的态度。66日,《北京日报》发表评论文章《地摊经济不适合北京》,为北京定调,称需要锚定城市功能定位和管理要求,有所为有所不为,切实巩固好来之不易的城市治理成果保就业保民生,北京有自己的一系列招和法。上海未有定调的官方声音,不过从几个侧面已可见端倪。

      近日上海城管发文,辟谣一张“2020上海摆摊夜市分布图。这张图片中提到上海浦东、闸北、闵行、普陀等七个区的部分道路可以摆摊;上海市城管执法局表示,内容不实,系谣言。 城管部门将因地制宜释放地摊经济的最大活力,但目前摆摊需前往根据属地政府和相关管理部门科学设置的市集。上述市容管理人员则对《财经》记者表示,目前未听说将有个人摆摊的政策出台。截至发稿,上海市城管局的官方电话未能接通。

      在66日开幕的上海夜生活节中,安义夜巷、BFC外滩枫径、豫园文化夜市等活动区域或许是对于目前摆摊热的一种回应和疏导。这些步行街和夜市显现出久违的市场热情。傍晚6点,安义夜巷开始限流,场外排队、场内人山人海、水泄不通的场面,唤起了人们对这个商业之都深刻的思念;如果不是人人都戴着口罩,很容易忘却过去几个月市场经历的重创。

    上海未开放个人摆摊 城管:怕一夜回到解放前

    上海未开放个人摆摊 城管:怕一夜回到解放前

      66日,BFC外滩枫径步行街人流如织。摄影:杨立赟

    《财经》记者走访发现,能在这些区域摆摊的,均是通过申请或获邀入场、拥有营业执照的商户,没有个人摊位。

      在BFC外滩枫径,一家食品公司以限时免费试吃来推销其旗下的植爱植物肉品牌。品牌推广是很多商户入驻这里的目的。零食品牌一米市集、冰淇淋品牌Luneurs均坦言,步行街里的销量并不好,他们在这里主要是借客流量来做品牌推广。

      一米市集的工作人员说,6月份四个周末的摊位费大约2000多元。不过,更多摊主是内部人士,即这条步行街旁边BFC商场中的商户,这些摊位相当于他们的外摆位,也不用额外缴纳摊位费。

      也有商户肯定了夜市的作用。在静安寺附近的安义夜巷,Lois画室受主办方邀请免费租到一个摊位。其负责人对《财经》记者表示,原先在淮海路有一家画室,但是疫情后没有生意,已经歇业;来安义夜巷摆摊,虽然无法弥补亏损,至少有生意可做。

    上海未开放个人摆摊 城管:怕一夜回到解放前 

      66日晚,安义夜巷热闹非凡,开始限流。摄影:杨立赟

      官方规划的摆摊,只是满足了一部分消费需求;民间对摆摊的热情被调动起来,不少人已经跃跃欲试。

      夜幕降临后,酒吧街区158坊外的巨鹿路上,出现另一个野生摊位。一家贸易公司在路边半卖半送韩国LG集团日化产品,一边在抖音直播,线上线下两不误。他们的摊位是一辆阿斯顿·马丁跑车的发动机盖。豪华超跑、高端护肤品、限时低价特卖,这些元素无一不吸引附近潮男潮女的目光。该贸易公司的负责人告诉《财经》记者,公司受疫情影响严重,库存堆积,所以愿意用很低的价格去库存,顺便宣传品牌。

    这是第一天摆摊,之后可能会流动到其他地点。如果有具体的政策出来,我们会去官方要求的地方摆摊。但是现在也不知道是哪个部门在管这件事,我们不知道跟谁联系。他说:如果不让摆摊,我们就撤,但我们实际上也不能算占用城市道路,东西放在车上,车在停车位里。

    上海未开放个人摆摊 城管:怕一夜回到解放前 

      酒吧街区158坊外的巨鹿路上,出现一个摆在豪华超跑上的野生摊位。摄影:杨立赟

    《财经》记者了解到,没有门店为依托的外摆摊位,是上海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的管辖范围。上海城管部门近日回应看看新闻Knews称,发展夜间经济、支持特色小店外摆摊,并不意味着无序设摊。

      上海城管部门表示,针对摆摊,上海城管部门虽未像部分其他城市一样出台了专门性规定,但近些年来已有不少探索,如六年前,在静安区就出现了第一批被媒体称为免遭城管驱赶的街头艺人。66日晚,《财经》记者在静安寺欧芮百货门口看到,橡皮泥素、小丑气球、乐队等街头艺人已经恢复营业,他们均是持证上岗。正在扎气球的小丑说,51日之后这个区域重新开放。他的街头艺人证201911月取得,将于202010月过期。

    作者:综合 录入:hebeiczhou 来源:《财经》杂志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