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关注 >> 内容

    被顶替上大学农家女否认“卖学籍”

    时间:2020/6/16 14:45:34

      核心提示: 被顶替上大学农家女否认“卖学籍” 父亲情绪激动 “觉得自己无能把孩子耽误了” “这毁了人家一生……” 6月14日,山东冠县,城北30里开外的一个村子,村民们说起当地女子被人顶替上大学的事,甚是惋惜。在他们看来,16年前,村里要出个大学生很难。 村里陈女士16年前被人顶替上大学的事,经媒体报道后,引...


      被顶替上大学农家女否认卖学籍父亲情绪激动 觉得自己无能把孩子耽误了

    这毁了人家一生……”

      614日,山东冠县,城北30里开外的一个村子,村民们说起当地女子被人顶替上大学的事,甚是惋惜。在他们看来,16年前,村里要出个大学生很难。

      村里陈女士16年前被人顶替上大学的事,经媒体报道后,引起广泛关注。当地官方介入调查后,目前已解除在街道办审计所上班的顶替者的聘用合同。

    那时在农村,谁家出个大学生都不是扬眉吐气的?考个大学生,一辈子也不用在农村干活了。在陈女士老家,哥哥陈先生告诉红星新闻,看妹妹成绩好,父母曾抱有很大的希望。妹妹高考后在家等待时,父母已经在筹学费。

    被顶替上大学农家女否认“卖学籍”     

      陈女士高考准考证及毕业证 图据《新京报》

      事件曝出后,陈女士父母情绪因此受到影响。家属说,父亲觉得孩子被顶替了是自己无能,情绪也比较激动,觉得是自己无能把孩子耽误了。

      陈女士告诉红星新闻,他们正在等待官方的调查结论。目前已委托律师,正常走司法途径。

      村里出了名的成绩好

      哥哥:曾劝她复读,她担心再考不上辜负父母

      冠县再往西去,就是河北邯郸,陈女士的老家在冠县城北30多里外的一个村子。时至今日,村里除了主干道是水泥路外,通达家家户户道路大多是泥土路面。一阵风吹过,泛起不少沙尘。

      如今,村里也有孩子被送到县城上小学。据村民们介绍,但在陈女士读书那时,孩子都在乡里读书,能考上县城高中的没几个,村里要考个大学生就更难了。那时,村里几乎没出过大学生。

      来到陈女士父母家,多次敲门均无应答。邻居们说,她的父母在村里,但不愿面对外界来访。有村民谈及此事,感叹道:(顶替)把人家(陈女士)的一生毁了,也影响了人家一家人。

      村民们的记忆中,从小学到高中,陈女士学习努力,成绩好。而她的家里,条件并不好,父母都是种地的,几乎没出去打工。有村民称,她的父亲还借过学费,供她读书。现任村支书证实,她的父母直到去年才脱贫。

      此前曾接触陈女士的知情人士透露,陈女士曾提到父亲去借学费。为此,她在上初中时馒头都不让自己吃饱,因为知道家里苦。

    被顶替上大学农家女否认“卖学籍”

      陈女士老家 图据红星新闻

    她一心一意读书,家里在困难,(父母)也要供她读书。陈女士读书成绩好,村民们也羡慕。村民们也看到了她的付出,去冠县上高中,很吃苦,舍不得吃,舍不得喝每周回来一趟,当时没车,都是骑自行车

      陈女士高考那年,村民们都以为她能收到录取通知书。成绩挺好的,为什么没拿到录取通知书啊?有村民说,当时大家见到陈女士也有人问过。但等到大学都开学了,她也没接到,后来就到烟台打工了。

      陈女士等到10月也未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大她三岁的哥哥曾劝妹妹再复读一年,父母也劝过。农村出个大学生,很不容易。我说我去打工(供她),让妹妹复读一年,肯定能考上。”614日,陈女士的哥哥陈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但妹妹却称自己那么用功都没考上,再去读,没考上就感觉辜负大人希望当时,她不去复读,也有她的目的——不读为了打点工,减轻家里的负担。

      就那样,陈女士选择了村里年轻人的另一条路——外出打工。

      父母曾抱很大希望

      成人高考想圆梦 才发现大学梦16年前被别人圆了

    这政府在管这事了。陈先生表示,父母都60多岁了,身体都不太好,不再希望被打扰。他说,如果不是妹妹参加成人高考,一辈子也不知道被冒名顶替上大学的事。她参加成人高考,考上了曲阜师范,就想圆一个大学梦,结果发现这个梦被人家16年前顶替了。

      陈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妹妹当年读书挺用功的,成绩也算村里很好的。而那时,学习成绩不好的,有的初中读了就把自己刷下来了

    学习成绩好的,为了以后有更好的出路,才供养去读书。他说,因为妹妹学习成绩好,不识字的父母为了妹妹有出息,都希望妹妹多读书。

    被顶替上大学农家女否认“卖学籍”

      陈女士母校冠县武训高中 图据红星新闻

      在他记忆中,妹妹读书那几年,村里几乎没出过大学生。那时在农村,谁家出个大学生都不是扬眉吐气的?考个大学生,一辈子也不用在农村干活了。陈先生说,看妹妹成绩好,父母曾抱有很大的希望。妹妹参加高考后在家等待时,父母都在筹学费。

      然而,一家人最终没能等来期盼的大学录取通知书,陈女士也选择到烟台打工。陈先生介绍,直到2008年结婚后,妹妹才返回老家,在乡里的幼儿园干过,两三年前在县城买房后,去了县城的幼儿园,但都是打工。

      家里的条件逐步改善,一家人本以为就这样了,被他人冒名顶替上大学的真相却在16年后被无意中发现。出了这事后,(父亲)吃饭什么的都感觉有心事,谁不生气啊。陈先生说,父亲有脑慢支等疾病,知道真相后,情绪也有些影响,一家人对此事的气愤是肯定的。

    如果不知道还好点。为此,他也劝过父亲。在他看来,妹妹当年如果读了大学,至少比现在好一些。

      陈女士丈夫的姐姐李女士在电话中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们家人很气愤此事,弟媳的父亲觉得孩子被顶替了是自己无能,情绪也比较激动。父母觉得是自己无能把孩子耽误了。

      否认卖学籍一说

      不希望家人再被打搅 当事人:正常走司法途径

    (妹妹)这几天压力特别大。陈先生说,妹妹以前每周都回家,最近因为处理被顶替的事也没回,压力挺大。为此,他不希望家人被打搅。

      李女士和弟弟、弟媳妇是初中同班同学,612日晚,她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提起被顶替的事,弟媳就委屈,也激动。她当年是我们班的学霸,去年被曲阜师范录取了,就是又一次用实力证明了自己。但她说,弟媳突然知道自己被人顶替了,一家人都很气愤。

    “16年的人生是一回事,她未来无限可能的人生是另外一回事。李女士认为,如果弟媳没有被顶替,以其学霸和学习成绩,她现在参加成人高考,也不单单是一个本科生的事。她还是理工科,有研究成果,也是有可能的事。

      在媒体报道持续发酵后,612日,有网友在报道评论区称其听说被顶替方是自愿卖了名额和身份,卖了学籍,如今生活不如意才反悔。

    被顶替上大学农家女否认“卖学籍”

      陈女士亲属表示,所谓卖学籍的说法已交由律师处理,将追责 图据红星新闻

      对此,陈女士的丈夫李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已委托律师,相关恶意言论已截屏保存证据发给律师,后续追责。

      陈先生对此也予以否认,称这是不可能的事。妹妹自己有车,现款买的车,县城也买了房子。他说,妹夫在石油钻探公司上班,待遇不错。如果他们知道是卖学籍,也不会找媒体来报道此事。而且,在他看来,家里当年供妹妹上大学并没有问题,即使没钱,借钱也要让妹妹上大学。

      陈先生表示,目前,他们相信政府,也在等政府的调查结论。613日下午,陈女士在电话中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现在通过司法程序正常走就行了。

      不想让孩子再吃亏

      她对孩子管理相当严厉,孩子在班上前几名

      陈先生说,妹妹如今育有两个女儿,大的快10岁了,小的5岁。还是渴望知识改变命运。他说,妹妹对孩子的学习管理相当严厉,大女儿在班上前几名。

      接触过陈女士的知情人士透露,陈女士在女儿快上一年级时,为了不让孩子走她的路,给孩子创造好的环境,夫妻俩在县城买了房,将孩子带到县城上学。陈女士还专门买了打印机,为女儿打印一些题目或资料,用作练习。

      知情人士称,在陈女士看来,自己因为没上大学,没有选择工作的权利,都是工作在选她

      据报道,山东理工大学已于63日发布公示称将按程序注销了冒名顶替者陈某某的学历信息。对此,陈女士希望能找回自己的尊严和荣誉,如果可以,想回去重新上学。

          被顶替上大学农家女否认“卖学籍”

      顶替者陈某某此前工作所在的冠县烟庄街道办 图据红星新闻

      红星新闻记者从冠县烟庄街道办证实,顶替上大学的陈某某在该街道办工作了约10年,事发前在街道办的审计所上班,但被抽调到县巡查组至少已1个多月。在街道办工作期间,陈某某一直都使用顶替而来的名字,并无具体职务,只是普通工作人员。至于其具体身份,街道办相关负责人表示不清楚。

      另据613日冠县官方通报,烟庄街道办事处已对顶替者陈某某解除聘用合同,冠县纪委监委对其立案审查,并将其涉嫌违法线索移交公安机关,公安机关正组织开展调查。冠县县委、县政府也将依据调查结果对案件中所涉及的人员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同日报道称,经联合调查组调查,冒名顶替者生于1986年,有两个身份证号码,其中一套身份信息因无照片201288日被公安机关注销;另一套身份信息显示,陈某某曾将姓名改为与被顶替者同名,之后顶替他人到山东理工大学就读。

    被顶替上大学农家女否认“卖学籍”

      顶替者陈某某在学信网上的信息 图据知情人士

      新京报在报道中提及,自称冠县崇文街道办工作人员的许延军曾在与被顶替方会面时称,陈某某父亲曾是商务局工作人员,后来经商,陈某某的学籍是父亲通过中介花2000元买来的。对此,陈女士并不认可。

      613日,红星新闻记者向崇文街道办证实,许延军系崇文街道后唐固村村支书。但因后唐固村拆迁,村委会办公室也无人,记者两次往返街道办及村委会均未能找到许延军。

      而据报道信息找到疑似陈某某父亲和他人所办市政工程公司,公司工作人员表示,公司确有一名陈姓股东,但其是否系顶替者父亲不得而知。红星新闻记者根据天眼查查询到的公司陈某所办公司电话,多次拨打均无人接听。

      陈先生表示,他和家人都相信政府,他们对顶替者方的信息也不清楚,也不清楚顶替方如何顶替的,他们希望官方早日查清此事。

    作者:姚永忠 录入:hebeiczhou 来源:红星新闻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