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小说 >> 内容

    德孝中华周刊推荐:老孙头的回忆

    时间:2020/10/12 11:15:26

      核心提示: 文/付武栋 节气已过处暑,中国的北方已渐渐退去酷暑,在塞北的神木的傍晚,已有一似秋凉意,老孙头在张浩的陪伴下,漫步在自己曾经战斗过为之付出青春的地方。 老孙头是一名老矿工,今天65岁,1988年从韩城矿务局调到塞北神木煤矿工作,在这里扎根生活了22年,10年前55岁的老孙头告别了工作岗位,退休后过...


    文/付武栋

    节气已过处暑,中国的北方已渐渐退去酷暑,在塞北的神木的傍晚,已有一似秋凉意,老孙头在张浩的陪伴下,漫步在自己曾经战斗过为之付出青春的地方。

    老孙头是一名老矿工,今天65岁,1988年从韩城矿务局调到塞北神木煤矿工作,在这里扎根生活了22年,10年前55岁的老孙头告别了工作岗位,退休后过起了在家带孙子的天伦之乐生活,张浩今年46岁,1994年参加工作,曾是老孙头的徒弟,这次是师傅来神木看望徒弟,徒弟陪伴师傅来到曾经工作过的煤矿,一起回首往事。

    看着新建的储煤仓和综合大楼,老孙头对张浩说:“煤矿的生活质量是越来越好了,这趟来,山也绿了,空气也好了,职工的住宿条件也越来越优越了,还是你们年轻人有福气”。

    在井口附近的一个椅子上,师徒俩停下了脚步,老孙头示意张浩坐下来一起聊,他问道煤矿生活苦吗?张浩说:“对于长期在煤矿工作的工人来讲,所有的艰苦都已经算不得艰苦,习以为常了。井下的环境很差,潮湿,积水,工作面的煤尘也特别重,就算是不去干活,到井底走一趟,回来同样是灰头土脸;就算是地面,如若没有搞好绿化,也同样是煤尘飞扬,上班的时候也相当麻烦,下井前必须带好矿灯、自救器。虽然不是很重,但要从上班到下班,背着走一天,会很累。”不过现在条件是越来越好了,比我刚开始工作的时候提升了好几个数量级。

    张浩接着又说:“在危险的行业中让我对生命有了更深度的了解和敬畏。更加懂得爱惜生命,也更尊重生命。”老孙头沉思了一会回忆道:“那是1993年的秋季,也是这个季节,我们在掘进队正在井下工作,马上到了下班时间了,突然发生了局部冒顶事故,我们在队长的指挥下有序撤退,当年的矿井,道路条太差,我在撤退时突然被顶上掉下来的矸石砸中,倒在煤泥里起不来了。我们的老队长二话没说跑过来要扶我起来,但是我两腿麻木已经站不起来了,我对老队长说不要管我赶快走。

    可老队长并没有走立马弯下腰抓起我背着往外撤离,我爬在他的肩膀上,能听见他急促的喘气声。走在半路老队长因体力难支摔倒在地,我也随之被仍在煤泥里,后面撤退的队友扶起我和老队长,老队长大喊一声:“其他同志先撤,党员轮流背伤员”,话音刚落另一个工友接着背上我向外跑,就像接力棒一样,一个换着一个背,七、八个工友轮流着来,终于拜托了死神的束缚逃生出了井口。大家安全撤离,老队长脸上才露出了笑容。经历了一次生与死的插肩而过,刻骨铭心啊。老队长和队友们的这种品质在我们大多数煤矿工人中都具备,我们这些战友,经得住生死考验。

    老孙头眼睛已经湿了,用手抹了一下眼角,继续说道:“这当然依赖于我们长期在这个行业中塑造出来的一种团队协作精神,视战友为亲人,与自己同为一体,情同手足。”张浩说:“现在科技发达了,井下的各种保障措施很到位,现在安全系数也越来越高了,但是共产党员的先进性这一传统始终在坚持,在任何困难面前,共产党员都是冲锋第一线”。老孙头说:“好,好,希望你们的事业越来越好”。

    正说着,老孙头的孙子已讲车开过来,准备接他爷爷回宾馆,老孙头又回首望了一眼矿区,在张浩的搀扶下蹒跚的爬上了车,与张浩挥手道别后,车渐渐的驶向了远方。

    作者:付武栋 录入:hebeiczhou 来源:百姓中国周刊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