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精博 >> 内容

    老师与师娘

    时间:2020/11/19 22:46:01

      核心提示: 文/烟台市公安局牟平分局文化路派出所贺宝璇 那年接牟平上级领导通知:要我在养马岛世界马联赛广播,体委通知我第二天要我去牟平县委和刘玉淑副县长坐一辆轿车。第二天早晨,体委又通知我刘玉淑副县长已经去养马...


    /烟台市公安局牟平分局文化路派出所 贺宝璇

             老师与师娘

    那年接牟平上级领导通知:要我在养马岛世界马联赛广播,体委通知我第二天要我去牟平县委和刘玉淑副县长坐一辆轿车。第二天早晨,体委又通知我刘玉淑副县长已经去养马岛了,要我提前点儿坐电视台的车去养马岛跑马场。

    当我乘坐电视台的车来到主席台时,主席台已有几个人,我理了理离主席台较近的电线,突然我眼睛一亮,在看台的第一排有一本《阅读文摘》。这是个有身份的人的书,因为那时候《阅读文摘》不公开订,只有领导才有。我拿起《阅读文摘》先读为快。因为我听别人说我有一篇文章在《阅读文摘》征文中获得一等奖,并赠给我两年《阅读文摘》和两把雨伞,雨伞无所谓,可是《阅读文摘》这本书我可喜欢了!因为这本书有我的文章啊。我拿起书,按照索引找到我那篇文章《阅读文摘为媒,我成为大学生》,我正欣喜地看着,却听到有人温和地问我:“你是广播员?是市电视台的吧?是牟平电视台的怎么来电视台我不知道?”我一抬头,发现两位男子站在我面前,其中说话那位朴实的40多岁的男子,我感到好面熟,好像是仅教过我十多天的老师。他眼睛看着我手里的《阅读文摘》,我说:“我刚借调来的,我来电视台,您必须知道?”那位年轻人介绍说:“这是县委宣传部宋部长。”我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当时我想:这位宣传部长太朴实了,这么大的会还穿着洗得发白的灰衣服。那男青年又说:“你手里的书也是宋部长的。”我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有一篇文章得奖,发表在这上面。”宋部长一听说:“这么点年纪的小姑娘还发表文章啦,我看看。”宋部长看了约五分钟,抬起头来,对我说:“不错,有发展前途。我有写作方面的书,明天捎本给你,这《阅读文摘》你喜欢就送给你吧。”我听后高兴极了。第二天,我在主席台北面又见到宋部长,还真得到一本有关写作书籍。

    由于这本书来之不易,拿回家我认真地阅读,随之读的时间长了,发表的文章也多起来。近几年来,在公安部的《人民公安》、《齐鲁晚报》、《支部生活》、《老干部之家》、《烟台日报》、《烟台晚报》、《今晨六点》、《烟台公安杂志》、《烟台公安报》上发表稿件2990篇。每当收到发表文章的报纸,我都非常感谢宋部长这部有关写作方面的书。

    第二年,在我去还书时,打听着到了宋部长家,别人告诉我宋部长已是县委副书记了。到他家后,发现他妻子正在手扒瓜子,随着瓜子皮落,一粒一粒的瓜子被放到瓶子里,我奇怪地问大姨:“您这瓜子扒给谁吃啊?”“扒给我家那位,他整天忙在外面,吃的时间都没有,免得扒瓜子皮浪费时间。”听着大姨的话,望着大姨那慈祥的脸庞,我心里想: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有一位善良的女人,这话一点儿也不假。在谈话中,我了解到宋书记毕业于曲阜师范学院,确实当过教师,那时我在牟平一中上学,而牟平一中校舍当时借给党校办整党学习班。新校舍没盖好。我是个闲不住的人,停课几天,我到祖母的老家解甲庄高中上了两个周课。对,教语文课的就是宋典环老师,宋部长,现在的宋书记。说着话,我真想叫声“师娘”。但是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人家是领导了,我岂能高攀?就这样,我认识了师娘,为了不多打扰人家,每年春节我给大姨和宋书记拜个年。那年春节,我终于羞涩地叫了声师娘。宋书记则叫我以后称他老师。

    老师虽然地位高了,但是他平易近人,把老百姓的事当做自己的事的本色没有变。记得一个学生在学校犯了点小错,他告诉家长要注意教育方法,这是个女孩子,别闹出病来,他拿起电话,亲自打电话联系牟平十二中校长,将孩子安排稳妥后才放心。

    老师虽然地位高了,但是他仍然不忘他的本职工作,宣传党的有关政策。有一年春节拜年时遇到了我,当得知公安局考公务员时,他认真地对我说:“考上公务员了,不能骄傲,要脚踏实地为党工作,要知道以前是十几个人养活一个公务员,现在公务员增多了,几个人就要养一个公务员,扪心自问一下,不好好工作,可就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了。在公路上看到贫穷的老太太带着篓子卖鸡蛋,自行车、电动车压点线,原谅点儿,耐心教育,别吓唬老人。”这些话永远地刻在我的脑海里,鞭策我努力工作,克服缺点,勇往直前。

    前两年,老师从领导岗位上退下来了,本应该好好享个清福,但是没想到老师却到乳山一片秃岭上承包了一块兔子不拉屎的地方,他想让秃岭变成花果山。为了实现这个梦想,他起早贪黑地在山坡上盖了三间小房。用大镢头一镢一镢刨出果树坑,栽上果树苗。遇到旱天,他又挑着水桶送水上山。有人劝他歇歇,他总说过去那些革命者比我们遭罪多哪儿去了?咱不能光图享乐。师娘呢,也随着老师上山,她犹如一名农村家妇,穿着旧衣服。围着围裙,什么脏活、累活她都抢着干……

    十年了,号称“老愚公”的老师用汗水浇灌出的果树结果了,红彤彤的苹果笑红了脸,黄澄澄的柿子压弯了腰,鸡鸭成群菜满院。他把苹果送给了敬老院的老人和幼儿园的孩子们……

    本来用汗水刚换来了幸福,但是天有不测风云,2016年老师却患了重病不能起床,手术后,效果好了一些,但是于2017年阴历三月二十四日病故。开追悼会那天,两千多人眼含热泪送亲人。县委领导致悼词,下面的机关干部、职工、社员、学生哭成一片。

    2018年四月初三,师娘随老师去了,追悼会在高陵火化进行。不,那不是追悼会,是知道的人们自发地去送行,一千多人含着泪送走了一位慈祥的、热心的好师娘。望着她慈祥的遗像,我仿佛看到她去太平间发现90多岁的婆妈还有一口气息时,竟背起自己的90多岁婆妈往病房里奔。她说:“只要妈还有一口气,我就不能扔下她不管。”直到又活了三天,看着实在不行了,才肯给婆妈穿送老孝衣……

    老师、师娘,这对好人,这对慈祥的老人,仅70岁出头就这样离开了我们……。

    师娘经常对我说:“你老师好脾气,从不为大小事骂我,嘴边从没有带脏字,别人都说他是好样儿的。”在教师节到来之际,愿老师、师娘仍然在天国好好生活,仍然做一对好人。

    老师与师娘

    作者:贺宝璇 来源:网络百姓中国周刊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