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人物 >> 内容

    开国将军詹大南的传奇人生(一)

    时间:2020/12/1 15:50:30

      核心提示: 文/胡遵远 (詹大南将军) 2020年11月21日,安徽省金寨籍开国将军、中国人民解放军原南京军区副司令员詹大南与世长辞了……噩耗传来,大别山山山落泪,史河水声声呜咽,68万家乡人民无不为之伤心难过,老区金寨沉浸在一片悲痛之中。据了解,詹大南将军不仅是全国第二将军县---金寨县最后一位离开...


    文/胡遵远  

      开国将军詹大南的传奇人生(一)

    (詹大南将军)

      20201121日,安徽省金寨籍开国将军、中国人民解放军原南京军区副司令员詹大南与世长辞了……噩耗传来,大别山山山落泪,史河水声声呜咽,68万家乡人民无不为之伤心难过,老区金寨沉浸在一片悲痛之中。据了解,詹大南将军不仅是全国第二将军县---金寨县最后一位离开人世的开国将军(这里仅指1955年授衔的将军),也是安徽省和鄂豫皖苏区最后一位离开人世的开国将军。

      詹大南将军是金寨人民的骄傲!是安徽人民人民的骄傲!是鄂豫皖苏区人民的骄傲!

      詹大南将军,19143月出生于安徽省金寨县槐树湾乡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325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6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詹大南将军的前半生,几乎是在枪林弹雨中度过的,为了祖国的解放、民族的独立,他驰骋疆场、转战南北,吃尽了千辛万苦、历经了千难万险,创造了很多历史传奇、留下了很多感人故事。

      一、两救大将徐海东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詹大南将军历任中国工农红军教导第二师特务连战士、补充营营部班长,鄂豫皖苏区五县边区独立团第五连通讯员,红军第二十五军七十五师二二三团二营营部班长,鄂东北游击总司令部通讯员、警卫员,红军第二十五军军部警卫员,红军第十五军团保卫局科员,红军第二十八军直属队特派员、第三团特派员等职。詹大南将军参加了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第二至第五次反“围剿”斗争,193411月随红军第二十五军长征,参加了劳山、榆林桥、直罗镇等战役战斗。他作战勇敢、不怕牺牲,表现出一名红军战士对革命理想的执着追求和英勇顽强的战斗精神。

      19344月,鄂豫皖省委召开会议期间,时任红二十五长的徐海东见詹大南年龄不大却机灵,军事方面的素质很,就把他调了过去做保卫员。

      徐海东是新中国成立后首次授衔的10位大将之一,因作战勇猛享有“徐老虎”盛誉。

      当保卫员不久,徐海东回家看望他的妈妈,詹大南随行保卫。料第二天一早,闻讯而至的敌人突然包围了徐海东他家所在的村子,刹那间枪声大作,混战中一枚冒着青烟的手榴弹朝着徐海东滚来,詹大南眼疾手快,飞身将徐海东扑倒在地,一声巨响之后,徐海东的腿还是被一块弹片炸伤了,顿时血流如注。

      情急之下,詹大南背起徐海东便往村外冲去,其他警卫战士排成人墙,端起驳壳枪形成一道密集的火力网,他好不易杀出一条血路突围至村外。路上,正好遇见和自己同年参军的弟弟詹大海,两人一起轮换背着徐海东拼命往前跑,最终摆脱了敌人、送至医院急救。

      事后,徐海东充满感激地对詹大南说:“小詹,这次要不是你后果不堪设想,你是好样的!”

      开国将军詹大南的传奇人生(一)

    1935年,红二十五部分官兵合影,后排中为詹大南将军)

      1935年,徐海东在一次指挥突围时陷入敌人包围圈。詹大南再次冒着生命危险,冲到马夫身边,过马缰跃马来到徐海东面前,帮助徐海东骑上再次冲出敌人的包围圈。

      徐海东对詹大南说:“这次你又救了我……

      据詹大南将军自己介绍,其实徐海东也救过他的命。那是19341126日的独树镇战斗中,詹大南脚踝被敌人的子弹射穿,无法行走。战斗结束后,按照当时的惯例,行动不便的人员必须留下,不能跟随大部队。有人提出来要大南留在老乡家里养伤,但留下来也可能性命不保,因为大部队走,还乡团发现红军伤员是不会放过的。

      徐海东说:詹的伤不重,弄口牲口给他骑着走吧。”就这样,徐海东命令找来一头骡子,让詹大南骑着走。十天后骡子死了,徐海东又令人找来一匹马,这样,顽强的詹大南就活下来了。

      开国将军詹大南的传奇人生(一)

    (詹大南将军)

      二、烽火硝烟显英雄

      布好口袋”,活捉敌旅长19353月,红二十五军转向东进,经老佛坪翻越天香山,进入柴家关,在此地发动群众进行斗争。后来,又继续东进,打下陕西商洛柞水。这时敌军的独立二旅旅长张汉明所辖两个团追击我军,张汉明仗着装备好,没吃过败仗,紧追我军不放。红二十五军武器装备比不上敌军,但胜在战士个个都是飞毛腿,跑三天歇一天,等敌人快追上时,红军又走了,不和敌军硬碰硬。

      一天,詹大南他们过一条山沟爬上山梁,看见军长徐海东和政委吴焕先正在用望远镜仔细观察,然后围着地图商定就在这里打埋伏。傍晚,部队在葛牌镇宿营,大家刚睡下,接到命令:夜12时开饭,饭后出发,顺原路返回西南。

      大家暗暗高兴不知道又是哪个该死的送上门来了。很快红军队伍又回到白天走过的小山梁,天明时,部队进入九间房村两旁的密林,只有西南山坳口空无一人。

      太阳爬上山沟后,山沟的小路上出现了敌人的队伍。一直到下午2点多,突然小山梁那边传来清脆的枪声原来敌人的尖兵已碰到口袋底部,詹大南他们仍一枪不发。后面的敌人听到枪响以为已经追上了徐海东的部队,于是催着快跑,不一会便全部进入口袋刹时间,号声响起,埋伏在两边山上的红军从四面八方扑向敌人,敌人成了瓮中之鳖……

      下午4时许,五个营的敌人大部分被歼。此时红军忽然发现五六个敌人从树林中闯出,向外蹿去。詹大南接到命令:这几个人一定是敌人的高官,一个也不能让他跑掉!

      詹大南立即带着通信班追了上去。敌人刚从树林里探出脑袋,詹大南的手枪便对准了一个肥头大耳、约摸40岁上下的矮胖子,原来这家伙就是敌旅长张汉明。

      开国将军詹大南的传奇人生(一)

      诱敌深入击毙敌师长1935年,詹大南十五军团军团长徐海东身边任保卫干事。10月下旬,红十五军团继劳山伏击战大获全胜之后,又打响了榆林桥战斗。

      战斗正在激烈进行时,军团政委程子华从军团部驻派通信员送信来,说毛主席、周副主席带着中央红军已到达吴起镇。徐军团长等正在指挥战斗,接信后,趁战斗间隙,召开干部会,传达了这个振奋人心的喜讯。

      榆林桥战斗胜利结束后。毛主席派人给红十五军团送来1部电台,并派来报务员和机要员。不久,毛主席和彭德怀司令员风尘仆仆来到军团部看望大家,这是詹大南第一次见到中央首长,心情十分激动。

      红一军团与红十五军团会师后不久,为彻底粉碎国民党军对陕北根据地的第三次“围剿”,把革命大本营安在西北,毛主席主持召开重要会议,决心打一个大的歼灭战。

      11月上旬,为隐蔽我军主力,红十五军团遵照毛主席的命令,先后攻下张村驿、东村、套通等敌占据点,并派出一支小部队到直罗镇、黑水寺一带活动,负责警戒和引诱敌人。同时,红一军团也采取了相应的行动。

      1120日,国民党军第0师在飞机的掩护下,一部沿葫芦河川两侧高地边打边搜索前进,主力顺葫芦河川的大路,大摇大摆地开进了直罗镇。

      当天晚上,中央军委下达命令:21日拂晓发起攻击。红十五军团按照原定方案,从张村驿一带出发,连夜急行军,赶到指定位置,并悄悄地占领了直罗镇南面的高地。

      21日拂晓,进攻开始了。红十五军团先发起攻击,徐海东军团长站在镇南侧一个刚攻占的高地上,指挥部队向直罗镇内攻击,部队像一把锋利的钢刀插入敌人心脏,打得敌人惊慌失措。山川里全是敌人,像跑散的羊群一样拼命往北山上爬。此时,北山没有动静,看不见人,也听不到枪声。其实,主席亲率的红一军团,早已隐蔽在山上,按照事先安排,等待敌人来到预设区域。

      当敌人气喘吁吁地快爬到山顶时,突然伏兵四起。英勇的红一军团如秋风扫落叶,一个冲锋就把敌人压下去。退下来的敌人又被红十五军团打死、打伤很多。

      第二天拂晓,山沟里一片沉静,连一声冷枪也听不到。这对詹大南这些连续作战、极度疲劳的人来说,正是睡觉休息的大好时机。但是,久经沙场、具有丰富战场经验的徐军团长,对这一异常现象十分警觉。他马上把詹大南他们喊起来,带去察看情况。詹大南他们从军团部所在地文家庙出发,沿着坎上的小道向土寨子急行。走了半公里多,天已渐渐亮了,当们向北刚拐一个弯,发现右边坎下已收割的玉米地里有一个人影在晃动。詹大南当即大喝一声:“干什么的?”那人惊慌地回答:“我是伙夫。”

    “你从哪里来?”

    “我是从寨子下来的。”

    “土寨里的人呢?”

    “都走啦!”

      詹大南他们朝他手指的方向看去,近处东南山坡上有一条显然是敌人在慌乱逃跑中踩出来的烂泥路。  

       开国将军詹大南的传奇人生(一)

     (詹大南将军)

      原来,敌人从山上看到南川小河又窄又浅,本以为可以跳得过去。没想到过河时,又累又饿,却跳不过小河。慌乱中只好穿着棉衣过河,谁知河底淤泥很深,一踩下去就陷到大腿。上岸后湿淋淋的,拖泥带水,在山坡上原来没有路的地方踩出了一条泥路。

      敌人本已成瓮中之鳖,结果溜走了。徐海东十分恼火,命令詹大南立即带少共营(陕北同志称呼为“娃娃营”)跟踪追击。他满面怒气地对詹大南说:“抓不住牛元峰莫回来!”詹大南二话没说,带着两个战士,顺着敌人逃跑的足迹追去。

      在山梁上,詹大南向少共营传达了徐海东的命令,然后带着部队,沿着敌人留下的踪迹猛扑过去。这时,詹大南他们只有一个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