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小说 >> 内容

    德孝中华周刊推荐:门

    时间:2020/12/15 15:05:20

      核心提示: 文/康强伟 我出生在1989年的关中平原,自打记事起,家门口就有一扇陈年的黑色老木门,杨木结构,厚实而沉重,散发着古朴的气息,它虽没有现代都市光鲜亮丽的漆色,没有钢铁的坚固,更没有玻璃与合金装饰的气派典雅,但它是我童年心中通往外面世界的大门。 那个年头,关中平原家家户户的大门几乎都是木质结构。木门...


    文/康强伟

      我出生在1989年的关中平原,自打记事起,家门口就有一扇陈年的黑色老木门,杨木结构,厚实而沉重,散发着古朴的气息,它虽没有现代都市光鲜亮丽的漆色,没有钢铁的坚固,更没有玻璃与合金装饰的气派典雅,但它是我童年心中通往外面世界的大门。

      那个年头,关中平原家家户户的大门几乎都是木质结构。木门结构可没有铁门那么简单,首先是门框门楣,镶在墙体上,支承固定门框,再就是两张门扇,门扇上整齐的镶嵌着四五排铁质凸起,上面两侧各有一个门环,其下面是门闩和插销,用于锁门,木门两侧下方各设有一个石质门墩,用于固定门轴,其中间便是门槛。小时候,我经常会坐在门墩上玩耍,门前人来人往,四季风雨变化,日升月落,群鸟飞逐,自由自在。

      孩提时的我,对家里大门有着特殊的感情,认为世界就是我目所能及的地方,门内是家,门外就是整个世界。回家再晚,只要踏进这道门,心里也就踏实了。记得小时候,父亲几乎常年在外打工,每年的年根,父亲总会如期的回到家里,走到门前,放下行囊,他总要深呼吸一下,感慨万分,也许那一刻他想到的是这一年的不易和回到家时的幸福,摸着饱经风霜斑驳次生的黑色木门。

      后来,随着家里经济的好转,父亲买了一扇红色的小铁门,陪伴了我十五个年头的黑色木门就这样被搁置在后院的一角。看着崭新且坚固的大铁门,我心里有种落寞和不习惯,可木门迟早要被替代。但我知道它陪我走过的那些时光会永远的藏在我心中,成为我最美好的回忆。

      到了2010年,春节刚过,父亲盘算着家里的积蓄,经过全家人商量,决定另辟庄基地盖新房,经过几个月的忙忙碌碌,新房在老屋南边的街道紧挨着村子落成,朝南坐北,阳光明媚。在一阵鞭炮声中,全家人喜气洋洋地搬进了二层小楼的新家,大门换成了大红油漆的高大铁门,气势磅礴,

      与黑色的木门和红色小铁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也说明我们家的日子越过越好了。

      我是个念旧的人,虽然有了新家,但我还是会回老宅看看。突然有一天,我发现红色小铁门已经锈迹斑斑,如一个饱经风霜的老人,周遭的一切,都深刻在他的记忆中,惯看世间变迁,始终荣辱不惊。抽开门闩的那一刻,我仿佛回到了童年,无数个画面在我脑海快速的闪现而过,仿佛我还是那个少不更事的少年,爷爷的笑容依旧慈祥,面容氤氲在深秋的浓雾中,吧嗒吧嗒的抽烟声伴随着缕缕烟雾久久不散,还是那么熟悉。狭长的院落中,后长出的几棵桐树茁壮成长,遮蔽了阳光,屋檐下麻雀活跃,倏忽跳跃,一阵风吹起,树叶簌簌而下。后院的角落里,我看到了最初的木门安静地躺在那里,多年的风吹雨打让它已不似当年模样,布满了青苔和蛛网,腐朽在蔓延,漆色已褪去,完全寻觅不到当年的一丝痕迹,当年亲手打造它的爷爷,也早已化作一抹尘土,留下的只有怀念。

      轻飘飘的旧时光就这么溜走,转头回去看看时已匆匆数年,故乡依旧在,人是而物非。家里的大门,是缩小版的人生百态,尝尽了酸甜苦辣,也习惯了春花秋月;家里的大门,几经变迁,完全没有了旧时的气息,家里的房子也由原来的土坯木梁变成现在的水泥钢筋结构。就像旧时代的木匠,随着社会的发展,都被淹没在历史的洪流中。但门在哪里,家就在哪里,家在哪里,根就在哪里,魂牵梦萦的地方,是内心最脆弱的触点,不经意间的回想,总会让你内心思念起伏。

    作者:康强伟 录入:hebeiczhou 来源:百姓中国周刊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