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文书香 >> 内容

    俯首甘为孺子牛,不待扬鞭自奋蹄

    时间:2021/1/11 8:33:53

      核心提示: 农历2021年是辛丑年,即十二生肖中的牛年。 牛为大型哺乳类动物,无论黄牛、黑牛、水牛、牦牛,皆身形庞大,体格健壮。牛是最早被人类驯化的牲畜,被称为“六畜之首”,成为人们得心应手的使役工具。牛,所...


    俯首甘为孺子牛,不待扬鞭自奋蹄

            农历2021年是辛丑年,即十二生肖中的牛年。

            牛为大型哺乳类动物,无论黄牛、黑牛、水牛、牦牛,皆身形庞大,体格健壮。牛是最早被人类驯化的牲畜,被称为“六畜之首”,成为人们得心应手的使役工具。牛,所具有的勤劳奉献、任劳任怨、忍辱负重、砥砺前行等精神品质,历来被人们所赞扬所景仰。

            牛是农人最亲密的朋友,是家园的象征。在农耕时代,先民们一直以牛为伴,躬耕陇亩,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恬静田园生活。

            我国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里,有多处描绘耕牛的形象。

          《王风·君子于役》里云:“君子于役,不知其期......日之夕矣,羊牛下来。”“君子于役,不日不月......日之夕矣,羊牛下括。”说的是青壮年远出服役,不知何时是归期,不由怀念家乡牧人赶着牛羊,踏着薄暮缓缓回家的情景。牛羊成群,更是富足的象征。

          《小雅·无羊》里说:“谁谓尔无羊?三百维群。谁谓尔无牛?九十其犉。尔羊来思,其角濈濈。尔牛来思,其耳湿湿。”歌咏了牛羊众多、活灵活现的景象。

    俯首甘为孺子牛,不待扬鞭自奋蹄

            若给牛画一幅肖像,要数元末明初诗人高启的《牧牛词》最为生动形象:

            尔牛角弯环,我牛尾秃速。

            共拈短笛与长鞭,南陇东冈去相逐。

            日斜草远牛行迟,牛劳牛饥唯我知。

            牛上唱歌牛下坐,夜归还向牛边卧。

            长年牧牛百不忧,但恐输租卖我牛。

            这是牧童对老牛吟唱的谣曲,弯弯的牛角,甩动的牛尾,多么可爱!“骑牛远远过前村,短笛横吹隔陇闻。”一幅宁静优美的牧牛图呈现于眼前。

            农人骑在牛背上,是最为舒适安然的。

            相牛之背笑不休,此是人间安稳处。

            七十老翁有所求,呼僮扶上不拖空。

            牛亦相怜身不动,鞭之不前行徐徐。

            ——清·袁枚《骑牛》

            一人一牛,在晨曦里、在夕阳下,慢悠悠踱着步子,踏碎了多少岁月多少坎坷啊!而牧童骑牛更是惬意:

            牧童骑黄牛,歌声振林樾。

            意欲捕鸣蝉,忽然闭口立。

            ——袁枚《所见》

            牧童骑牛捕蝉,那种随性、简单、悠然的生活态度,或许就是性灵派诗人袁枚所追求的吧。

            我国的牛耕历史悠久,在众多的咏牛诗中,牛吃苦耐劳、任劳任怨的形象总是那么鲜明。北宋诗人梅尧臣在《耕牛》一诗中写道:

            破领耕不休,何暇顾羸犊。

            夜归喘明月,朝出穿深谷。

            力虽穷田畴,肠未饱刍菽。

            秋收风雪时,又向寒坡牧。

            不论环境多么恶劣,劳作多么艰苦,即使吃不饱、睡不暖,牛们总是负重前行,春耕夏耘秋收,一心一意为人类造福。北宋名相王安石在《和圣俞农具诗》里,进一步为耕牛画像:

            朝耕及露下,暮耕连月出。

            自无一毛利,主有千箱实。

            颂扬了牛的一毛不取、无私奉献精神。

            不仅是耕田播种,牛们还要负重拉车。《山海经·大荒东经》《楚辞·天问》都有商人王亥“服牛驾车”的记载;《诗经·小雅·大东〉中有“睆彼牵牛,不以服箱”之句。唐代白居易的《卖炭瓮》中,也有牛拉车的描写:“晓驾炭车碾冰辙”“牛困人饥日已高”“系向牛头充炭直”。

            北宋梅尧臣的另一首《十九日出曹门见手牛拽车》写得更细:

            只见吴牛事水田,只见黄犁负车轭。

            今牵大车同一群,又与骡驴走长陌。

            卬头阔步尘蒙蒙,不似缓耕泥洦洦。

            一一夜眠头向南,越鸟心肠谁辨白。

    俯首甘为孺子牛,不待扬鞭自奋蹄

            牛之辛劳、困苦,恰如农人,一生劳作,生活艰辛,逆来顺从命运的摆布。唐代诗人刘叉写有一首        《代牛言》:

            渴饮颍水流,饿喘吴门月。

            黄金如可种,我力终不竭。

            这也是挣扎在贫困线上的农民写照。而中唐诗人元稹的《田家词》,具有更大的真实性和感人肺腑的力量:

            牛咤咤,田确确。

            旱块敲牛蹄趵趵,种得官仓珠颗谷。

            六十年来兵簇簇,月月食粮车辘辘。

            一日官军收海服,驱牛驾车食牛肉。

            归来收得牛两角,重铸锄犁作斤劚。

            姑舂妇担去输官,输官不足归卖屋。

            愿官早胜仇早覆,农死有儿牛有犊。

            誓不遣官军粮不足。

            该诗用农民的口吻自述,用白描的手法叙事,表现了农民痛苦的心声,蕴含着农民的血泪控诉。

            即使生病,垂垂老矣,照样渴望犁耕千亩,病卧残阳,为的是众生获得温饱。这是历代为官者应            有的无私奉献初心、执政为民情怀。

            耕犁千亩实千箱,力尽筋疲谁复伤?

            但得众生皆得饱,不辞羸病卧残阳。

            南宋宰相李纲这首传诵千古的名诗《病牛》,读来不由令人唏嘘感叹。

            牛,“终岁勤苦,食不过刍秣,与鞭策相始终,可谓辛苦矣。”(《老残游记·自叙》)不仅如此,牛的全身皆是宝:牛肉作菜,味道鲜美;牛乳养人,富于营养。即使生病,长了“牛黄”,也是一味名贵的中药材。

          《本草纲目》载:牛肉,气味甘、温,无毒,可安中益气、养脾胃、健筋骨、消水肿、除湿气。牛黄,我国已知最早的中药学著作《神农本草经》将其列为上品,称能主治惊痫寒热、热盛狂痉、除邪。而牛粪可做燃料、可当肥料,牛皮、牛角、牛骨还可做工业原料。诚然,牛“要求于人的甚少,给予人的甚多”,对人类有百利而无一害。

    俯首甘为孺子牛,不待扬鞭自奋蹄

            老黄牛勤勤恳恳、无怨无悔的品质,拓荒牛不畏艰险、砥砺奋进的精神,孺子牛默默无闻、甘于奉献的情怀,也为近现代文人雅士们所感染所称颂,纷纷咏诗作文赞美。

            鲁迅先生对牛有种十分虔诚的崇敬之情,他在《野草》一文里说:“我好像是一只牛,吃的是草,挤出的是牛奶、血。”表达了自己甘为人民大众奉献的情怀。他还在《自嘲》一诗中云:

            运交华盖欲何求,未敢翻身已碰头。

            破帽遮颜过闹市,漏船载酒泛中流。

            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

            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

            鲁迅这种横眉怒对千夫所指的敌人,俯首甘为人民群众孺子牛的精神,值得我们学习。

            现代诗人臧克家也写有一首《老黄牛》:

            块块荒田水和泥,深耕细作走东西。

            老牛亦解韶光贵,不待扬鞭自奋蹄。

            我们都要做革命的老黄牛,不为夕阳晚,不待高扬鞭,奋蹄耕作,奉献不止。

          “延安五老”之一的谢觉哉年过花甲,也写了一首《牛诗》:

            六十年来似水流,耕田服贾遍神州。

            牛心未改牛颜改,待我归来看铁牛。

            科学家童第周在76岁高龄时,写了一首以“老牛”自喻的言志诗:

            周兮周兮,年逾古稀。

            残躯幸存,脑力尚济。

            能作科研,能挥文笔。

            虽少佳品,偶有奇意;

            虽非上驷,堪充下骥。

            愿效老牛,为国捐躯!

            诗中表达了童老为国效力、乐于为“四化”做贡献的赤胆忠心。

            毛泽东、周恩来、董必武等老一辈革命家都自喻为“牛”;郭沫若称自己是“牛尾巴”,在《水牛赞》诗中把牛称作“中国国兽”“兽中泰斗”。而茅盾更是自谦为“牛尾巴上的毛”,称“可以帮助‘牛’把吸血的‘大头苍蝇’和‘蚊子’扫掉”。

            画家们也爱牛、画牛、赞牛,如毛泽东所说:“做无产阶级和人民大众的‘牛’,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国画大师齐白石一生以牛自喻,自称“耕砚牛”,到老还提醒自己:“不愁忘归路,旦有牛蹄迹。”

    俯首甘为孺子牛,不待扬鞭自奋蹄

           李可染酷爱画牛,以至于人们把他的牛,同齐白石的虾、徐悲鸿的马、黄胄的驴,并称为20世纪“中国水墨四绝”。他不仅画牛,还把自己的画室命名为“师牛堂”,可见其对牛的情有独钟。

           大师在《五牛图》的长题中写道:“牛也力大无穷,俯首孺子而不逞强,终身劳瘁事农,而安不居功。性情温驯,时亦强犟;稳步向前,足不踏空;皮毛骨肉,无不有用;形容无华,气宇轩宏。吾素崇其性,爱其形,故屡屡不厌写之。”

           他在另一幅牛画中赞曰:“给予人者多,取与人者寡,其为牛乎!” 正因为牛具有勤劳、淳朴的美德和自我牺牲的精神,艺术家们才知之深、爱之切,动之以情。

           俗语云:“牛马年好种田。”网上流行的祝福语也说:“2020,‘鼠’实不易;2021,‘牛’转乾坤!”

           殷切期盼在辛丑牛年里,农业生产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六畜兴旺!我们人类终将战胜新冠病魔,还一个清朗明丽的世界,一个和平安宁的地球,经济社会各项事业红红火火、蒸蒸日上!

           作者-刘琪瑞,男,山东郯城人,一位资深文学爱好者,出版散文集《那年的歌声》《乡愁是弯蓝月亮》和小小说集《河东河西》。

    作者:刘琪瑞 来源:百姓中国周刊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