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小说 >> 内容

    德孝中华周刊推荐:三叔是个傻子

    时间:2021/1/18 17:13:51

      核心提示: 文/王丽贤 傻叔老了,走起路来摇摇晃晃,像个老婆子。一嘴的牙掉得差不多了,干瘪的嘴唇包裹着牙床,一说话就嘶嘶地漏风。傻叔从小就傻,小脑萎缩,走路时两腿打飘,左腿绊着右腿,歪歪扭扭东倒西撞,却很少摔倒,边走边哼着小调,节奏抑扬顿挫,几十年不变。傻叔尿炕,常年骚哄哄地,大年三十准备的新衣裤,初一早上便...


    文/王丽贤

     傻叔老了,走起路来摇摇晃晃,像个老婆子。一嘴的牙掉得差不多了,干瘪的嘴唇包裹着牙床,一说话就嘶嘶地漏风。傻叔从小就傻,小脑萎缩,走路时两腿打飘,左腿绊着右腿,歪歪扭扭东倒西撞,却很少摔倒,边走边哼着小调,节奏抑扬顿挫,几十年不变。傻叔尿炕,常年骚哄哄地,大年三十准备的新衣裤,初一早上便尿得湿气腾腾,就这样一路跌跌撞撞地随了父亲四处拜年。

     小时候嫌他丢人,也烦他总上我家蹭饭吃,从不叫他叔,路上遇到,也不打招呼。此后慢慢成年,在城区定居下来,老家回得越来越少,偶尔见到他,一天比一天衰老,一天比一天狼藉,一天比一天困苦。

     有了女儿,把女儿送回老家让父母照看,傻叔便常常在我家门口歇脚,女儿看到他,总扑腾着小手让他抱,他很难为情:姥爷不抱了,姥爷身上脏。女儿年幼不知脏臭,常抱了他的脸猛亲,他便无端地生出一脸的祥慈和蔼,满脸的皱褶笑成一朵盛放的花。傻叔常从他不多的牙祭钱中挤出些小钱给女儿买零食玩具,他们祖孙,倒是相见恨晚的样子。

     有一次回家,母亲絮絮叨叨:你三叔让你爸给卖了,卖给人家去放羊,管吃管住,一年给一千元工钱。父亲也觉得自己莽撞了,不知根不知底的,怕人家把傻叔给害了。我妈听了嘎嘎地笑:你那傻兄弟会有人害?害他干嘛?孙二娘包肉包子啊?!尿了几十年的炕,肉从里到外都是骚的,谁稀罕?!全家人笑做一团,笑完了又觉得难受。我妈继续说:你明天去把他领回来吧,多一双筷子的事,一人省一口也就有他的活路了,再怎么困难,也不能把亲兄弟卖了。

     傻叔第二天就被父亲接了回来,日子照旧,哼着小调摇摇晃晃穿街过巷,偶尔喝点儿小酒醉卧街头,偶尔把自己摔个鼻青脸肿。日子其实挺苦,他倒是不自知,一个人过得有滋有味。每次回老家,他依然只是远远地看着我和女儿,从不主动上来打招呼,我每每掏些碎钱或是超市采购的熟食给他,他也是心满意足地拿着,摇头晃脑走远。

     那年冬天特别冷,傻叔烧火炕取暖,结果把房子烧没了,把自己差一点烧死。住院花光了他所有的储蓄,建房是大事,不是三千五千就能解决得了的,我爸我妈愁得一夜一夜睡不着觉,把所有的兄弟姊妹都召集在一起商量对策。这些兄弟姊妹,最大的已经八十多岁,最小的也六十多,让他们筹钱实在于心不忍,他们自己都需要儿女赡养了。后来村干部帮忙打报告申请救助,不出半年就拨下救助款。我妈逢人就夸:现在的社会好啊!老天爷饿不死瞎家雀,共产党不欺负贫苦人,把人当人看呢。

     好景不长,三年以后傻叔突发脑血栓,又一次住进了医院。出院后半身不遂,身边需要专人照顾,我爸我妈又整夜整夜睡不着觉。这一次还是村干部帮忙运作,让三叔住进了养老院。养老院设施齐备,房间干净整洁,顿顿热汤热菜,荤腥搭配。我妈又开始跟我们各种絮叨:现在的社会多好啊,你三叔一个人过日子,家里又脏又臭,夏天都是和苍蝇一个桌吃饭,冬天冷得像条溜街狗,没处躲没处藏。现在热汤热饭地吃着,干干净净,冬暖夏凉,活到老,终于活成个人了。甭管别人说什么,我从心里感谢党,感谢政府,我们都生在了好时候啊。这些日子我经常想起以前的事,你爷爷去世早,你奶奶拉扯这几个未成年的孩子不容易。日子过得苦,经常吃不饱饭,又拖累着个天天尿炕的傻儿子,她经常半夜三更躲在被窝里偷偷地哭,可能觉得日子实在没有盼头了,最后投河自尽了。母亲说完就去拭泪,我没想到还有这样一段让人惆怅的家史,更没想到,三叔晚年会有这么好的归宿。

     也只有从苦日子过来的人,才会在日新月异的时代变迁中生出这样的感慨:我们都生在了好时候,吃喝不愁,国富民安,老有所依,老有所养,即便,只是一个傻子。

    作者:王丽贤 录入:hebeiczhou 来源:百姓中国周刊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