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普法 >> 内容

    网恋情人成了合租“嫂子”,接下来的事情失控了……

    时间:2021/1/29 12:06:12

      核心提示: 没有人的时候,看守所里的余朋经常会问自己,如果没有遇到陈芯,自己的人生是不是会不一样? 网恋情人成了“大嫂” 余朋2017年的时候就来到上海创业了,起初还算顺利,然而好景不长,他开始屡屡失败,在赔光所有钱后,他成为一名房地产中介。 起初有些不适应,但余朋很快就缓过来了,他觉得和创业相比,给别人打...


      网恋情人成了合租“嫂子”,接下来的事情失控了……

      没有人的时候,看守所里的余朋经常会问自己,如果没有遇到陈芯,自己的人生是不是会不一样?

      网恋情人成了大嫂

      余朋2017年的时候就来到上海创业了,起初还算顺利,然而好景不长,他开始屡屡失败,在赔光所有钱后,他成为一名房地产中介。

      起初有些不适应,但余朋很快就缓过来了,他觉得和创业相比,给别人打工的压力还是要小多了。他租的房子是三室一厅的,离地铁站和公司都不算远,因为帮房东谈拢了好几桩不错的买卖,房东给他的租金远低于市场价格,余朋对自己当下的生活十分满意。

      201911月的一个寒夜,余朋通过交友软件认识了一个女网友。几个小时聊下来,余朋对她心生好感。在几次畅聊之后,余朋便提议见面,女方欣然应允。

      第一次见面是在一个雨夜,余朋约对方在自己家附近的餐厅吃饭,那女子长得虽不如头像中美丽,但性格爽朗温柔,余朋十分惊喜。饭后,余朋邀请她去家里做客。当晚,在余朋的再三挽留下,女子留宿在余朋家,两人发生了关系。

      然而,第二天清晨,这个叫陈芯的女子却告诉了余朋一个令人震惊的真相——她其实早已经结婚了。原来,陈芯在老家时便早早结了婚,婚后还与丈夫有了两个孩子,前两年她跟随丈夫一起来上海打工,孩子就留在老家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听到这些,余朋又沮丧又愤怒,便主动提出终止这段感情。

      然而,分手后,俩人依然断断续续有联系。12月底,陈芯主动邀请余朋去自己家里做客。余朋本想推辞,但鬼使神差的,他还是去了陈芯家中。

      陈芯的丈夫是个老实憨厚的汉子,他以为余朋只是妻子在工作中认识的一个机灵懂事的小伙子,便热情地招呼他喝酒吃菜。酒过三巡,陈芯丈夫觉得自己和余朋志同道合,便用力拍着他的肩膀说:好兄弟,以后我和阿芯就是你大哥和大嫂,平时有什么困难你只管说,大哥都帮你!余朋瞟了瞟坐在一旁默默微笑的陈芯,硬生生憋出一句:好的,大哥。

      随着三人的相熟,这样的聚餐逐渐多了起来,余朋察觉到陈芯夫妇住的房子不仅面积小,租金还贵,便提议,让哥哥嫂子搬过来和自己合租,理由是能一起分摊房租。陈芯一听连忙拒绝,可余朋早想好了说辞:嫂子,我也有私心的,你来了顺便还能帮我打扫打扫煮顿饭,这样我不就省力了吗。一番话说得陈芯丈夫哈哈大笑,当即拍板同意了,陈芯也无可奈何。不久,陈芯两口便搬进了余朋的家中。

      陈芯果然是烧菜洗碗、打扫卫生样样都做。余朋近水楼台,又开始撩拨起陈芯,日子久了,陈芯半推半就,就在丈夫眼皮子底下和余朋暗度陈仓。陈芯丈夫是个粗线条的男人,从未发现过两人的异样。2019年年底,余朋盛情邀约陈芯夫妻去自己老家过年。

    嫂子的贪心

      20206月,陈芯想在老家买套房子,但存款不够。此时的她已经与余朋打得火热,余朋平时花钱大手大脚,给自己买起礼物来毫不手软,有时候喝醉酒之后,余朋还会吹牛说他母亲在某科技公司做股东,所以,陈芯觉得余朋不差钱,如果能让余朋拿出一部分钱作为她房子的首付,那她买房就顺利多了。

      于是,陈芯趁着丈夫出差,向余朋索要20万元,用来支持自己买房子。陈芯本以为和余朋浓情蜜意,他必然会对自己百依百顺,但没想到余朋一听借钱立马就翻了脸。眼看硬的不行,陈芯就来软的,向余朋撒起娇来,可余朋此时似乎铁了心,怎么说都不答应。陈芯顿时板起脸来,气狠狠地说:你要不肯借钱,我就把我们之间的事告诉我老公!

      余朋一下子慌了神,心虚地和陈芯商议,20万元他实在没有,他想办法凑5万块,从此他们各走各路。但陈芯一口咬定就要20万元,拿到钱立马从他的世界消失。否则,她就要去余朋老家,将他们之间发生的事情公之于众。

      这句话激怒了余朋,因为他很要面子,也很在意老家人对他的看法。他一把抓住陈芯的衣领,对她吼道: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你可不要欺人太甚。但陈芯丝毫没有被眼前的场景吓到,她笑盈盈地说:反正我就要这么多钱,一分也不能少。要么你就把这20万元给我,要么你就杀了我。余朋恨得咬牙切齿,正要发作之际,陈芯推门出去了,余朋只好回了自己的房间。

      之后的几天,余朋过得挣扎又苦闷,他不知道去哪里搞20万元,又害怕在乡里乡亲面前抬不起头,同时也觉得辜负了大哥对自己的信任……

    你要么给我钱,要么就杀了我

      63日晚,陈芯给余朋打电话,说她做好了饭,两个人在饭桌上好好聊一聊。余朋把电话挂断后,在下班路上的超市里买了一瓶酒,他希望可以借着酒劲壮胆,把这件头疼的事给解决掉。

      回到家中,两人坐下聊天吃饭,有那么一瞬间,余朋想起了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余朋很感慨,要是他们没有后面这么多事,该有多好啊。

      很快,两人吃完饭,陈芯又问他钱准备得怎么样,余朋只是低头喝酒,过了一会儿,他直视着陈芯的眼睛,说道:我还是那句话,我身上一分钱都没有,我能接受最多的就5万元,你要是答应,我现在就去借钱,砸锅卖铁我也给你凑,明早之前就给你。可这个提议立刻遭到了陈芯的拒绝:之前说好的就是20万元,我这是交首付急需用钱,5万块能顶个什么事啊。你要么给我钱,要么就杀了我,否则我就把我们之前的这些事都说出去,让你下半辈子抬不起头。

      说完之后是一阵长久的沉默,心烦意乱的余朋不愿意再多说一句话,不管陈芯说什么,他只是坐在沙发上不停地抽烟。最后,还是陈芯打破了沉默,她拉着余朋的手,说:这件事情先放一放,你等等我。说罢便自己去了浴室。

      余朋独自坐在客厅里,只觉得脑子乱哄哄的。这时,浴室的门打开了,陈芯裹着一条浴巾向余朋慢慢走来,然后俯在他耳边轻声说:别想那么多了,你想不想玩一点刺激的?说着便拉着余朋走进了卧室。

      进了房间之后,陈芯让余朋去找根长一点的绳子过来,余朋便去飘窗上拿出了两根绑带。看到手里的布带时,他心里忽然有了主意。陈芯说这还不够长,于是打开衣柜,找到了一件很早之前余朋穿过的军绿色T恤,两人合力将T恤撕成布条,编成了一条一米多长的绳子。

      陈芯向余朋提议道:快把我绑在床头,把我绑起来之后,你想做什么都可以。这正如余朋所愿,他立刻将陈芯结结实实地绑在床头。看着眼前这个一丝不挂的女人,余朋内心很挣扎,他一边用绳子紧紧地勒住了陈芯的脖子,一边对她嘶吼道:你再问我要一分钱,信不信我勒死你。

      此时的陈芯完全没有意识到危险已经来临,她以为余朋只是在吓唬她,便挣扎着道:只要我有一口气在,这钱一分都不能少!听到这句话,怒火中烧的余朋用力收紧绳子,陈芯在床上奋力挣扎,可她哪里抵得过一个壮年男子的力气,片刻工夫,陈芯便没了呼吸。

      当陈芯的头耷拉下来时,余朋一下子瘫坐在床上,脑子瞬间清醒过来,看着屋里的一片狼藉,他抱头痛哭,他知道自己无法逃脱法律的制裁,便冲向厨房,打算在警方发现之前结束自己的生命,可当他真正拿起刀时,却下不了手:他真的不甘心啊,他还不到30岁,还有好多想做的事情没有去尝试过。最后,他决定再给自己几天时间,等把想做的事做完了,再回来自杀。

      心意已定,他转头看看陈芯的尸体,心一横,找到陈芯的手机,又回来用她尚有余温的手指纹解锁,给自己微信先后转账7万元,随后,他将陈芯的手机调至静音塞在床垫下,又用钥匙将房间门反锁后扬长而去。

      当晚,处于极度恐慌当中的余朋叫了自己在KTV工作的朋友一起喝酒,陪同的还有朋友的两名女同事。喝多之后,他邀请三人和自己一同到三亚畅玩,由他来负责全程的费用,三人欣然接受。

      第二天一大早,四人便登上了飞往三亚的飞机。在此期间,陈芯丈夫多次给妻子拨打电话,始终无人接听。陈芯丈夫有些担心,便打通了余朋的电话,说:兄弟,麻烦帮忙找找你嫂子,看她去哪儿了?余朋一开始以自己不在家为由搪塞过去,后来再接到电话,他又撒谎说陈芯感冒,自己已陪同她去了医院,让大哥专心出差不要过度担心。陈芯丈夫后来又多次打电话问余朋具体情况,余朋招架不住,只好说自己已到三亚出差,走之前听说陈芯的手机出现了故障,让他放心。

      这时,陈芯丈夫终于感觉事情不对劲,便连夜乘高铁返回上海。等他打开房门,令人窒息的臭味让他难以招架,一开始他还以为是剩饭剩菜的腐臭味,但当他注意到紧闭的卧室门,才瞬间明白:气味,是从这个房间传出来的。恐慌的他翻箱倒柜寻找房间的钥匙,但一无所获,最后只好用自己的肩膀把房门撞开,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眼前的景象将成为他余生的梦魇:和自己生活多年的妻子被赤身裸体绑在床头,已死去多时,陈芯丈夫当场晕倒。

      几天后,民警在三亚某酒店大厅将犯罪嫌疑人余朋当场擒获。此后,在上海市某看守所内,余朋向检察机关坦白了自己的全部罪行,他说:我愧对所有人,我不知道该怎样去面对他们。父母养了我26年,可我再也没有尽孝的机会了。我拆散了陈芯幸福的家庭,两个孩子也没有妈妈了……

      经上海市青浦区检察院审查,犯罪嫌疑人余朋故意伤害他人,并致人死亡,其行为已触犯刑法第232条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其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他人财物,数额巨大,其行为已触犯刑法第264条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盗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侦办中。(文中涉案人物均为化名)

    作者:葛天天 王擅文 录入:hebeiczhou 来源:方圆微信公众号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