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读者 >> 内容

    2021年后再读毛主席文章: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

    时间:2021/2/9 11:56:16

      核心提示: 1924年国共两党第一次合作实现,共产党作为崭新的政党,想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抵御外敌,而此时由孙中山领导的国民党注重民生冷暖,主张建立民国、平均地权;驱除鞑虏、恢复中华,算得上真正的民主派。 可国共合作并不意味着和平到来,相反,这样的合作是注定无法长久的。那么,便引申出毛主席曾经在文章内提到...


      1924年国共两党第一次合作实现,共产党作为崭新的政党,想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抵御外敌,而此时由孙中山领导的国民党注重民生冷暖,主张建立民国、平均地权;驱除鞑虏、恢复中华,算得上真正的民主派。

      可国共合作并不意味着和平到来,相反,这样的合作是注定无法长久的。那么,便引申出毛主席曾经在文章内提到的问题: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国民党和我党之间的一度合作关系,也无法掩盖彼此之间的摩擦和诸多不稳定因素。

      2021年,重新拜读毛主席关于这些问题阐述的文章,内心涌出的是无限的感慨。

       2021年后再读毛主席文章: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

      孙中山

      一、且待三巡酒过辨真假,是敌是友再分生杀

      19世纪90年代帝国主义国家掀起瓜分中国狂潮。

      1900八国联军战争1901年签订《辛丑条约》1919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中国向欧洲输送了14万华工,为协约国西线战场提供了重要的劳动力,其中有数万华工最终埋骨异乡,巴黎和会上作为战胜国中国却戏剧性沦为战败国

      在山东主权问题上,主张正义的各国列强却严厉拒绝中国的正当要求,战前德国侵占的山东地区的领土及特权,竟统统划归日本所有。

      在帝国主义的支持下,各军阀派系代表大地主、大买办阶级和帝国主义利益对内压榨人民权益,奉行专制独裁统治,对帝国主义国家阿谀奉承,将中国的物资和土地拱手承让,毫无愧疚之意。

       2021年后再读毛主席文章: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

      为实现打倒列强,铲除军阀的共同目标,国共双方接受了联俄容共的提议,国共第一次合作开始。然而在合作过程中,出现了越来越多不可调和的执政理念和阶级矛盾。国共两党的党内合作,由于两党之间存在巨大差异,发展越快,分裂越快。

      共产党信仰马克思列宁主义,国民党信仰三民主义。在国共两党合作中,两党地位并不平等,国民党队伍相较于刚刚成立的共产党,队伍极为庞大。

      国民党只同意实行党内合作,视其为一种缓兵之计,并没有真正将共产党作为政治伙伴,谋求长期共存发展,解放战争早已埋下了伏笔

       2021年后再读毛主席文章: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

      由此可见的合作伙伴国民党将是未来的敌人,共产党需要真正的盟友,因而敌友关系也引发了共产党员毛主席的深切思考。

      1925121日,毛主席在《革命》半月刊发表了《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一文。毛主席在文章中开宗明义地指出: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

      他将中国社会各阶级进行了区别和划分,清晰地呈现了共产党的政治方向和革命伙伴。应视买办阶级、大地主阶级为敌,视半无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做友,无产阶级是共产党革命的主力军。而动摇不定的中产阶级,难以分辨其意图。

       2021年后再读毛主席文章: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

      二、帝国主义封建主义蛀虫:买办阶级、大地主阶级

      鸦片战争是中国近代屈辱史的开端,签订的南京条约,开放广州、厦门、福州、宁波、 上海五个城市为通商口岸。随后的马关条约又向日本开放了北京、沙市、重庆等七处通商口岸。直接雇佣中国人充当买办,负责推销洋货和代购中国土产等各项商业上的具体事务。

      借买办之手以华制华,帝国主义经济上不断对落后国家进行剥削和控制,并逐渐进行政治渗透,从而把落后的中国变成帝国主义侵略者的殖民地和半殖民地。

      在为帝国主义积累资本的过程中,买办也从中直接牟取暴利,协助帝国进行经济侵略,倾销洋货,剥夺民族企业发展空间。

      由于帝国主义只手遮天,买办依附列强而更加肆无忌惮,原本的公平交易物质流通也变为了毫无人性的暴力掠夺,作为国人,迫害自己的同胞,掠夺本国的资产为自己牟利,与叛国贼无异。

       2021年后再读毛主席文章: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

      依仗于帝国主义,就必然要为其卖命。买办实现了资本积累后往往政商勾结,谋取权势,造成了官僚资本。并假借买办之名,实施侵略之实。如利用买办出面,骗取矿权和圈购土地,成立烟草公司,大肆销售鸦片,买办通过烟土号将鸦片推销到内地各处,残害国人体魄。

      买办所买卖的不仅是物,也包括人。帝国列强将中国巨大的廉价劳动力资源视为金矿。借助买办之手,将几十万中国人口运往海外为苦工。而由于恶劣的运输环境和不平等对待,那些赚大钱,过好日子都成为假话空话,多数苦工身亡异乡。

      封建地主阶级自古以来便是站在人民的对立面,一直以来对农民进行经济剥削和政治压迫。他们传递封建思想,试图奴化劳动人民,对于人民反抗进行暴力镇压,只要有大地主阶级的存在,老百姓便永远直不起腰来。

       2021年后再读毛主席文章: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

     1927年夏,以委员长为首的反革命集团,建立了买办阶级和大地主阶级联合的反动政权。随着反动政权的建立,各个买办阶级地主阶级政权联合,由军阀割据演变为掌控全国国民党政权,买办阶级由此成了控制全国性政权的统治阶级。

      以委员长为首的买办阶级的核心力量,不断集合资本集团和官僚主义,势力庞大。买办阶级与政权结合在一起,依仗帝国主义的庞大势力,勾结大地主阶级,包揽政商多界,逐步建立垄断地位,几乎垄断了近代中国国民经济的一切来源。

      最为庞大的以蒋、宋、孔、陈四大家族为核心的官僚买办资本,集中了价值上百亿美元的巨大财产,垄断了全国的经济命脉,形成了国家垄断资本主义。

      买办阶级、大地主阶级就是帝国主义的傀儡,是罪不可赦的叛国者。

       2021年后再读毛主席文章: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

      三、永远可信的朋友:半无产阶级、小资产阶级

      半无产阶级主要指雇佣工人或店员的小规模的工商业者,而近代中国农民阶级中,自耕农、手工业主以及半自耕农、贫农、小手工业者,都是直接从事工农业生产的阶层,是最能代表小资产阶级的部分。

      半无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均占有一小部分生产资料,无法形成资本积累,勉强维持生存,并没有政治依附,在重重压榨和剥削下苟延残喘。他们勤劳务实,生活在阶级底层,但从未磨灭抗争的民族傲骨,从未放弃拯救国家于危难之际的渺茫希望。

      随着五四运动爆发,革命潮流高涨,半无产阶级、小资产阶级纷纷加入革命浪潮,积极学习马克思主义思想,带着抛头颅洒热血的爱国情怀,投身与民族解放斗争当中。

       2021年后再读毛主席文章: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

      四、中流砥柱,浪遏飞舟:无产阶级

      19225月,第一次全国劳动大会在广州召开。会议明确反帝反封建的斗争目标,承认了中国共产党在全国工人运动中的领导地位,引导工人阶级走向团结奋斗的道路。

      19232月,由于京汉铁路总工会的成立严重损害了军阀利益,为捍卫工人阶级和人民群众的政治权利,为了还工人以人权,以自由,以平等,总工会号召全路工人举行罢工。

      虽然最终以被镇压而告终,但在无产阶级身上,我们看到了中华民族团结、牺牲、奉献精神,彰显了千百年来中华民族追求公平正义,勇于反抗黑恶势力和残暴统治的拼搏精神。这也注定,中国革命必须由无产阶级领导。

       2021年后再读毛主席文章: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

      五、摇摆不定的墙头草:中产阶级

      中产阶级,也就是民族资产阶级。主要由工商阶级、小地主及部分知识分子组成,代表着中国城乡资本主义关系,是一种先进的社会经济力量。

      在一战末期,洋货进口的急剧减少,人民反帝爱国运动的推动等一系列原因,部分民族资本家曾经找寻救国图存的出路,面对三座大山的施压负隅顽抗。

      而民族资本家毕竟扮演着商人的角色,在从事经济事业的活动中,毫不掩饰他们渴望追求利益,增值资本的动机,他们希望抓住机遇,赚取更多的利润。为了谋取利益甚至不择手段,既结交封建势力,又吸引外国资本,花费巨资引进西方技术,革新陈旧的管理模式。

      在无形之中,也加强了民族资产阶级对于封建势力、外国资本的依赖性,在革命过程中表现出强烈的妥协性。

       2021年后再读毛主席文章: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

      所以,他们对于中国革命具有矛盾的态度,在受到外资打击、军阀压迫时,他们赞成反帝国主义反军阀的革命运动,当本国的无产阶级侵犯其利益时,民族资产阶级又转而向敌人投诚。对于唯利是图的墙头草,能吸引他的,绝不是马克思主义,而是金钱与利益。

      认清敌友,方可亲贤臣,远小人。194910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中国共产党成功带领朋友将敌人驱逐出自己的家园。

      而如今的社会阶层不再有敌我之分,道德和法律尊重和保护每一滴辛勤的汗水。一切为祖国富强人民富裕民族复兴所做出的劳动,都是光荣的,新时代的我们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社会力量,化解每一个阶层的代沟,与每一个阶层荣辱与共。

    作者:综合 录入:hebeiczhou 来源:趣史录
  • 上一篇:夜读《清贫》看党性
  • 下一篇:没有了
  •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