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散文 >> 内容

    德孝中华周刊推荐:元宵坨子蕴亲情

    时间:2021/2/18 11:10:33

      核心提示: 文/陈青延 每年的元宵节里,家乡的人们,家家户户都有吃元宵坨子的习俗。在我们一家人之中,数十载的元宵节里,元宵坨子都蕴藏着一种亲情,滋润着我的人生,使我感受到家的温暧,叫我终生难忘。 谁都知道,一年一度的元宵节到来,人们每家每户吃元宵坨子,是中国人对传统风俗的传承,对中国文化的一种热爱,也是我们每...


    文/陈青延

      每年的元宵节里,家乡的人们,家家户户都有吃元宵坨子的习俗。在我们一家人之中,数十载的元宵节里,元宵坨子都蕴藏着一种亲情,滋润着我的人生,使我感受到家的温暧,叫我终生难忘。

      谁都知道,一年一度的元宵节到来,人们每家每户吃元宵坨子,是中国人对传统风俗的传承,对中国文化的一种热爱,也是我们每一个家庭,期盼团团圆圆、和眭幸福,并以此怀念离别的亲人,寄托对未来生活的美好愿望。

      在我的印象中,小的时候,住在农村的我们家,每年过元宵节,父母自做元宵坨子都比较讲究,尽力在缺少配料的情况下,将元宵坨子做得好吃。那时节,市场上物质匮乏,家里贫穷,每年元宵节到来,父母都只能用盆子,装一点糯米,到村里有石磨的农家,排队磨糯米粉。

     糯米粉磨好,端回家以后,他们就会从家里紧巴巴的零用钱中挤出一点钱来,买回白糖或红糖,放入用擦菜子做的馅内,做成元宵坨子。为了调整元宵坨子的口味,他们有时候还将元宵坨子,进行一次油炸,增加一家人的食欲。

      我清楚地记得,在我年少的时期,每逢元宵节吃元宵坨子的时候,父母亲用碗给一家人盛元宵坨子时,自己的碗里盛得少,却在我们兄弟几个的碗里装得满满的。那时节,我们兄弟几个也都懂事,从哥哥、我,到弟弟,都争着将自己碗里的元宵坨子,夹几粒往父母碗里放,但都被父母拒绝了:“娃儿啊,你们还小,是吃长饭的时候,都必须吃饱!

      时光荏苒,岁月如歌。转眼,三十多年过去,父母已在人世,我已为人之夫,为人之父,家乡人们的生活也已丰衣足食。每年元宵节到来后,开放的市场上,琳琅满目的元宵坨子,应接不暇。

      可以说,这以后每年的元宵节里,妻子和我,无论是在家里自做元宵坨子,还是在市场上买元宵坨子,都要征求女儿的意见,问她买什么样的调料或什么样馅的坨子。尽管女儿说每次都是不想麻烦我们说随便,但我们每次要进行精心地挑选,尽量满足她的味口。

       当然,在每年元宵节里,我和妻子给女儿自做的或买回的元宵坨子中,有猪肉馅的、牛肉馅的、黑芝麻湖馅的和桂花馅的。在煮这样的元宵坨子前,为了使元宵坨子不黏稠在一起,妻子每次都是用锅铲将元宵坨子铲入锅里烧沸的开水之中,使得漏瓢捞出来的坨子干脆和利落,让我和女儿吃得舒心,感到了一家人亲情的温馨。

      这真是: 元宵坨子藏亲情,千家万户享乐中!

    作者:陈青延 录入:hebeiczhou 来源:百姓中国周刊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