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散文 >> 内容

    德孝中华周刊推荐:江南的墙

    时间:2021/2/18 11:31:50

      核心提示: 文/陆锋 风从河面上吹来,清洌不羁。所过处,水波漾漾,草木萋萋。灰扑扑的墙揽了随风而来的料峭春寒在胸前,细细说起了曾经的故事。 那是一面老墙了:阳光在上面溜达过,月亮在上面徘徊过,有着沧海的深度,有着桑田的密度……风雨冲刷磨蚀出的一块块凹凸墙面;墙身大片大片的剥落,斑斑驳驳;墙根霉斑点点,氤氲开的...


    /陆锋

      风从河面上吹来,清洌不羁。所过处,水波漾漾,草木萋萋。灰扑扑的墙揽了随风而来的料峭春寒在胸前,细细说起了曾经的故事。

      那是一面老墙了:阳光在上面溜达过,月亮在上面徘徊过,有着沧海的深度,有着桑田的密度……风雨冲刷磨蚀出的一块块凹凸墙面;墙身大片大片的剥落,斑斑驳驳;墙根霉斑点点,氤氲开的雾蒙蒙像是弥漫着的水汽;攀爬的青苔岁月笔下的古朴文字,拿这墙当了纸,从远古书写到现在。每一面老墙上都写满了故事,都在默默等候那个可以停下脚步听一听故事的人。大抵,墙有多老,故事就有多老了吧?

      这里是江南,古代文人雅士钟情已久的江南。古人写诗,很多时候就是图一己之快。诗兴来了,找块石头都能写上两句,遇上一面墙,挥毫泼墨,那是常有的事!这便形成了“题壁诗”。题壁诗,始于两汉,盛于唐宋,仅唐代诗人寒山就有六百首之多,李白、杜甫、白居易也常题壁而诗。

      是以,江南的墙与别处不同,墙上留存的都是唐风宋韵。

      我从桥上过,河水在桥下潺潺。我踏着潮湿的青石板路,拐进了一条幽深的长巷,屋檐下摇曳着的红色灯笼早已褪色,墙上的时光却逐渐清晰。无数的时光在墙上悄无声息地堆积,好像沉睡了一般安宁。时光的符码在这里交叠、交叠、再交叠,多年不曾散去过。

      透过陈旧的气象,我想摸一摸这面墙,摸一摸那近在咫尺却又远在天涯的隔世的氛围,只是心境一时难以描述,只能不由自主叹了口气。一面老墙,在历史的长河中微不足道,墙身上镌刻中的历史,跨越时空裸露在我面前,像是一种变化着的静止,让人肃然起敬。

      我陷入了巨大的时间流里,再无法脱身。唐风孑遗,宋水依依,一一在眼前鲜活。古旧的墙体发出岁月的袅袅清音,就像轻柔的水波在身边荡漾开去,又柔柔地折回,声音重重叠叠,飘飘悠悠,沉谧而深远。

      是谁在诉说悠久、厚重、典雅,以及永恒?

      墙上,顺着斑驳的蜿蜒而下的雨水滴穿了千百年的时光,诉说着千百年的沧桑。脚下,青石板满目创伤,那是岁月赋予的不灭的痕迹。

      江南,在唐诗宋词中被吟唱了多少章,便在这面墙上灵秀了多少回。濛濛细雨、袅袅炊烟、依依杨柳、青青芳草……尽数被镌刻。时光就是这么凌厉又不动声色,把时间都封存在老墙上,而后与我们缓缓说起那些个盛极而衰故事。

      江南的天空总是很低,低得载不动太多故事。

      江南的小河总是很浅,浅得容不下太多心事。

      江南的颜色总是很少,少得仅剩下青、绿和灰。

      青的是砖,绿的是瓦,灰的是墙。灰灰的墙,像流水一样回溯历史,渺小如沧海一粟,却又伟大得足以傲视一切!

    作者:陆锋 录入:hebeiczhou 来源:百姓中国周刊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