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文楷模 >> 内容

    新疆:肖建勤带领乡亲们向幸福出发

    时间:2021/2/22 15:45:49

      核心提示: 《百姓中国周刊》新疆讯(李成林)2017年1月,肖建勤走马上任,担任多来提巴格乡托帕(11)村驻村工作队第一书记,队长。 托帕(11)村距离县城只有14公里,可农民的房子简陋,卫生条件差,乡间小道铺满厚厚的细土,微风轻轻吹,小车慢慢过,皆能扬起漫天呛人的灰尘。 肖建勤下车伊始,神色凝重,久久沉思。...


    百姓中国周刊新疆讯李成林)20171月,肖建勤走马上任,担任多来提巴格乡托帕(11)村驻村工作队第一书记,队长。

      托帕(11)村距离县城只有14公里,可农民的房子简陋,卫生条件差,乡间小道铺满厚厚的细土,微风轻轻吹,小车慢慢过,皆能扬起漫天呛人的灰尘。

      肖建勤下车伊始,神色凝重,久久沉思。

      那一刻,肖建勤就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带领乡亲们向幸福出发。

      他不敢懈怠,立即行动起来,把行李扔进宿舍,拿了一支笔和一个笔记本,叫了一个村干部,就投入了工作。

      当天下午,肖建勤走访了十来户乡亲,笔记本上密密麻麻地记了几十页,归纳起来,主要是人多地少,无挣钱门路。

      随着走访的深入,肖建勤的心情越来越沉重,步履越来越艰难。在托帕(11)村,贫困是制约乡亲们向幸福出发最大的拦路虎和绊脚石。2016年,全村乡亲人均纯收入不到4000元。

      出路在哪呢?

      肖建勤经过深入走访,多方调研,提出:稳固农业生产,加强转移就业,并制定了“一户一策”脱贫计划。

      有村干部质疑:“托帕(11)村有种植西瓜、蔬菜和棉花的传统,但从没见哪户人家靠农业发家致富的?”

      还有村干部质疑:“乡亲们的思想保守,都比较恋家,谁愿意外出务工呢?”

      面对种种质疑,肖建勤这位河北汉子,燕赵硬汉,骨子里就带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英雄气。他毫不动摇,坚持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亘古同理。我不相信土地里刨不出‘金娃娃’来?”

      老党员玉苏甫·吾买尔精通西瓜甜瓜种植技术,是托帕(11)村的土专家。肖建勤聘请他为荣誉技术员,请他给乡亲们讲课,传授西瓜甜瓜技术。玉苏甫·吾买尔欣然同意。

      乡亲们听说后,不屑一顾。托帕(11)村祖祖辈辈都会种瓜,他玉苏甫·吾买尔那点儿能耐,谁不知道呢?

      玉苏甫·吾买尔第一次授课,就遭遇了尴尬,来听课的乡亲寥寥无几。村干部的质疑,果然不是空穴来风。

      肖建勤又去种瓜的乡亲家做工作。

      贫困户阿布迪热合曼·肉孜说:“肖书记,我种了一辈子西瓜甜瓜,我的技术也不赖呀。玉苏甫·吾买尔懂的,我都明白。他不懂的,我也明白。去听玉苏甫·吾买尔的课,不是浪费时间吗?”

    “你种植的西瓜甜瓜,一亩地可以收入多少钱?”肖建勤不紧不慢地说。

      阿布迪热合曼·肉孜挠挠脑袋,吞吞吐吐地说:“呃,这个嘛,呃,这个……”他狠狠地挠了一下脑袋,鼓足了勇气,“一亩地1000多元的纯收入还是有的。”

      肖建勤微微笑了笑,说:“阿达西(方言:同志朋友之意),我跟你算算账,你家种了五亩地西瓜甜瓜,按你说的算,一共才5000元纯收入。人家玉苏甫·吾买尔一亩地的纯收入就可以5000元。你的明白,还是他的明白?”

      阿布迪热合曼·肉孜红了脸,说:“不会是吹牛的吧?他种的瓜,有那么好?”“有那么好”四个字,他简直是咬着牙,一字一顿蹦出来的。

    “玉苏甫·吾买尔种的瓜就是有那么好。自私点说,技术就是饭碗,谁愿意把饭碗交给别人呢?可玉苏甫·吾买尔是一个老党员,他愿意教乡亲们技术,带领乡亲们一起种瓜,一起脱贫致富。”

      做通了思想工作,种瓜乡亲都来村委会听玉苏甫·吾买尔的课了。

      肖建勤马不停蹄,又从县农技站请来技术员,为种蔬菜和棉花的乡亲授课。

      这几年,经过肖建勤的努力,托帕(11)村种植棉花4339.9亩,西瓜甜瓜110亩,蔬菜25亩。由于乡亲们提高了种植技术,棉花平均亩产由原来的250公斤,提高到350公斤;西瓜甜瓜一亩地收入由原来的2000元,提高到4500元;蔬菜由原来的一亩地收入1200元,提高到2000元。

      托帕(11)村人多地少,富余的劳动力很多。很多青壮年窝在家里,不能出去务工。

      肖建勤入户走访,了解年轻人的想法。

      古丽赛乃木·色依提初中毕业,结婚后,生了一个男孩。当肖建勤带着村干部到她家走访时,古丽赛乃木·色依提在喂孩子饭。

      肖建勤说明了来意。

      古丽赛乃木·色依提往孩子嘴里喂了一口饭,说:“肖书记,我特别想出去务工挣钱呢。”她又往孩子嘴里喂了一口饭,“你看,孩子还这么小,是离不开人的。公公婆婆有自家的事儿,不能帮我带孩子。这个油瓶拖得我哪里都去不了。”

      古丽赛乃木·色依提说的是实情。她家地少,有劳力,可孩子小,离不开大人的照顾。她想出去务工,可受条件制约,心里只有干着急的份儿。

      像古丽赛乃木·色依提家这种情况的,托帕(11)村有几十家。

      如何才能解决这些乡亲的后顾之忧呢?

      肖建勤是动了一番脑筋的。

      孩子一到两岁,幼儿园是不接受的。如果把这些孩子集中起来,派人统一照顾,这些孩子的爸妈不就可以放心地出去务工挣钱了吗?

      对,把孩子集中起来,派人统一照顾,建一所托幼所吧。

      肖建勤想到这里,不由激动起来。他立即召集村干部开会,商量建托幼所的问题。

      可村会计的话,给肖建勤泼了一盆冷水。村委会的账户没有一分钱。

      这是为乡亲们谋福利的事情,没有钱也要办。虽然村会计泼了一盆冷水,但没有阻挡肖建勤建托幼所的决心。

      没有钱,想办法向上级争取项目资金。肖建勤只要有一点时间,就往政府部门跑。跑得扶贫办主任都烦了。

      扶贫办主任说:“老肖,我服了。这里有六万元,拨给托帕(11)村吧。”他开玩笑,“我晓得,再不给你拨点钱,我办公室的门槛,不知还要矮多少呢?”

    “才六万元,”肖建勤可不买账,“我的大主任哟,六万元能建房子吗?”

    “就六万元,”扶贫班主任苦笑道,“这六万元,我费了老鼻子劲才挤出来的。不要,是不?”扶贫办主任举着文件,抖着。

      肖建勤慌忙抢过文件,说:“不管是母鸡,还是蚊子,拨拉到盘子里就是肉。哪里有钱不要的道理。”

      肖建勤跑断了腿,才争取了六万元资金。扶贫办主任说得很清楚,这六万元,颇费了一番工夫呢。再去扶贫办纠缠,就没意思了。

      用这六万元,怎么才能将托幼所建起来呢?肖建勤急得在村里转来转去,晚上连做梦,都是梦见自己在当泥瓦工建房子呢。

      有一天,肖建勤去村里走访,走到一所旧房子前,不由停下来脚步。他看着房子,频频点头,问身边的村干部:“这所房子是谁家的库房吗?”

      村会计说:“这哪是库房呀?这房子是公家的,原来的便民服务中心。新村委会建起来后,便民服务中心就搬到新村委会了。这所房子没有用,一直闲置在这里呢。”

      肖建勤兴奋得差点蹦起来,说:“这房子是公家的,你们咋不早说呢?”

      村会计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说:“我咋不早说?你也没问呀。”

      好钢用在刀刃上。肖建勤花了六万元,把原来的便民服务中心装潢得漂漂亮亮的。

      托幼所建起来了。增加了两个公益性岗位。最多的时候,托幼所托管了17名幼儿。

      托帕(11)村有了托幼所,解决了古丽赛乃木·色依提的困难。她和老公外出务工,两口子一年可以挣四万多元,比起在土地里刨钱,高出了三倍多。

    作者:李成林 录入:hebeiczhou 来源:百姓中国周刊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