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故事 >> 内容

    德孝中华周刊推荐:得不到的礼物

    时间:2021/3/24 15:44:19

      核心提示: 文/王奕君 从小,我就怕父亲,他总是板着一张脸,又严厉,又苛刻。父亲心气儿很高,他总想培养我成名成家,先是培养我画画,硬性要求我每天画一张素描,见我太抵抗,就又培养我写作,每天读什么书,写什么文章,他都做了详细的规划。夜晚,是父亲最忙碌、最充实的时光,他要监督我的功课,并修改我的习作。我的童年,枯...


    文/王奕君

      从小,我就怕父亲,他总是板着一张脸,又严厉,又苛刻。父亲心气儿很高,他总想培养我成名成家,先是培养我画画,硬性要求我每天画一张素描,见我太抵抗,就又培养我写作,每天读什么书,写什么文章,他都做了详细的规划。夜晚,是父亲最忙碌、最充实的时光,他要监督我的功课,并修改我的习作。我的童年,枯燥得没有一点儿色彩。

      我十二岁那年,趁父亲高兴,斗胆提了个要求:“我想去逛庙会。”

      没想到,父亲竟答应了。

      那一年的那一天,我和父亲都很高兴,挤在人群里,遇到好看的,好吃的,就停下来。当然,前提是,他认为好看、好吃。

      远远的前方,头顶上,有一些五彩缤纷的气球,再往前,就看见了源头——卖气球的小摊。

      我又斗胆,提了第二个要求:“爸,给我一块钱。买个气球。”或许,我当时就想撤个娇,或是想弥补一下儿时的苍白回忆吧。

      这下,父亲脸了沉:“不要!那是小孩子的玩意儿,你都多大啦。”说着,他没停脚,一直往前走。

      我的高兴劲儿一扫而光,站在那儿生气。

      父亲走几步,回头,见我没动。他又走了几步,再回头,我还不动。他就站下来,看似等我,不如说是彼此的较量。我的潜台词是“我要”,父亲的潜台词是“不给”。结果,就像天底下所有孩子跟大人的较量,无不以孩子的失败告终一样,我败下阵来。

      我哭了。

      然后,我急急地向前走去,我不看父亲,也不看路边的风景,我只想回家。父亲赶上我,好像还说了几句话,反正是跟气球无关,后来,他见我不理他,知道我是真生气了,也就不说话了。

      好好的一次逛庙会,难得的一次逛庙会,就这样抹上了一层阴影。后来,我总在想,父亲不可谓不爱我,但就一块钱,他为什么舍不得花?真正的理由是,父亲从来没有想过要尊重我的哪怕一点点愿望。

      后来,我独立了,父亲也老了。我终究过着凡人的生活,眼看我的画家梦,作家梦终将成为泡影,父亲学会了与“平庸的日子”讲和,他的愿望一退再退,到最后只是:“你高兴就好,健康就好。”

      再后来,父亲总是提到死,他说:“我不怕死,可我真怕你承受不住。”又说:“哪天我要死了,你别哭,也别难受,你多想想我不讲理的时候,让你生气的时候,你就释然了。”可是,我真想告诉他,每当看着他稀疏的头发,蹒跚的步履时,我生怕他离开我,心里总是想着他的好。我己能够心平气和地接受“父爱的欠缺”了。

      人世间,没有一种爱,是完美无瑕的。上苍给了我们“生命”这份厚礼,同时以“父母之爱”作为馈赠,可他又以无数的例子向我们证明:绝对完美的父母之爱,是我们永远都得不到的礼物。

    作者:王奕君 录入:hebeiczhou 来源:百姓中国周刊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