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社会 >> 内容

    人口流动促西部地区经济社会发展

    时间:2021/3/27 6:32:46

      核心提示: 人口流动的形式多样,功能也各不相同,主要有交流功能、整合功能、导向功能、继承发展功能、自组织调节功能等。推动社会发展的主要力量是人,因此在人力资源结构不均衡的条件下,促进人口多样化流动成为促进区域社会均衡发展的重要措施。我国西部大部分省区具有西部地区、民族地区、边疆地区、资源富集地区、欠发达地区这...


      人口流动的形式多样,功能也各不相同,主要有交流功能、整合功能、导向功能、继承发展功能、自组织调节功能等。推动社会发展的主要力量是人,因此在人力资源结构不均衡的条件下,促进人口多样化流动成为促进区域社会均衡发展的重要措施。我国西部大部分省区具有西部地区、民族地区、边疆地区、资源富集地区、欠发达地区这五区的特点,因此充分利用五区特点背景下的人口流动作用,对于促进西部地区经济社会发展格外重要。

      20205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新时代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的指导意见》发布,标志着西部大开发进入了3.0时代,而承接产业转移与促进就业增长是西部大开发深入推进的两大发展战略选择。将积极承接产业转移实施就业优先战略统一于国家区域发展整体战略背景之下进行互动研究,是优先推进西部大开发战略的需要。无论是产业转移还是就业增长,两者都与人口流动紧密相关。这也意味着,把握人口流动的特征与作用,有利于促进西部地区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

      从社会学的角度看,人口流动的原因是多种多样的。尤其伴随交通、通信等技术的发展,区域间经济活动的增加,人口的长期和短期流动越来越频繁。人口流动不仅可以带来知识与技术的互动,还可带来开放的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的差异,会让个体从不同的角度看待事物。流动人口往往对新事物更敏锐,会以新的视角审视事物的功能,进而开发出事物的新功能,发现新的机遇。本文仅以三个角度为例,阐释人口流动对西部经济社会发展的作用。

       人口流动促西部地区经济社会发展

      民族地区往往资源丰富,有较多的特色和优势产业。人口流动可以充分挖掘资源的潜力,强化优势产业。2017年,鼓励地方开展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等改革的三变政策上升为中央政策,成为经济社会发展相对滞后的民族地区发展特色产业的重要抓手。但是特色产业的短板也比较明显,如基础设施滞后、产业链短、市场信息不对称、特色人才缺乏等。人口流动可以实现人力资源的整合配置,吸引具备农业技能或工业技术的人口流动汇聚,有效促进优势产业的发展。产业是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人才是产业发展的重要资源。以才兴产,重在进一步发挥人才在引领产业创新发展中的创造力,以人才引领产业、以产业集聚人才。激发各类产业人才的活力与创造力,发挥人才在产业发展中的关键性作用,从而实现人才与产业发展的深度融合与互动。

      人口流动过程本身就是消费过程,流动人口在流动过程中起着调节当地消费的作用。

      首先,流动人口可以调节当地消费结构。例如,流动人口的消费习惯往往与流入地居民存在差异,这些差异可以影响地方社会的消费结构,包括消费层次结构、类型结构等。其次,流动人口还可增加当地消费总量,促进当地消费市场发展,有助于优化产业结构。例如,伴随旅游业的发展,服务业所占经济比重增加。最后,人口流动可以促进就业,增加当地居民的可支配收入和消费能力。

      因此,经济增长要加大消费力度,人口流动就是有效途径之一。在今后较长时间内,大规模的人口流动迁移仍是我国人口变动的主要特征。一带一路建设的深入将为西部地区发展开辟新的空间,促进边境贸易和人口聚集,影响人口分布格局。

      有学者认为,人口流动容易导致社会信任降低、社会认同趋弱,但从另一角度看,人口流动恰恰增进了社会信任与社会认同。一方面,人口的流动带动个体社会网络的扩展,个体社会网络的勾连和重叠会增加社会关系网的密度和韧度。另一方面,人口流动也带动了不同地区间地方文化、风俗的传播互动,这也有利于降低区域间的文化差异。从这两个方面而言,人口流动增进了社会信任与社会认同。

      人口流动对优化产业、增加消费、增进社会信任等都有积极的作用,因此需要多维度、多举措推进人口的有序流动。由于西部地区的特殊情况,地方政府可着力从两个方面来促进人口的有序流动。一是促进西部地区内部人口流动。西部地区各省区无论在社会结构、经济结构还是自然条件方面,都有较多相似之处,这为人口内部流动提供了便利条件。首先,相似的风俗、习惯会让流动人口之间、流动人口与当地居民间更易沟通和交流。其次,地理空间上的相近为流动人口往返流入地和流出地提供了方便。所以,西部地区内部流动,不仅有助于增进区域内的认同和稳定,也有助于区域内部的均衡发展。二是促进东西部地区间人口流动。东西部地区间的人口流动,不仅有助于西部地区获得来自东部地区的知识、经验,而且有助于促进当地技术、产业的发展。东西部地区之间的差异由来已久,因此在强调缩小基础设施差异之外,还应强调缩小人口维度上的诸种差异。

      当然,在强调流动人口作用的同时,还要注意到其可能带来的潜在影响。流动人口在教育水平、生活习惯、收入水平、社会资源等方面存在差异,表现出不同的市场议价能力和生存发展机会,从而造成流动人口内部的机会差异。例如,相对于拥有更多流动机会的年轻人而言,流动的中老年人获得就业和发展的机会更少。再如,部分流动人口致贫不仅阻碍其市民化进程及城市内部社会整合,阻碍资金技术和人力资本反哺农村,而且会对扶贫全局工作的开展造成不利影响。认清并致力于解决流动人口的贫困问题,协同农村扶贫、防止返贫,是推进新型城镇化的重要举措,也让改革与发展更有温度和厚度。(本文系内蒙古社科规划办基地专项课题双循环背景下西部地区承接产业转移协同机制研究2020ZJD011)阶段性成果)(作者单位:内蒙古财经大学金融学院;内蒙古财经大学财税学院)

    作者:马宝林 安锦 韩雨莲 录入:hebeiczhou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