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互联网 >> 内容

    三家头部企业均已关停!网络互助用户何去何从?

    时间:2021/4/2 7:27:47

      核心提示: 上周,水滴互助、轻松互助相继宣布关停,一时间,市场众说纷纭。近年来,随着理赔案件的增加,网络互助平台均摊金额持续上升,负面信息也越来越多。互助计划参与人数呈下降趋势,多家平台已渐显疲态。网络互助模式在面临商业考验之时,监管层对网络互助平台的风险也愈发警觉。截至目前,多家互助平台关停,释放出来怎样的...


      上周,水滴互助、轻松互助相继宣布关停,一时间,市场众说纷纭。近年来,随着理赔案件的增加,网络互助平台均摊金额持续上升,负面信息也越来越多。互助计划参与人数呈下降趋势,多家平台已渐显疲态。网络互助模式在面临商业考验之时,监管层对网络互助平台的风险也愈发警觉。截至目前,多家互助平台关停,释放出来怎样的信号?平台的关停,庞大的存量用户将面临怎样的选择?网络互助的模式今后是否还有存续的需要?

       三家头部企业均已关停!网络互助用户何去何从?

      曾经风起云涌的网络互助平台大潮正在退去。3月的最后一周,轻松互助、水滴互助的突然关停,引起市场关注2021年一季度尚未走过,包括美团互助在内的三家头部企业均已关停,对于网络互助行业来说,引起不小的震动。业内人士指出,网络互助平台的关闭,或将昭示着我国商业健康保险即将步入一个发展的新时代。

      盈利模式难以为继

      324日,国内最早成立的互助社区之一轻松互助宣布将于当天18点正式关停。声明内容显示,对于关停前符合互助条件的会员,将核定合理的互助金额进行最后一次均摊,此次均摊后的用户余额将在7个工作日内退款至用户的微信钱包,同时所有会员健康服务权益继续保留。对于2021331日前不幸确诊大病并在此之前提交救助申请的会员,轻松互助将继续提供合理的互助金妥善救助。

    收到退款后,我进入平台,看到在我加入轻松互助的1330天中,已经帮助了6160人。作为轻松互助的资深用户,郭霞告诉记者,她在326日凌晨收到轻松互助的19.61元退款,这笔退款正是上述所说的最后一次均摊。

      郭霞表示,她是2017年加入轻松互助的,在2月份她还通过平台帮助了252个人,2月份均摊金额为1.62元。但更加令她意想不到的是,两天之后,她加入的水滴互助也宣布关停:水滴互助发了一个感谢信,平台将在41日前发起退款。

      据记者了解,截至目前,水滴互助是继百度灯火互助、美团互助、轻松互助后第四家关闭的网络互助平台

      网络互助兴起于2016年,乘着互联网的风口,曾经得到资本和网民的追捧,全民参与,却也乱象丛生。据统计,2019最高光时刻,我国网络互助平台的实际参与人数为1.5亿人,约占全国人口的1/10目前,对于互助平台接连关停,业内认为,平台盈利模式是原因之一。

       三家头部企业均已关停!网络互助用户何去何从?

      以轻松互助为例,2021年以来,轻松互助的参与人数出现连续下滑,人均分摊额居高不下。截至2021322日,轻松互助平台的参与人数从2020年末的1800万人左右减少至1735万人。与此同时,平台的人均分摊额持续企高,于202139日达到0.38元,与迄今最低的人均分摊额相比增长了322%。其他网络互助平台的参与人数也在近期出现了显著下滑。其中,相互宝的互助分摊人数从20211月第一期的10101万人下降至3月第一期的9593万人,短时间内大幅缩减了500万人左右。

      据记者了解,多家网络互助平台在申请加入时只需要身份证号,不需要提供任何健康证明,审核并不严格。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群体的疾病经验发生率会上升,逐渐趋于正常水平,分摊费上升是必然的。这就导致用户的预期和实际分摊水平之间存在认知上的差异,引发分摊客户流失。

      除了分摊金额上涨,网络互助平台理赔难也成为网络互助平台普遍存在的主要问题。

      据一家医疗网络互助平台的负责人介绍,理赔难主要体现在两方面:一是目前互助行业没有形成行业性的理赔解决方案,互助平台的用户数量有的以亿为单位,之前保险公司的理赔调查方案很大程度上难以满足网络互助行业的需求;二是调查的严格程度比保险公司更高,因为互助金需要所有成员分摊,因此要做到透明化,这导致用户感觉比保险公司理赔更难,影响理赔体验。

      值得注意的是,115日,美团互助也发布了一则关停公告。彼时,美团互助仅上线了一年半左右的时间。对于网络互助平台的团灭,国泰君安分析师刘欣琦分析认为,网络互助是以参与者发生风险事件为分摊前提的共济保障计划,近年来呈现快速发展态势,2020年末参与人数超1.6亿人。由于网络互助具有商业保险属性,且参与人数众多,部分前置收费模式平台形成沉淀资金,存在金融风险,因而引起监管的关注

      从盈利模式来看,平台管理费对自身盈利的贡献微乎其微,能否有效地将短期流量导向长期客群才是实现盈利的关键。然而由于前端审核宽松,网络互助平台吸引了大量的非健康体,随着分摊金额的快速上涨,健康用户很可能退出互助平台,最终形成了逆选择的循环。

       三家头部企业均已关停!网络互助用户何去何从?

      天风证券分析师夏昌盛判断,网络互助所产生的劣币驱逐良币问题,将主要从两个方面影响平台的经营状况一是参与人群大幅下降+赔付案件数量上升将引起偿付能力不足,进而影响平台的持续经营;二是平台参与人数下降,极大地增加了从自有互助平台向保险业务的引流难度,盈利模式将难以为继。

    此次,虽然轻松集团仍然保留了众筹和保险经纪业务,但轻松互助关停所引起的流量大幅减少与用户信任感下降,中短期将持续对另外两条业务线产生较大的负面影响,未来发展道路并不顺畅。夏昌盛说。

      网络互助产品不是保险

      网络互助已成为不少网民为自身健康增添保障的选择之一。但与此同时,此类平台涌现的各类问题也造成很大的社会影响。网络互助平台会员数量庞大,消费者权益保护处于监管真空,涉众风险不容忽视,这与平台盈利模式难以持续稳定、平台纵容、流量推手作怪都不无关系。随着监管部门对于金融行业趋向进行更加严格的管控,网络互助行业的监管风向也发生了变化。

      网络互助将被纳入监管的信号显露于去年9月,监管的关注点是平台所从事的保险相关业务

      20209月,银保监会打击非法金融活动局刊文《非法商业保险活动分析及对策建议研究》,文章称网络互助仍处于无监管状态,部分前置收费模式平台形成沉淀资金,存在跑路风险,同时建议国内保险监管部门将网络互助平台纳入监管,并尽快研究准入标准,实现持牌经营和合法经营

      20201214日,银保监会发布《互联网保险业务监管办法》,明确持牌经营要求,禁止非保险机构开展互联网保险业务。今年115日,美团关闭其美团互助业务。对此,银保监会相关负责人曾表示,美团互助偏离美团主业和逆选择风险不断增加,是其关闭的主要原因。下一步,还将对网络公司做互助业务进一步的关注,了解其运行的方式和风险情况,再根据情况采取相应的措施。

      今年两会,也有不少委员就网络互助平台监管问题发声。多位专家建言,要加强网络互助监管顶层设计,创新监管方式,解决网络互助平台当前无主管、无监管、无标准、无规范的四无状态,把风险关进制度笼子里,以确保网络互助模式规范化、可持续发展。全国政协委员、对外经贸大学国家对外开放研究院研究员孙洁在提案中表示,由于网络互助平台存在监管缺位准入门槛低行业平台良莠不齐资金管理需规范等四大问题,应将其纳入监管框架内。

      近期,三家头部网络互助平台接连关闭,引起业界多方讨论。多位非银分析师认为,若未来监管部门明确将其纳入监管并落地具体政策,那么网络互助平台展业将受限,行业格局可能从零散走向头部整合,用户流量将会移向正规持牌、经营稳定的保险公司

      用户群何去何从

      在经历了两家互助平台的突然关停之后,郭霞终于意识到了互助平台的不确定性之大。在郭霞看来,她在轻松互助走过的1327天中,帮助过的人之中,很多都来自极度弱势群体。今后,这些人该怎么办呢?

    从理赔的角度来看,确实有很多案例表明,参加互助计划并不意味着能获得理赔,但是,这是发生大病时很多贫困人口最可能获得帮助的方式。郭霞说,正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多年来她坚持参与互助平台的活动。

      这一点也得到分析师的认同。互助平台参与者多为无商保人群,互助平台作为基础的入门保障产品,通过理赔案例等风险教育,提升客户保障意识,激发保险需求。” 刘欣琦说。

      在郭霞看来,平台关闭后,她尚且有能力为自己购买一份商业健康险,而平台的很多参与者并无同样的幸运。她告诉记者,早在几个月前,她就接到轻松互助的电话。接线生首先感谢郭霞的互助行为,然后,对其健康保障进行了分析,并推荐她购买保险产品。这个电话我接到过很多次,一度特别集中。

      郭霞推测,这或许是网络互助平台在关停前的行动安排。但是,出于对购买保险产品的警惕性,她并没有考虑在互助平台上购买长期的保险产品。买保险产品,我会选择在口碑好、实力强的传统保险公司中购买。

      刘欣琦认为,网络互助平台的特点是价格便宜,因此当客户转为购买更为昂贵的传统保险产品时,预计将提出更高的保障和服务需求在传统保险产品的基础上,能够为客户提供高频健康管理服务、提升与客户之间黏性的保险公司更容易获得客户的青睐,将更大程度上抢占网络互助退出带来的增量市场。

      据《金融时报》记者观察,在网络互助关停的大背景下,原互助计划用户将转向传统保险产品以寻求健康保险产品,有利于传统险企获取有明确保险需求的增量客户,改善当前代理人获客难的困境。但是,并非所有网络互助平台的客户都能轻易转化为购买价格较高的保险产品。即便是郭霞这样具有稳定收入的城市就业者,在转化保险产品时,也抱有谨慎态度。而对于农村地区的低收入者来说,一份正规保险所付出的成本,往往会让他们直接放弃。

      网络互助平台确实解决了一部分人群,特别是农村地区的医疗保障需求。但是,所发生的问题和平台的下线也为消费者敲响了警钟。如果网络互助都从市场退出,这部分人群的服务缺位该如何弥补?网络互助是否还有下半场,这些问题都需要引起各方的重视和思考

    作者:综合 录入:hebeiczhou 来源:中国金融新闻网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