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精博 >> 内容

    德孝中华周刊推荐:父母的山歌姻缘

    时间:2021/4/7 10:34:41

      核心提示: 文/李宗球 那天晚饭后,有几分醉意的父亲无意中哼起了山歌:“哥想妹了想妹了,妹在哪咧在哪咧……”我们几兄妹都感到很奇怪,这么老了还唱情歌。母亲一直掩嘴笑着。在我们的追问下,母亲说,这首山歌是当年她和父亲对唱的山歌,也由唱山歌认识的,而且还有一段不寻常的爱情故事…… 六十年代末,还是生产队大集体,父...


    文/李宗球

      那天晚饭后,有几分醉意的父亲无意中哼起了山歌:“哥想妹了想妹了,妹在哪咧在哪咧……”我们几兄妹都感到很奇怪,这么老了还唱情歌。母亲一直掩嘴笑着。在我们的追问下,母亲说,这首山歌是当年她和父亲对唱的山歌,也由唱山歌认识的,而且还有一段不寻常的爱情故事……

      六十年代末,还是生产队大集体,父亲是队里的文艺队员,弹拉跳唱样样精通。在一次去公社汇报演出的山歌对唱,认识了母亲。年轻时的母亲长得婷婷玉立,皮肤白晰,是十里八乡公认的美人胚子。外婆家在山里,经过一条大河,沿河边走五里地,翻过一座山坳就到了。自认识母亲后,父亲每天傍晚都爬到山坳上,唱起了山歌。不久,母亲便跑出家门,到山坳上和父亲相会,父亲吹口琴给母亲听。热恋中的父母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

      待到谈婚论嫁的时候,外公死活不让母亲嫁给父亲,说父亲家庭成份是富农,贫农家的女孩子是不能嫁给富农的。我们李家太爷以前是地主。而且已经答应许配给公社刘书记的儿子,等刘书记的儿子复员回家就完婚。复退军人当然前途无量,对于父亲这样一个生产队里的文艺队员,没有什么前途的。外公当时是小队里的队长,能和公社书记又红又专的家庭结亲,那是打着灯笼都难找的事。但是父亲不相信,母亲心里一定还有他的。傍晚,父亲照例爬到山坳上唱山歌。可是,没看到母亲出门,有一次,父亲还等到凌晨,没能见到母亲,便失望地回家了。那些日子,父亲很难过。确实不怪外公不同意母亲嫁来李家,李家不但家庭成份是富农,而且李家兄弟姐妹多,父亲在家排行老五,下边还有三个弟妹,全家上下十几口人挤住在三间破瓦房里,哪家嫁女过来无异于往火坑里跳。可是父亲心里舍不得母亲,母亲不来会他,肯定是外公不让母亲出门!父亲鼓起勇气,每天都到外公家去,挑水,劈柴,运用他的木工手艺修桌椅凳子,看到这么勤快的父亲,外公不屑一顾,外婆记在心里,打心眼喜欢父亲的勤快,女儿会幸福的,可是外婆做不了主。

      一次,外公明确告诉父亲,再勤快也是白忙活,不会给母亲嫁到李家。不过几日,父亲就被取消在文艺队的名额,到生产队下地干活。心灰意冷之后,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父亲和母亲私奔了。大半年杳无音讯,很是让人揪心!最终等到云开雾散。一天,私奔到外地二叔家的父亲接到电报,说公社书记的儿子复员了,反对包办婚姻,已经到省城上学。也就是说,父亲母亲的婚事有转机了。

      经历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父母相濡以沫,相敬如宾,艰苦奋斗,勤俭持家,把我们六兄妹抚养成人。父亲凭借自己精湛的木工手艺,除了农忙外还能在附近乡镇赚钱养家,还盖起了楼房。前两年,母亲脑梗住院,父亲一直守在床前,不离不弃。出院后,父亲都抢着做家务,尽可能给母亲多休息。父亲母亲将近八十了,子女都在外面打拼,盼望他们多多保重身体,寿比南山!这是我们作为子女的最大心愿!

    作者:李宗球 录入:hebeiczhou 来源:百姓中国周刊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