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史海 >> 内容

    1951年山西男子进戏院看“刘胡兰话剧”不久发现他竟是真凶

    时间:2021/4/7 15:14:08

      核心提示: 1951年春天,当时正值各地政府开展镇反活动期间,山西省万泉县的看守所里关押了大量的犯人。 当时南景村有个叫王明轩的反革命分子被捕后,他为了减轻自己的罪行就污蔑农民王连成是一个反革命组织的骨干。 这个王连成曾经在阎锡山的部队当过特务,就凭这一点,抓他也不为过,王连成在被捕后不久,就被当成现行反革命...


      1951年春天,当时正值各地政府开展镇反活动期间,山西省万泉县的看守所里关押了大量的犯人。

      当时南景村有个叫王明轩的反革命分子被捕后,他为了减轻自己的罪行就污蔑农民王连成是一个反革命组织的骨干。

      这个王连成曾经在阎锡山的部队当过特务,就凭这一点,抓他也不为过,王连成在被捕后不久,就被当成现行反革命罪而判了死刑,王连成的家人哭得死去活来,王连成在监狱也是大喊冤枉。

      王连成当时已经心灰意冷,想到自己已经是死刑犯,就等处决了,还有什么可以交待的,这辈子算是交待在这了。

      然而就在王连成想到自己即将离开人世,还有没有什么遗愿藏在心里没有完成时,他突然想到有一件事,必须要趁着自己被枪毙前说出来。

      那就是检举揭发他曾经的上司、杀害了革命烈士刘胡兰的凶手张全宝。

      当时各地剧团演的有关刘胡兰的戏剧中,都把晋绥军7221512连连长许得胜当成是杀害刘胡兰的凶手。

      实际上并不是,对于这一点,王连成是知道底细的,王连成在1945年被阎锡山的部队抓了壮丁去当兵,编在722151营的重机枪连,他的顶头上司就是2151营特派员兼重机枪连指导员张全宝,所以王连成知道张全宝才是杀害刘胡兰的真正凶犯。

      他把这个情况上报给看守所后,县公安局局长李永太听了他的陈述,急忙报告给了县长王沁声,王沁声很重视,两个人立即叫来王连成单独提审。

      王连成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都交待了之后,还说出了张宝全的下落。

       1951年山西男子进戏院看“刘胡兰话剧”不久发现他竟是真凶

      原来在19494月太原解放的时候,王连成被解放军俘虏,在解放军教导队受训一个多月后被释放,回到了万泉县老家南景村.

      有一天王连成走在街上闲转,到一家杂货铺想买点儿丝线,在挑完东西后,一抬头看到杂货铺的摊主竟然是自己在晋绥军中的上司张全宝,只不过张全宝改变了样子,把脸上的大胡子给刮了,当时很多人都以为张全宝在战斗中被打死了,所以王连成心里纳闷:他怎么还活着?

      这时张全宝也认出了他,见到王连成,可是把张全宝吓了一跳,张全宝怕王连成暴露他,连忙低声地说:不要乱称呼我,我现在叫张生昊。

      张全宝为了堵住王连成的嘴,马上将他请到旁边的饭店吃饭,王连成推辞不过,就跟着张全宝一块去了。

      吃饭的时候,张全宝一边劝王连成饮酒吃菜,一边又威胁他,不要暴露他,并且说道:如果你敢暴露我,就杀你全家。

      王连成虽然当过几年兵,但是本身就是一个老实农民,况且家中上有老,下有小,哪里敢得罪张全宝,只好唯唯诺诺的应承说不会暴露他。

      以前担心检举揭发张全宝被报复,想到自己就要死了,想在死之前做点好事,把杀害刘胡兰的真凶揪出来。

      王沁声认为王连成交待的材料比较可靠,就向上级和运城专署公安处领导进行了详细汇报,引起了专署公安处领导的关注。

      后来王连成因检举揭发张全宝立功,被法院判决免去死刑,改判为有期徒刑3年,后经复查属于错捕,予以无罪释放。

      张全宝个子不高,满脸横肉,光着头,年龄不大,却一脸的络腮胡子,因此别人都称他为大胡子,他倒是对自己的胡子十分欣赏,还经常自诩为美髯公

       1951年山西男子进戏院看“刘胡兰话剧”不久发现他竟是真凶

      全面抗战爆发后,华北大部分沦陷,为了混口饭吃,张全宝就加入了阎锡山的晋绥军。

      在抗战期间,先后在阎锡山部三十四军三团担任少尉排长、中尉排长,副官、上尉副官等职。

      1946年,被提拔为72215团第1营特派员兼重机枪连指导员,当时国民党军队对解放区由全面进攻转为重点进攻后,阎锡山更是调集近万兵力对晋中地区进行扫荡,72师少将师长艾子谦率领3个团的兵力坐镇文水县。

      当时刘胡兰家就在文水县大象镇的云周西村里,这里正是刘胡兰进行革命活动的地方。

      阎锡山的地方政府,在有了军事做后盾后,阎锡山立刻任命官员到文水县走马上任,并且任命了一个叫石佩怀的人担任云周西村的村长。

      为了能够坐稳这个村长的位置,石佩怀甘做阎锡山的走狗,上任后就开始摊派军粮,让老百姓苦不堪言,群众就称其为狗村长

      中共文水县县长许光远得知此事后,当即下令处死石佩怀,以此打击阎锡山的嚣张气焰。

      19461221日晚上,在刘胡兰的放哨掩护下,武工队的队员在陈德照的带领下,前去秘密处死了狗村长石佩怀。

      武工队杀死敌人的村长,这可吓坏了当时的大地主、大恶霸,他们担心共产党对付自己,因此组建了复仇队,发誓要找到杀害石佩怀的凶手。

      当时阎系任命的云周西村村公所书记张德润,根据自己的推测,认为是八路军的人干的,其中包括该村的女共产党员刘胡兰,并且把这份情报送给了当时驻扎在大象镇的215团第1营。

       1951年山西男子进戏院看“刘胡兰话剧”不久发现他竟是真凶

      第1营营长冯效翼和副营长侯雨寅闻讯后,秘密来到了云周西村,听取张德润的详细报告。

      当时中共文水县委出于爱护,曾考虑让刘胡兰转移上山里去打游击,但是刘胡兰却坚决要求留下来斗争,她的理由是,自己年龄小,并不会引起敌人的注意。

      然而让刘胡兰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竟会被叛徒出卖,当时云周西村的共产党农会秘书石五则,过去受到过刘胡兰面对面的批评,组织上撤销了其农会秘书的职务,并开除了他的党籍。

      在晋绥军进驻到文水县的时候,组织也没有让他转移上山,这让他十分不满,于是就把云周西村党组织成员名单全部交给了敌人。

      194718日,敌人突然袭击了云周西村,在12连连长许得胜的指挥下,先是抓住了石三槐,石六儿等人,并且对其进行了审问,尽管石三槐、石六儿经过严刑拷打,依然没有出卖组织,但是韩拉吉和石五则供出了刘胡兰等人。

      刘胡兰的母亲胡文秀闻讯,立马跑回家里,让刘胡兰转移,刘胡兰却并不在意,表示要听组织上的通知。

      19日,刘胡兰还在村里秘密召开妇女村干部、积极分子碰头会,嘱咐大家,千万要小心,保护好自己,不要被敌人捉了。

      当时刘胡兰还不知道她已经被出卖了,111日夜,武工队队长陈德照潜入村里,通知刘胡兰,现在情况很危险,要她转移上山。

       1951年山西男子进戏院看“刘胡兰话剧”不久发现他竟是真凶

      刘胡兰表示服从组织的安排,由于武工队晚上有任务,就没有带上刘胡兰,第二天一早,刘胡兰就起身收拾行装,准备走。

      这时张全宝和七十二师二一五团一营副营长侯雨寅、一营二连连长许得胜等率部包围了文水县云周西村。

      当时刘胡兰打算躲到刚生过小孩的邻居金钟嫂家,就说是坐月子,一般士兵不会去搜,但是等到刘胡兰进了金钟嫂家里后,却发现里面已经躲了几个人。

      为了不连累群众,刘胡兰竟然义无反顾地去了云周西村村南观音庙外西侧广场,当时石三槐等6人正在那里遭受严刑酷打。

      敌人的复仇队队长吕德芳,一眼就看出了群众中的刘胡兰,当场将其逮捕。

      张全宝和许得胜宣布7人的罪名后,要村民进一步揭发他们的罪状。

      然而让敌人没有想到的是,村民们并没有人说话。

      许得胜就问刘胡兰:你们村中还有谁是共产党?

      刘胡兰说:再没有,只是我一个。

      张全宝带着威胁的口吻说到:你自白。(是阎锡山独创的词汇,意思是交待跟共产党的关系,其实就是供出更多的人)

      得到的回答却是:我死也不屈服,决不投降

      在这样的情况下,张全宝等刽子手还是残忍地杀害了石三魁等人,由于铡刀连杀几个人,到石三槐的时候,一下子竟然没有成功,许得胜当即下令:换上铡刀,再铡!

      敌人就是想要以此这种方法震慑住刘胡兰,让刘胡兰交待更多党组织的秘密。

      在这时候,张全宝对刘胡兰说:你自白了,给你家里一份地。

      刘胡兰却说:你给我抬一个金人来,我也不自白。于是敌人把刘胡兰推上了铡刀,在临刑前,刘胡兰看了一眼母亲和小妹妹。

       1951年山西男子进戏院看“刘胡兰话剧”不久发现他竟是真凶

      由于担心共产党的报复,敌人不敢亲自上铡刀,因此威逼村民充当刽子手,但是村民谁也不来,就算敌人架起机枪,村民也不答应。

      刘胡兰不想连累群众,自己走到铡刀上,当铡刀落下,年仅15岁的刘胡兰就这样牺牲了。

      刘胡兰等7名烈士牺牲后,全县军民义愤填膺,都要为刘胡兰报仇,由于张宝全是亲自行凶,又有大胡子的形象,因此最具有辨识性。

      194722日,359旅攻进文水县城,阎系部队全部缴械投降,解放军俘获了该部官兵1500多人。

      唯一的遗憾是,密谋杀害刘胡兰的主凶张全宝、许得胜、侯雨寅等人没有抓到。

       1951年山西男子进戏院看“刘胡兰话剧”不久发现他竟是真凶

      1951年镇压反革命运动开始后,张全宝被吓得六神无主,生怕被人揪出来,每天活得都提心吊胆。

      由于刘胡兰牺牲时,影响特别大,毛主席得知后也十分难受,专门为刘胡兰题字:生的伟大,死得光荣

      全国各地也一直在宣传刘胡兰的事迹,各种话剧舞台剧不断,1951年,运城上演了歌剧《刘胡兰》,在运城引起巨大的反响,由于刘胡兰离这里不太远,大家都去看,张全宝也心里痒痒,想要去看一看。

      他倒不是歌迷,对歌剧也不感兴趣,而是想要借机探探风声,看看政府是怎么看待刘胡兰被杀这件事,有几个凶手被抓住了。

      进入戏院后,他屏住呼吸,大气都不敢喘,就看着戏里的人物相继出场,当听到演员喊一声大胡子时,张全宝当时内心颤动,然而当说到大胡子是2连连长许得胜时,他暗自庆幸,看来是他们认错了人,看到许得胜有胡子,把他认作了自己。

       1951年山西男子进戏院看“刘胡兰话剧”不久发现他竟是真凶

      看完歌剧后,张全宝以为自己做的事情,再也没有人知道了,于是高高兴兴地回到了家。

      然而让张全宝没有想到的是,随着镇反运动的发展,隐藏在人民群众中的许得胜却被捕了,当时许得胜改名换姓,潜伏在一家药铺当炊事员,经群众检举揭发,于195144日,被人民法院判处死刑,很快执行了。

      许得胜被捕和枪毙后,上了报纸,张全宝看到这个消息后,顿时五雷轰顶,因为知道大胡子是主凶的,还有王连成。

      想到这里,张全宝当即就决定跑路,可是当时全国的镇反运动下,跑到哪里去呢?后来他决定把自己家里的菜窖给改成地洞,藏了进去,并把私藏的两把手枪拿出来,装上子弹,一旦有人来抓他,就来个鱼死网破。

      为了迷惑群众,掩人耳目,张全宝还让他媳妇吴翠花对外放出风声说:生昊走了,回山东老家了。

      负责密查的同志却得出了重要情报,根据张全宝的邻居反映,吴翠花说她男人回老家了,家中没有人。

       1951年山西男子进戏院看“刘胡兰话剧”不久发现他竟是真凶

      可是吴翠花天天都会端个便盆往茅坑里倒屎尿,如果家中无人,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屎尿呢?

      尤其是另一个邻居提供的线索,更加让人怀疑,张全宝就藏在家中,这个邻居反映:一次,吴翠花回来我跟她到进到她家,房中无人,但有一股很浓的纸烟味,说明房内有人刚吸过烟。

      运城县公安局的领导综合各种线索分析,张全宝并没有逃,而是藏在了家中的隐秘角落里。

      195158日,运城县公安局20多名干警在主管副局长的带领下,秘密包围了张全宝的家,突然冲进张家院内,当时张全宝刚走出地洞准备吃完饭,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公安人员抓获。

      被在抓捕后,张全宝却十分狡猾的说:让我拿几件衣服跟你们一起走。

      公安人员早知道张全宝会耍鬼把戏,在其把手伸进床下的被子里准备取枪的时候,直接将他的手用脚踩住。

      对张全宝说:你被捕了!还要反抗到底不成?

      张全宝却故作镇静地问道:我犯了什么法?你们为何要逮捕我?

      见张全宝还在伪装,公安人员直接告诉他:你是杀害刘胡兰烈士的主犯张全宝……”

        1951年山西男子进戏院看“刘胡兰话剧”不久发现他竟是真凶

      公安的话还没有说完,张全宝已经知道自己暴露了,看来是跑不掉了,只能束手就擒,随后公安人员在他的被窝和地窖中搜出两把手枪和数十发子弹,尤其是藏在被子中的那把手枪子弹已经上膛。

      张全宝在运城镇落入法网后第三天,另一名主犯侯雨寅也落网了,侯雨寅时任2151营副营长,是杀害刘胡兰时在场职务最高的阎系军官,也是公安机关一直追捕的人。

      其实,侯雨寅早在19482月就被俘虏了,但是侯雨寅比较狡猾,说自己不识字,而是让别人替写,在口述中,他交代自己名字时没有报真名,而是侯震宙,职务为6171211团的一个排长。

       1951年山西男子进戏院看“刘胡兰话剧”不久发现他竟是真凶

      考虑到侯雨寅和张全宝是一个案子,又几乎是同时被捕,侯雨寅也被送到了万泉县公安机关。

      除了另一名主凶许得胜之前被处决外,杀害刘胡兰的另两名主凶张全宝和侯雨寅都相继被捕。

      1951519日,万泉县县长王沁声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给毛主席写了一封信,报告了杀害刘胡兰的主凶张全宝和侯雨寅两人被捕的消息。

      王沁声给毛主席的这封信,很快在《人民日报》上发表了,此消息在全国引起巨大的轰动,人民群众纷纷来信给征服,强烈要求在刘胡兰烈士陵前公审张全宝和侯雨寅,并将其处决。

      人民政府最终接受了这一要求,1951624日,公安人员荷枪实弹压着张全宝和侯雨寅来到了刘胡兰的家乡,山西省文水县云周西村,当时山西各地闻讯赶来参加公审大会的群众,多达上万人。

        1951年山西男子进戏院看“刘胡兰话剧”不久发现他竟是真凶

      至此,杀害刘胡兰等人的凶手都已经伏法,但是由于时间的关系,在新中国成立后,一直都没有找到出卖刘胡兰的叛徒,1952年的电影《刘胡兰》更是影射石三槐是叛徒,是他出卖了刘胡兰。

      而真正的叛徒石五则却一直逍遥法外,1958年,曾经与刘胡兰并肩作战的武工队队长陈德照的六弟,与其他受难者的家属,向公安机关检举了石五则过去的可疑表现,认为其可能是叛徒。

      公安机关随即根据检举的材料,对石五则进行了严密的侦察,一直到当年年底,尽管不断有新的补充材料怀疑石五则是叛徒,但是由于时间久远,没有充分的证据,此事就被搁置了。

      19596月,山西省委书记处书记、副省长郑林来到云周西村视察,发现这一搁置案件,立即召集有关人员推进。

      相关部门经过两个月的侦察,进一步澄清了部分案情,石五则等三人成了重点调查对象,在有了充分证据的情况下,19599月,文水县公安人员在云周西村逮捕了石五则、张生儿、石喜玉这三个叛徒。

      中央公安部督促山西省地方成立联合专案组,要把此案彻底查清,1960530日,联合专案组到达文水后,进行了为期半年多的调查,终于搞清楚了石五则、韩拉吉和张生儿叛变的全部真相。

       1951年山西男子进戏院看“刘胡兰话剧”不久发现他竟是真凶

      那些受伤沾满革命烈士鲜血的坏蛋,全部受到了人民的制裁,石五则和石喜玉被判处死刑,其他人也都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至此,出卖、杀害刘胡兰等7烈士惨案的罪犯全部付出了应有的代价,革命烈士终于可以安息了。

    作者:综合 录入:hebeiczhou 来源:史观天下报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