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散文 >> 内容

    留客天

    时间:2018/9/19 15:37:51

      核心提示:河南/肖静 雨,从上一个天黑,下到了这一个天黑。 大碗的广玉兰婉约地站在被雨水洗得想要滴出墨汁来的枝叶间,越发映衬得大大咧咧,大片的单层花瓣张牙舞爪,咋咋呼呼打开,立在高大的玉兰树上并不显眼,也不张...
    河南/肖静

    雨,从上一个天黑,下到了这一个天黑。

    大碗的广玉兰婉约地站在被雨水洗得想要滴出墨汁来的枝叶间,越发映衬得大大咧咧,大片的单层花瓣张牙舞爪,咋咋呼呼打开,立在高大的玉兰树上并不显眼,也不张扬。

    广玉兰花接了一整天的雨水了,从上一个天黑,到这一个天黑,也许还要从这一个天黑,再到下一个天黑,谁知道呢?!天晓得!雨水就这样不紧不慢、不急不缓、慢慢悠悠、期期艾艾地飘洒着。盼着雨停的时候,她偏要着急忙慌地下得密密麻麻,生怕出门的人们淋不湿;盼着雨下的时候,她苟延残喘般蹦跶不了几滴雨水下来,天边的云彩也跟着起哄,老想在这个时候探个头出来笑上几声。

    古人将下雨天视为留客天,将一句“下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加上不同的标点来表达不同的意思:

    下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

    下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

    下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

    下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

    下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

    下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

    下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

    失恋之人认为下雨天充满悲情哀伤,愿意毫无遮掩地跑到雨水里哭诉一番,希望老天爷的泪水和自己的泪水混合,能够将心痛传递给天和地,也许更希望在雨水中悲哀的自己能够挽留对方的心吧!这样的下雨天明明就是:下雨天,留情天。

    热恋中人将雨水看作是纯洁的神水,吸一口水汽,洗涤心肝脾肺肾,浑身通透清灵,打把伞娇娇怯怯地出门,爱人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地小心服侍着,要躲过右前方的小水洼,还要用手撩起正左边的柳树叶。雨越大越考验对方,如果被雨淋湿了,那淋湿的可就不只是身上的衣服和头发,而是衣服内的心和发梢旁的容颜。用雨水考验爱情,自古就有,白娘子就是最典型的例子。这个时候的雨水就是一句问话:下雨天,留我不留?

    我站在窗台,略微一低眼皮就能看到高大的广玉兰树上站满了一碗又一碗的玉兰花,地面被水浸湿了,满溢到了泥土表层上堆积成一小片一小片的小水洼,水洼里激打出了零星水花,声音淅沥,楚楚可怜。

    风带着水汽穿过窗纱,钻进了我的身体,冷静了我的心情。可,就在这时,雨声突然大了起来,雨点没见大,只是密了些急了些,身后屋子里人们说话的语速和音高,也仿佛被这骤然增大的雨声感染,变得密了些急了些。

    我回到屋里,找出长裤和外衣,全部加在身上,交叉双臂抱着自己回到人群中,感觉突然一下子有了人气。雨还在下,人们还在说话,玉兰花还站在树杈上婉约站立,水洼里的水却没有增加,女人手中的花雨伞还在行走,男人在共苦的路上还在深一脚浅一脚摸索。

    雨还在下,准备迎接再一个天黑吧!

    洗去这一个天黑里发生的一切吧!

    告诉下一个天黑,谁都未曾来过!

    作者:肖静 来源:人民日报社市场报网络版《百姓中国周刊》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人民日报社市场报网络版《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