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精博 >> 内容

    指社里的精灵

    时间:2018/10/11 14:21:43

      核心提示:辽宁/宋成 “你们并没有专业教授手语的同学!” “时代已经变了,大学生培养的不就是自学能力吗?我们可以在短时间内学会一门……” 主任打断道:“你先回去吧!” 酷夏,缕缕阳光穿过操场的篮筐、挂在男孩衣...
     辽宁/宋成

    “你们并没有专业教授手语的同学!

    “时代已经变了,大学生培养的不就是自学能力吗?我们可以在短时间内学会一门……”

    主任打断道:“你先回去吧!”

    酷夏,缕缕阳光穿过操场的篮筐、挂在男孩衣角的汗滴和女孩们的裙摆间,照射在一排排绿油而繁茂的银杏叶上。

    五六月份天气比较酷热,值得庆幸的是,我生活在一片饱含书香的杏林之园。在沈阳,一提到杏林,想必定能联想到我的大学。学长带着学姐在银杏道上玩着滑板,“噫,快看那边,不隔壁寝那谁吗?又在一群女孩面前弹着吉他。”哥们说道。恰如这般美好,欢声、旋律、浪漫和爱,对了,不可少一些“狗粮”,充斥着校园美妙的夜晚!但不同寻常的是,这个夏天学校将迎来一位社团新秀,不幸的是,这位新人也许将会永远的迟到。

    主任是一位学校团委德高望众的领导,在我看来,他控制着整个学校的社团。走廊里,我对旭说道:“今天发生的事不要告诉任何人,社团正常运行。”旭是我的好哥们,也是社团的负责人。从创办社团到社团发展到今日,我们社团在一步步壮大,因此,压力也在一点点堆积。和主任的一次次谈话,逐渐演变成一次次博弈,那天,我再一次被拒绝。回寝室的路上,我和旭并没有说话,每走一步,都显得异常沉重,失望、失落、失败,压抑在心间。

    此刻,社团的名义至关重要,它代表了我的努力没有白费,我的野心日益膨胀,“第一任社长”、“社团创始人”这些标签诱惑着我。

    在门口,我对旭说道,务必在期末考试前,举办我们社团的第一次活动。脑海清晰记得,旭只说了一句:“好”。于是我便转身回寝,开始写活动申请。

    在我的观点里,社团是我创办的,我必然做所有的事情。手里拿着盖有学院团委印章的活动申请表时,整座校园仿佛在为之震动,春风十里,不如手中一张纸。但是,此时我发现,我不再一马当先了,在众多的事务中,我显得多么无能为力。那些天里,旭熬夜准备着活动策划,负责视频制作的伙伴反复的编写程序语言,女孩们在淘宝上购买了很多活动用品……

    我常常幻想,上完晚自习后拖着疲乏的身体回到寝室入睡,室友们相互打着手语交流,这是多么美好,多么高尚的行为,甚至是超前的人类文明。于是我开始传播我的观点,并将手语视为自己的事业。直到活动当天晚上,我拿着麦,在讲台上雄心勃勃地讲着社团前景,社团宗旨,讲着社团的一切,同学们一次次响起热烈的掌声。看见他们的笑容,才知道我们共同的咬牙坚持,收获的喜悦让人如此甜蜜回味。

    我一直害怕被质疑,我害怕让信任我的人失望,一直以来我习惯自己做事。失败,便只能独自承受。直到我看见旭凌晨一点离开房门的背影;直到凌晨我焦急站在正在做视频伙伴的身后,看着电脑屏幕一次次显示错误,他一次次百度查看而我无能为力的时候;直到那些女孩在群里一次次商量着价格的时候,我才知道社团的意义。

    在发现和捕捉到生活中那些显示了意义的场景和瞬间,才懂得自己最应该珍惜的是彼此。生活诠释的意义总是像精灵一样带给我们惊喜,有社团里的这些精灵,是我的福分!我种下一颗树苗只为盖一间房屋,它却带给了我甜美的果实和夏日里的一片树荫。

    社团的名义微不足道,我在意的,是躲藏在灵魂深处的精灵。

    作者:宋成 来源:人民日报社市场报网络版《不行中国周刊》
  • 上一篇:情暖重阳
  • 下一篇:布娃娃的故事
  •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理事单位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王永杰  电话:13691456693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