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港澳台 >> 内容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香港暴徒的手势,和背后使坏的“鬼”

    时间:2019/7/23 9:37:45

      核心提示: “若市民不认同政府的做法,可寻求司法覆核,以其他合法、合理的方式表达意见。” 周二,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前往医院看望在沙田清场行动中受伤的警员时表示,肆意攻击警员,是对香港法治的直接挑战。 此前一...


          “若市民不认同政府的做法,可寻求司法覆核,以其他合法、合理的方式表达意见。”

           周二,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前往医院看望在沙田清场行动中受伤的警员时表示,肆意攻击警员,是对香港法治的直接挑战。

           此前一天,负责维持香港公共秩序的保安局局长李家超指出,刻意攻击警方的暴力人士混杂在游行示威者之中,非常有组织性。“他们有物资、有联系、有口号、有手势、有计划。”

         “近日暴力袭警的情况越发严重,杂物和雨伞已经演变成砖头与铁管,甚至出现疯狂殴打警员的情况。”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香港暴徒的手势,和背后使坏的“鬼”

    (图注:警员被多名暴徒殴打,有暴徒揪起警员头部,让同党以雨伞施袭)

           而这正是当前香港社会最反常的地方:“修例”停止超过一个月以来,大量香港市民仍旧参与所谓的“反修例”游行,似乎完全不以解决具体的政治诉求为目的。一定程度上,此次游行无论在组织还是在破坏力上,都已经完全超出了民间示威的范畴。

           可疑的“手语”

           外界注意到,“反修例”游行中出现了一套特殊的手语体系,可以在人群中快速传播消息。例如双手放在头部附近上下挥动,即需要头盔。若高举双手左右挥动,就是需要雨伞;单手举起“V”字手势,指需要剪刀;高举双手,两只食指呈一直线,则是需要扎带;单手上举做出“六”字手势,意味內六角扳手;而双手在额头上交叉则表示“物资充足”。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香港暴徒的手势,和背后使坏的“鬼”

           这套手势最早被发现于6月中旬,7月1日暴乱分子冲击香港立法会当天,港媒《苹果日报》发布一期特刊,详细介绍了这套手语体系,令其在示威者中广为传播。

           7月7日“九龙大游行”当晚,示威者行至弥敦道与亚皆老街交界附近时,被香港警方拦截。而部分示威者迅速建立手语传递线,数十秒内就有大量雨伞和头盔传至游行人群最前列,示威者随即戴上头盔并筑起“雨伞阵”。

           事实上,人在嘈杂环境中,下意识是不会使用手语进行长时间交流的,大概率会选择电子通讯设备,或者加大音量吼一下。如果没有统一的手语训练,人与人之间很难保障手语交流的有效程度。这也是为什么在自发组织的游行示威中,鲜有看到大规模成体系地使用手语。而这套手语的出现也表明,此次游行绝非示威者所言毫无“后台”。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香港暴徒的手势,和背后使坏的“鬼”

           其一,要将这套手语向香港民众传播,《苹果日报》显然其中的一环;而所谓的“示威者”能够在短时间内准确使用,其背后,必然有专业组织进行了缜密的筹划与紧密配合。

           其二,手语的特性是“点对面”,即打出一个手势,看到并回应的往往不止一个人;但对游行的监控发现,这套手语在使用过程中却没有出现这样的特性,一个手势,回应者基本上是单一的,手语以“点对点”的方式传导。

           每一个手语的使用者就像军队中的上下级一样,非常清楚自己的交流对象,并能快速形成指挥链一样的“手语传递链”。这恰恰令人怀疑,参与传递的“示威者”本身就曾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手语合作训练,并非街头偶遇、随机配合。

           其三,从目前披露的手语内容来看,这实际上也是一套“准战地手语”。手语中涉及的扎带、剪刀和內六角扳手都是暴乱分子用来拆解施工护栏等建筑材料的工具,以制作对抗警方的简易武器和路障,使警方的后续清场更加困难。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香港暴徒的手势,和背后使坏的“鬼”

    写入剧本的“炮灰”

           退一步讲,如果手语仅仅涉及“头盔”、“雨伞”,或许还能说是“平民自发设计”,但在这套手语中,不但有扎带、剪刀、内六角扳手等内容,更考虑到使用者的“战损”情况,加入了“吸入器”、“绷带”等对抗警方催泪瓦斯手段的内容——这套手语的设计者从一开始就明确了“准军事作战”的环境和手段,整套手语体系就是围绕着暴力示威而构建的。

           设计、散布、组织相关人员学习和使用这套手语的人,从一开始就把“示威者的过分行为激发警方强力拦截”写入了他的剧本。

           另外一方面的事实是,港府自回归以来对民间示威向来十分克制,整个2014年非法“占中”事件期间,警方仅发射了87枚催泪瓦斯弹。

           这是什么概念呢?2018年11月24日,法国巴黎“黄背心”示威当天,法国治安部队发射超过5000枚催泪瓦斯弹,“一分钟一发以上,前所未有”。甚至有一人被催泪瓦斯弹击中面部当场致死。除此之外,巴黎警方还打死示威者24人,击伤31人,逮捕103人。

           而这仅仅是一天的数据,在整个“黄背心”运动之中,数千人被逮捕,法国治安部队甚至将装甲车开上了大街以驱散暴力示威者。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香港暴徒的手势,和背后使坏的“鬼”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香港暴徒的手势,和背后使坏的“鬼”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香港暴徒的手势,和背后使坏的“鬼”

    (图注:法国这样处置“黄背心”示威者)

           相比较而言,香港警方除非迫不得已,甚至不会选择使用催泪瓦斯弹,手段不可谓不温和。而在这种情况下,这套手语依然为大规模使用“吸入器”应对催泪瓦斯弹做了准备,不难推断出,设计者预先已经清楚这场示威的暴力强度必然超出警方的容忍极限。

           换言之,高强度的暴力正是这套手语设计者追求的目标。

           这根本就不是为和平游行示威所准备的,其本质是一个专业指挥链,驱使着“示威者”,投入一场场的暴乱之中。而在这个指挥链之下,无论这些示威者有着怎样的政治诉求,最终都会以暴力的方式来实践。

           这么一套复杂的手语体系此前从未在香港社会出现过,也不是香港社会自身所能积累产生的。可能大部分参与了示威的所谓“示威者”自己都未必意识到,当这套手语介入到此次示威中的时候,整个事件的目的已经改变了,不再是解决某个具体的诉求,而是逐渐开始指向暴力对抗。这种对抗几乎是“不惜一切代价”的。被牺牲的,不但有可能是尽职尽责的香港警务人员,有可能是香港多年来的稳定和繁荣;甚至更可能的情况是,被驱使冲向最前方的“示威者”他们自己,也是为了堆砌狂热情绪所预定的“炮灰”的一部分。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香港暴徒的手势,和背后使坏的“鬼”

    (图注:丧钟为谁而鸣?)

           熟悉的“手语指挥链”

           这套“手语指挥链”并非第一次出现在世人面前。2004年末乌克兰“橙色革命”期间,类似的“手语指挥链”也频频在基辅游行人群中出现。

           事实上,这正是西方煽动“颜色”革命的重要工具之一。美国政府派曾遣超过一千名各领域的专家渗透进乌克兰社会,就“如何组织罢工罢课”、“如何通过手语进行交流”、“如何克服恐惧心理”,以及“如何使用手语进行交流”等内容,培训了大量反政府人士。而这些人也成了当年乌克兰“橙色革命”的中坚力量。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香港暴徒的手势,和背后使坏的“鬼”

    (图注:2004年乌克兰橙色革命)

           美国等西方国家在此次“反修例”暴力示威中发挥了怎样的作用,我们尚且不得而知。但外界注意到,美国当前驻香港总领馆工作人员超过了1000人。2011年维基解密公布的美国外交电文显示,美国驻港总领馆官员不仅就香港政治问题向特区政府提出带有干涉性的意见,而且与特定的某些人频繁见面,进行所谓的“意见交换”,其中不乏“港独”分子。

           2014年的香港非法“占中”事件被认为存在美国的广泛干涉。美国政府资助的智库“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就在2012年和2013年分别拨款75.5万美元和69.5万美元,用以“发展市民在涉及政治改革的公共辩论中参与讨论的能力,尤其是大学生”。

           在此次“反修例”暴力示威中,现场也多有发现西方人士疑似指挥暴徒进行冲击,又记录每一次冲击的细节。自六月份以来,他们混入游行人群之中,或走到警方阻拦线前与警方对峙,或带领示威者冲击警员。

           有香港市民曾向《大公报》爆料称,她在六月的一场游行中发现两名形迹可疑的外国人士,一人在观察游行情况,而另一人则长时间在一部平板电脑作记录。该市民觉得可疑,怀疑他们是外国特工,于是向前拍摄二人。其中观察游行情况的外国人发现被拍摄,即时扭转头部回避镜头,同时通知身旁外籍人士离开。

           这两名外国人究竟是不是香港当前暴乱的“洋指挥”,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就连最普通的香港市民也已经感知到,这场横扫香港的暴力游行背后并不简单,更不像示威者所言“毫无后台”。

    退潮,见鬼

           值此冲突节点,香港反对派民主党前主席刘慧卿、副主席单仲偕,周二协同该党多名成员与英国驻港总领事贺恩德及其他领事会面。刘慧卿称,此次会面由民主党主动提出。

           在会面中,刘慧卿“建议”英国和国际社会“应继续关注香港情况,并继续发声支持香港”。她将香港近来的乱象归咎于港府,要求特区政府回应“港人的诉求”,并形容这些诉求“好合理”。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香港暴徒的手势,和背后使坏的“鬼”

    (图注:安的是什么心?)

           但这些诉求到底是港人的诉求,还是暴徒的诉求,抑或是某些外国势力的诉求?所谓“合理”又是对谁而言“合理”?

           香港立法会议员蒋丽芸表示,当前香港社会已经陷入了僵局,打着“反修例”旗号的示威者诉求越来越多,“根本是强人所难”,所谓的“集会”和“游行”也早已变质。

           事实上,自6月15日起,港府已经暂停“修例”,“反修例”的必要性早已不复存在,游行既无主题也无意义,香港市民更无参与的必要。但7月以来,每一次游行最后都变成了暴力冲击。近日,香港民阵又煽动于7月21日在金钟举行“集会”。在遭到香港警方拒绝后,“民阵”直接无视法律,宣布变“集会”为“游行”,继续于本周末进行。

           暴徒们造成了极大的社会伤害,吞下苦果的却是全体港人。香港工联会周三召开记者会强调,占全港劳工三分之一的建筑、旅游、零售以及饮食业雇员的工作已经开始受到严重影响。

           工联会表示,立法会被破坏,短期难复会,超过700多亿的工程项目无法批出,导致建筑业从业人员无工可做。大陆旅行团的数目也由年初平均每月约7800团,降至6月份的5600多团,7月以来这一数据更是接连大跌。零售业则因旅客大减而营收低迷,部份店铺收入不到此前的20%,连带着雇员收入也严重缩水。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香港暴徒的手势,和背后使坏的“鬼”

           不难发现,当前香港社会的暴力事件绝非是理智的香港市民所希望见到的,而持续至今的暴力示威承载的也早已不是普通的政治诉求,而是西方国家用心险恶的“颜色革命”。

           香港反对派当前根本无意与港府进行沟通,而是不断挑战执法机构的底线。执法机关的正当回应,都有可能被外国势力指责为港府“侵犯人权”,并以此制造所谓的“国际舆论压力”。这也正是塞尔维亚、格鲁吉亚以及乌克兰等国“颜色革命”的套路,幕后遥控反对派的境外势力,通过暴力激化当地社会矛盾来制造干预他国内政的理由和契机。

           应对香港社会当前的危局,任何有理智的香港市民必须与暴力分子划清界限,必须响应政府“和平理性表达诉求”的呼吁。这并非对香港社会民主制度的限制,须知,民主绝非民粹或者暴民政治。

           民主社会的本质在于遵循既定的规则,正如林郑月娥所言,“若市民不认同政府的做法,可寻求司法覆核,以其他合法、合理的方式表达意见”。而且政府有其自身的工作议程,不能说政府没有第一时间回应你的诉求就应该被视为暴政,甚至用暴力去表达不满。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香港暴徒的手势,和背后使坏的“鬼”

           面对一整套完整的与港府互动的机制,所谓的“示威者”不以和平理性的方式发表意见,而是诉诸于常态化、扩散化、组织化、军事化的暴力,甚至血腥野蛮地咬断警员手指——这无论是不是傻,都是坏!

           周一,香港警务处处长卢伟聪就质问,香港社会难道要容忍愈演愈烈的暴力行径?事实上,越来越多的港人已经冷静下来,逐渐想清楚了近来全港社会的得失。而只要港人不再参与毫无意义的“反修例”游行,潮水退去,那些外国干涉势力和其代言人就再也不能躲在人群中作恶。

    作者:文/张sinan 来源:直播港澳台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