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文图精彩 >> 内容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看天下奇观——海宁钱江潮

    时间:2019/8/17 20:01:19

      核心提示: 文/沈海滨 世界上有两大涌潮现象:一处在南美洲亚马逊河的入海口;另一处就在我国钱塘江北岸的海宁市。由于杭州湾至钱塘江口外宽内窄,呈喇叭口状,它的出海口宽度达100公里,而溯江而上到达海宁的盐官已不足3公里,可这时江潮却以每秒10米的流速向前推进。涌潮受到两岸急剧收缩的影响,水体涌积,夺路叠进,潮波...


    文/沈海滨

     世界上有两大涌潮现象:一处在南美洲亚马逊河的入海口;另一处就在我国钱塘江北岸的海宁市。由于杭州湾至钱塘江口外宽内窄,呈喇叭口状,它的出海口宽度达100公里,而溯江而上到达海宁的盐官已不足3公里,可这时江潮却以每秒10米的流速向前推进。涌潮受到两岸急剧收缩的影响,水体涌积,夺路叠进,潮波不断增高,潮头便形如立墙,势若冲天,举世闻名的海宁潮便由此形成。每年八月中秋节前后是看潮最佳时,笔者采风的脚步最近又来到浙江海宁,亲眼目睹了这一闻名世界的大潮奇观………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看天下奇观——海宁钱江潮


      世界奇观海宁潮

      海宁潮又称钱江潮,是世界一大奇观,钱江潮以其磅礴的气势和壮观的景象闻名于世。钱江观潮始于唐,盛于宋,海宁观潮自明清以来也有400多年历史。古之观潮以杭州江干三郎庙一带为最盛,宋代以后,由于河道的变迁,观潮最佳点逐渐东移至海宁境内。海宁潮以其潮高、多变、汹猛、惊险而饮誉海内外。自明清以来,海宁民间一直都有农历八月十八观潮的传统习俗,这一日,游客云集,热闹非凡,海塘上更是出现江潮人潮两相涌的壮观;现在每年农历八月十八期间都还举办中国国际钱江(海宁)观潮节。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看天下奇观——海宁钱江潮


     海宁潮一天两次,昼夜间隔12小时。但由于受月球和太阳引力的影响,涌潮的强弱也随之有规律地变化。每月农历初一至初五,十五到二十,均为大潮日,故一年有120天的观潮佳日。每年的农历八月十八为传统的观潮节,民间奉为潮神生日,人们按照传统习俗,举行各种仪式,祭奠潮神,祈求平安,寄托美好心愿。千百年来,天下奇观海宁潮曾吸引了无数的仁人志士。乾隆皇帝六下江南曾四巡海宁;历代文人墨客,从庄子、司马迁、白居易、苏东坡到王国维、鲁迅、郭沫若等,一睹天下奇观的雄姿后,留下了千余首咏潮佳作;历史伟人孙中山、毛泽东等也有感而发,写下了著名的诗文;杨尚昆、李鹏等许多党和国家领导人都曾莅临钱塘江,观看了气势磅礴的海宁潮。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看天下奇观——海宁钱江潮


     每年农历八月十八,是著名的钱塘江天文大潮的最佳观潮期。现我推荐几个观潮的好去处给大家参考:长山闸海盐县澉浦镇的长山闸长85米,高12.6米。闸旁山上建有观海亭,站在亭中可以看到涌潮初起,继而潮头立起压过沙滩逆江而上的奇异景观。大缺口当大潮来临时,因受江心淤沙的影响,涌潮呈东、南两股交叉而来,在大缺口一带交汇相撞,激起座座冰山雪峰,声声如雷,场面惊心动魄。八堡龙头角海宁市盐官南龙头角是突出海堤的一块巨大礁石,它使此处形成一个小海湾。涌潮到此,惊涛拍岸,怒浪翻滚,有怒潮之称。老盐仓盐官西八公里处的老盐仓在60年代建起一座长650米,高9米的拦江大坝。当潮水与大坝相撞对,会沿着斜坡冲上大坝,又返身扑向江边18层海堤,水珠如暴雨般倾盆而下,气势极为壮观。

     观潮公园十万军声半夜潮,海宁潮白天汹涌澎湃,夜潮更是惊险雄壮。观夜潮一般在盐官观潮公园,午夜时分,万籁俱寂,忽闻有奔马声从东方传来,越来越响,江面也突起黑色蛟龙,把满江的月色打成碎银,刚才还是平静如镜的江面顿时成了翻江倒海的波涛世界。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看天下奇观——海宁钱江潮


      走近海宁钱江潮

      从杭州出发,汽车几乎是贴着钱塘江的江堤向东行驶。涌潮还没到来时的钱塘江江面其实非常平静,江水从容优雅地缓缓东流。江堤下的芦苇丛里,不时有鹭鸟栖落飞起,江中央的几条小船像是沉睡着。这景致,与总是显得过于静谧的西湖竟有几分相像。只有当我摇下车窗,闻见扑面的咸腥味时,才意识到我们正朝大海而去………

     来到海宁,热情好客的海宁人一定会带你去钱塘江边看看:候一次日潮,听一场夜潮音乐派对。要是不尽兴,还能轧一轧有范儿的潮市,再去百里钱塘的绿道上偶遇最美骑行。据当地朋友介绍说,钱塘观潮其实早在汉魏六朝时就已蔚成风气,至唐宋时,此风更盛。对潮乡人来说,日日与潮为伴,夜夜枕潮而眠,钱塘潮早已不止是简单的自然景观。你听,滚滚东流的江水,在隆隆涛声中,讲述着一个又一个海宁潮的故事——在盐官观潮胜地公园占鳌塔东西两侧1000米间,你一定要去看一看那段国宝——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鱼鳞石塘,它与万里长城、京杭大运河并称为我国古代三大工程。

     历史上,因径流量大且江道较短,钱塘江南北摆动频繁,虽历代修筑海塘,但潮汐之患仍无可避免。盐官古海塘始建于1700多年前,唐时重筑。五代时吴越王钱镠在位期间,曾征民夫大规模修建海塘。此后历代均有修筑,直至清康熙五十七年(1718),始动议修筑鱼鳞石塘,至乾隆八年(1743)完工。这鱼鳞石塘被誉为“捍海长城”,虽历经数百年潮水冲击,依然“力障狂澜扶砥柱”,保得古城平安。如今,在海塘沿线细细走一遭,尖山塔山坝、丁桥鬯塘古迹、镇海铁牛、占鳌塔……这些历史遗迹,无不是先辈们为了保卫海塘平安、祈求安宁所建。今天,告别潮汐之患,海宁人与钱塘潮之间,终于找到了唱和的最佳节拍。今天,海宁潮更潮。在传统节会基础上,海宁人玩转祭潮神民俗活动、潮音乐节、观潮露营节等活动,矢志要让观潮节成为辐射长三角乃至中国秋季休闲生活的响亮乐章。当然,潮声澎湃,金发碧眼的老外年年慕名而来者,早已不在少数。奔腾的潮水,早已化为“猛进如潮”的鞭策,不断衍生深化,深深影响着这座站立潮头的城市。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看天下奇观——海宁钱江潮


      漫步千年古镇海宁盐官

      盐官是一座千年古城,悠久的历史、灿烂的文化、动人的传说和壮观的涌潮,可谓一日游千年,满城尽奇观。景区集自然奇观与人文盛景于一身,以海宁潮胜景和盐官古镇风情取胜。自古以来,天下奇观海宁潮以其独特的壮美雄姿而令人神往。地处钱塘江强潮地段的观潮胜地公园,是天下奇观海宁潮的最佳观赏地。

      钱江观潮天下有名,苏东坡曰:“八月十八潮,壮观天下无。”我这次来浙,正好是观潮时节,机会不容错过。现在交通方便,又有了新修的过江隧道,十分方便快捷。时间还早,大潮要到中午才到,还有几个小时,先看看古镇吧。
           盐官虽然是个小镇,但是不可小视,这里有历史有故事,还出过很多名人。因为临近钱塘江,就有了名闻天下的钱江观潮,由于有了陈阁老,就有了乾隆皇帝的身世之谜。还有围棋棋圣范西屏,国学大师王国维,诗人徐志摩、武侠小说泰斗金庸等,他们都是海宁人,与盐官皆有不解之缘。
           进入宣德门,这是盐官的古城门,乾隆皇帝六下江南,四驻海宁,均过此门。解放之前,盐官一直是海宁的州府,就算到现在,海宁的老底子其实还在盐官。我看到,古街已经被修饰一新,许多名人故居、官僚豪宅、古庙古楼均已修复,小桥流水,古风悠悠。在这条古街里,最有名的是陈阁老宅,陈阁老名叫陈元龙,是清朝雍正时期的文渊阁大学士、太子太傅,级别相当于宰相,所以这里又称宰相府。宰相府大门临河而开,气势不凡,老宅内,现已修复轿厅、祠堂、寝楼、双清草堂和筠香馆等老建筑,厅前有假山数叠,厅间有廊桥通幽,园子虽然不大,但环境相当典雅。
          令人吃惊的是,盐官人几乎都相信:乾隆皇帝的生父正是这位清代大学士陈阁老!据传,雍正为争皇位,偷龙换凤,将自己女儿与陈阁老儿子掉包,于是,乾隆身世之谜在坊间开始流传,还有人把它写成小说,其中最有名的是金庸,他的武侠小说《书剑恩仇录》,更将乾隆的身世之迷推到了极致。金庸毕竟是海宁人,又颇有文才,经他添油加醋,似乎乾隆真就是陈阁老的儿子一样,为了表彰这位老乡,海宁人还在盐官建了一个金庸书院,以传播这位武侠文学大师的成就。这种坊间传说,历史学家从来都不会把它当真,不过,乾隆六下江南,驻跸盐官几次倒是确有其事,还真的住在陈阁老家里。不仅如此,陈家还出了三十多个进士,以“一门三阁老、六部五尚书”之荣耀而声名远播,这就更让讳莫如深的陈阁老宅充满了传奇色彩。
           陈阁老宅的附近,除了城隍庙和五土庙引人瞩目外,还有一处清新雅致的小庭院,它是国棋圣院,是清代最有名的两位围棋高手范西屏、施襄夏当年活动的场所,这两人曾留下“当湖十局”,至今仍被认为是中国围棋古谱中的巅峰之作。乾隆皇帝来海宁,也曾在此与二位国手纹枰对弈,并留下了“天元楼”之御赐。一处叫“花居雅舍”老宅,也给人印象较深,传说是清乾隆年间的一个妓院。进入宅内,前一进展示了青楼文化与音乐、文学、名士、历史的各种复杂关系,还复原了青楼当年作为娱乐场所的情景。后一进则展示青楼女子的生活场景,包括她们的洗澡、敬神、接客的房间。我知道,历史上一些名妓,比如苏小小、李师师等,琴棋书画样样皆通,气志才气不输男子,可都身世坎坷,这确实令人感慨。
           离老街稍远,还有国学大师王国维的故居,粉墙黛瓦,古朴庄重,里面有王国维生平家世、学术成就及对王国维学术研究的展示,楼上是书房、卧室等的复原,王国维曾在此度过青少年时代,以后即使游学在外,仍每年回来小住,他与梁启超、赵元任、陈寅恪并称为清华四大导师。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看天下奇观——海宁钱江潮


      人山人海争看盐官大潮奇观

      时间不早了,钱塘江大潮就要到来,我们动身前往江堤………江堤附近,有一座海神庙,庙座北朝南,三路并列,气度恢宏。据说,在清雍正年间,钱塘江潮情加重,常常潮水肆虐,动辄扫荡田禾,溺死人畜,即便潮水退却,也田土皆咸,几年都不能耕种。为此,雍正帝多次派员抢修江堤,并下令建造海神庙,祈拜潮神,以“澄澜保障”。海神庙旁边就是安澜门广场,过了高大的石牌坊,就进入了观潮区。几个观潮台上,早已人满为患,穿过看台,走到堤岸边上,视线顿时开阔,浩瀚的钱塘江就横在眼前,苍茫雄浑,水天一色,上下都望不到尽头。右边不远,还有一座古塔,那是占鳌塔,又名镇海塔,几百年来,它看惯了这里的潮起潮落。
           慕名而来的游客络绎不绝,潮水未至,人头拥满,看台和长堤上密密麻麻地站满了游客。我走到护栏边,好不容易才挤到了一个位置,与人摩肩擦背,一起等待潮水的到来。我紧紧盯着下游江面,心想:钱江大潮,你会如约而来吗?忽然,人群中有人高喊:“潮来了!潮来了!”我朝左前方眺望,只见天际间有一条长长的白线,正缓缓移动着,白线越来越近,速度越来越快,白浪滚滚而来,伴随着轰隆隆的雷鸣之声,那声音如战鼓擂起,似万马奔腾,浩浩荡荡,势不可挡!大潮来了,就像太阳升起,就如月亮盈满,它守时守信!其实,钱江潮并非只在农历八月十八有,而是每天都有,杭州湾的地形,日月的引力,造成江潮一日两次,只是平时不大,关注人少而已。
           须臾间,潮水已经奔流到我们面前,护栏边人声鼎沸,纷纷踮起脚尖,伸长脖子,拿出相机或手机拍照。只见,那排成一线的浪潮,一米多高,就像一堵墙,排山倒海地推过来,又像一排士兵,肩并肩地向前猛冲,那潮水拍打堤岸,汹涌澎湃,浪花四溅。真想不到,一个看似平常的江面,竟然蕴藏着如此巨大的能量!这潮水,来的快,去的也疾,我还未来得及细看,就已然奔逝而过,顷刻间,那潮水已跑到几十米开外,留下身后一大片江水荡漾,浑浊不已。有些游客,欢呼着沿岸奔跑,去追赶那远去的潮水,噢,原来这就是“赶潮流”呀,我忽然像明白了什么。
           江水渐趋平静,人们陆续散去,我沿江堤向上游走去,堤边立着一尊铁牛,那是过去用来镇江压潮的,再往前,还有纪念名人的亭子和雕塑,近代以来,不少名人到盐官观潮,其中就包括孙中山、蒋介石、毛泽东这三位影响了中国历史进程的重量级人物,还有徐志摩、胡适、马君武、陶行知等当时的文化名人。在浩浩荡荡的江潮面前,他们不是感概,就是赋诗,无不被潮水那一往无前的气势所叹服。我又登上占鳌塔,极目眺望,江水依然浩渺,潮涌年复一年,数风流人物,都已成为过去。

    作者:沈海滨 录入:hebeiczhou 来源:百姓中国周刊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