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曝料 >> 内容

    媒体公开揭露陈安之:就是一个诈骗团伙!

    时间:2019/11/6 9:32:48

      核心提示: 一、感觉走到人生尽头的“成功者们” 2019年7月的黄浦江边,热浪滚滚,人潮涌动的游人脸上,无不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然而,对于来自贵州的牛芳芳(化名)和四川的秦雪(化名),这两位曾经梦想通过花百万巨款,参加陈安之的成功学培训、拜师走向成功的女人来说,这个炎热的夏天,他们几乎已经走到了自己人生的尽...


           一、感觉走到人生尽头的成功者们

      20197月的黄浦江边,热浪滚滚,人潮涌动的游人脸上,无不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然而,对于来自贵州的牛芳芳(化名)和四川的秦雪(化名),这两位曾经梦想通过花百万巨款,参加陈安之的成功学培训、拜师走向成功的女人来说,这个炎热的夏天,他们几乎已经走到了自己人生的尽头。

      偌大的上海他们不知道该求助谁?十几天的奔波他们没有得到陈安之成功学培训机构的任何回复,他们也跑遍了应该求助的部门,也没有得到任何帮助。

    媒体公开揭露陈安之:就是一个诈骗团伙!

      住在80块钱一天的青年旅馆里,秦雪每天的饭钱被严格控制在了8元钱以内,几乎是馒头加开水撑过每一天,已经是一贫如洗,债台高筑,婚姻破裂,她实在是再没有能力去,哪怕是超过8元的奢侈

      秦雪告诉记者,家庭情况稍好点的大姐牛芳芳,看她实在是太节省,给她买回来两个火腿肠,这曾令她热泪盈眶。

      牛芳芳和秦雪曾经两次前往黄浦江畔,看着涛涛的江水,准备结束自己的生命,一走了之。

      这一切的不幸,都源于他们花了100多万,参加了陈安之成功学的培训、拜师,一切都开始变得万劫不复。

      二、陈安之108万的终极弟子牛芳芳

    媒体公开揭露陈安之:就是一个诈骗团伙!

      家住贵州遵义的牛芳芳,在20185月份以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村养殖户,靠贷款,他和丈夫在村里养着300多只羊和几十头牛,生活也算平淡满意,过得波澜不惊。

      渴望成功是中国人的天性,人到中年的马芳芳,也毫不例外。一个偶然机会,她看到有人在微信上向她推荐陈安之的成功学培训,并且说的神乎其神,抱着好奇心,牛芳芳交了1680元,参加了在河南郑州皇冠大酒店举办的,所谓的陈安之成功学培训大会。

    媒体公开揭露陈安之:就是一个诈骗团伙!

      头一次出门,并且到达省会一级大城市的牛芳芳,彻底被大会的规模和陈安之的演讲所深深折服。

      牛芳芳告诉记者,事后细想,两天的大会基本都是陈安之和弟子们在吹嘘他们的过往成就,和不断地灌输心灵鸡汤、喊口号、励志、洗脑的豪言壮语,很像传销的大会,并没有具体、务实的,能够指导企业如何发展的灵丹妙药。

      大会的一项重要内容便是,数目众多的所谓陈安之的助理们,在会上会下,配合陈安之不厌其烦地说服参会的人员拜陈安之为师,保证在陈安之的教导下,更快地走向成功。

      陈安之许诺,依靠他的人脉资源和名望,拜他为师后,随便指点几个项目,都能让他们赚上几千万。

      在已经废弃的养殖场里,牛芳芳夫妇痛苦地说,正是基于陈安之的承诺欺骗和自己的无知,他们卖掉了自己的300多头羊,50多头牛,又东借西挪,凑够了108万拜师费,交给了陈安之的上海成功新天地商务咨询有限公司

      108万是陈安之终极弟子拜师的费用;入门弟子的拜师费用是31万;最高的接班弟子的拜师费用是308万。

    媒体公开揭露陈安之:就是一个诈骗团伙!

      但令牛芳芳困惑的是,这位交了408万,成为陈安之接班弟子的女士,在几次培训中,他们都始终没有见到。

      倾尽所有,交了108万的拜师费,成为陈安之的终极弟子后,牛芳芳到上海又培训了9次,但从第2次开始,她和丈夫就感觉,上当了,并且是上了一个冠冕堂皇、精心布局的高级

      尽管培训了9次,但每次的内容,几乎和1680元的大会培训内容全部一样,就是不断地重复灌输心灵鸡汤、洗脑、心理暗示、喊口号,没有任何新鲜内容。

      每一次培训,占用一半时间的重要内容是,陈安子的各种助理和弟子们们登台,推销他们的贵得离奇的各种产品,如:海外公司的原始股票、数字货币、海参、玉石、易经八卦、起名改名、各种真假的难辨的奢侈品等等,应有尽有,忽悠学员和弟子们踊跃购买。

    媒体公开揭露陈安之:就是一个诈骗团伙!

      架不住陈安子的忽悠,牛芳芳又借了10万块钱,投资了一个他的台湾地区公司股票和数字货币,至今,一直告诉她在亏损。请大师改了自己的名字,交了3万多的改名费。

      牛芳芳靠在破败的牛栏上,望着空空的牛场,满面愁容地告诉记者,参加完最后一次培训,还有的一点希望,彻底破灭,知道这就是一个骗彻头彻尾的骗局。

      好好的养殖场,落到如此地步,债主堵门要债,生活难以为继。牛芳芳夫妇不得已,又借了几万块钱,一边开始养殖兔子和小鸡,维持生计,一边开始走上维权的道路。

      三、陈安之41万的入门弟子秦雪

    媒体公开揭露陈安之:就是一个诈骗团伙!

      殊途同归,秦雪的陈安之成功学培训、拜师不幸之路,和牛芳芳是如此的相似。

      秦雪告诉记者,自己本来有一个和谐幸福的家庭,满意的职业。自从参加了陈安之的成功学培训,可以说是跌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秦雪告诉记者,和牛芳芳一样,开始也是被陈安之的助理,从微信上忽悠到西安的一家郊区温泉度假酒店,参加培训大会的。

      事后知道,这样的陈安之成功学培训大会,几乎每个月在各个省会城市都有召开,门票1680元、1980元、3800元不等。

      讲课内容无一例外的都是,陈安之吹嘘他的过往成就,和不断地灌输心灵鸡汤、喊口号、励志、洗脑的豪言壮语,很像传销的大会,并没有具体、务实的,能够指导企业或创业如何发展的灵丹妙药。

    媒体公开揭露陈安之:就是一个诈骗团伙!

      秦雪成为陈安之的入门弟子更有神奇的经历。

      在西安的培训会场,各种洗脑演讲进入高潮后,陈安之当场要求有意成为她弟子的人举手上台,上台有几十个人,秦雪便是其中之一。后来,知道上当后,秦雪意识到这里面大部分人,应该是

      陈安之通过易经八卦、气质、属相、名字等等,一通忽悠,最后竟挑中了秦雪和另外两人,秦雪当时感觉非常荣幸和激动。感觉这是上天给予自己的一次重要的命运转折机会。

      秦雪夫妇过得是小城市的小市民生活,并没有多余的钱财。为了交上31万的拜师费,她不顾丈夫的阻止,辞了工作,抵押了房产,贷款30万,交了31万的拜师费,荣幸地成为陈安之的入门弟子

    在上海参加第一次弟子培训课时,一样被陈安之忽悠,买了10万元的台湾地区公司的股票。

    媒体公开揭露陈安之:就是一个诈骗团伙!

      秦雪的美好愿望,也是从第二次上海培训后,开始破灭的,她和牛芳芳也是在弟子培训班上认识的。

      每次的讲课内容就是不断地重复洗脑、心灵鸡汤、心里暗示、喊口号……,没有任何新意。

      培训课堂一项重要的内容就是,陈安之的各路助理和弟子们,不断上台,推销他们的股票、投资项目、比特币、海参、易经八卦、玉石等产品,吹得神乎其神,价格却贵得离奇。

      秦雪告诉记者,他在西安第一次培训时,看到有揭露陈安之的维权者,带着高帽,举着牌子,被陈安之的助理们拖出门外痛打,自己感觉一定是他没有好好学习,还来怪罪老师。

      现在终于明白,自己不过是后来的上当者而已。

      和牛芳芳一样,陈安之承诺,拜他为师,随便给几个项目,就能让她们赚个几千万,不是任何人都能拜他为师的,要看缘分。

      几千万没有赚到,秦雪几乎落了个家破人亡,丈夫因为她一意孤行,辞工作、贷款交拜师费,和她离了婚。现在他独自带着孩子,背着40多万的沉重债务,拮据地生活着。

      7月的上海滩,不是考虑到孩子,也许她和牛芳芳已在黄泉路上。

      四、 陈安之成功学培训食物链及培训话术

      记者就陈安之的成功学培训问题,请教了社会培训方面的业内人士杨军伟老师。

      杨老师看到记者提供的资料很吃惊地说,怎么现在还有这些东西?收费如此之高?比MBA的培训学费都高几倍?

      杨老师介绍,关于成功学的培训,最早是改革开放之初,来自于西方,主要是美国卡耐基、日本的松下幸之助等的书籍,内容也主要是企业管理方面的。

      后来彻底在中国变了味,陈安之、翟鸿燊、刘一秒这些所谓的成功学大师,打着国学、成功学培训的幌子,实际就是没有任何效果的洗脑、心灵鸡汤灌输。如果成功可以培训,他们还用收取天价的学费、拜师费,培训成功学吗?他们应该先把自己培训成马云、比尔盖茨不就行了,成为世界首富、中国首富。

      如果成功可以培训,大学早开了这门课程。

      和牛芳芳、秦雪的说法一样,杨老师说,他们的上课内容全部是设计好的话术再现。和电信诈骗一样,他们有专门的人员研究设计培训需要的话术,来迎合这些学员的心理,洗脑诱导他们入套

      杨老师说,这些人并没有什么学历,全是按照背话术,来培训学员。你只要努力背话术,还有胆量骗人,你也可以成为陈安之一样的大师。

      杨老师笑着说,陈安之大师们自己的最大成功,就是来自于这些学员们、弟子们的高额交费!

      河南蓝剑律师事务所律师苏卫东先生,研究了记者提供的相关材料后,告诉记者。陈安之大师们的所谓成功学培训,其实是一个长长的食物链,这个链条上的分食者各得其所,榨干学员们的每一分钱,苏律师给记者画了一个示意图。

    媒体公开揭露陈安之:就是一个诈骗团伙!

      苏律师告诉记者,这就是一个诈骗团伙,他们挂着成功学培训的名义,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虚假承诺,诈骗别人的巨额钱财,非常符合诈骗罪的要件。

      另外,他们吸收投资资金的行为,已经具备非法集资的犯罪要件。

      什么培训?什么内容?有什么价值?可以动辄收费400多万?100多万?40多万?他们培训成功了多少人?成功的概率是多少?

      大部分受害者都是和牛芳芳、秦雪一样的小微企业业主。经济形势下滑的当下,坑骗这些小微企业,无异于使他们雪上加霜。

      苏律师建议记者以报社的名义向公安部门报案。这种成功学培训性质的,链条式、团伙式的诈骗,已经不是个案,现在已经成为一种公害,多少人被害得家破人亡,疯疯癫癫。

      在苏律师的提示下,记者注意到,陈安之和这些公司可能存在巨额逃税行为,记者正在向税务部门,申请他们的纳税记录。

      五、如何成为成功者?

      记者在和牛芳芳、秦雪的交流中,问他们,你们感觉

      如何通过学习陈安之的培训、拜师,来取得成功?他们告诉记者,只有一种可能。

      那就是成为他培训课程的代理商或合作者,也忽悠更多的人来培训、上课、拜师,卖产品、非法集资,然后拿到分成,这样就有可能成功。

      陈安之的弟子徐鹤宁余博雅就是这样的成功者,他们靠背陈安之设计好的话术,自立门户,行走江湖。记者关注到余博雅事件有可能再现江湖。

      陈安之也在课堂上不断地教导学员们,拉来人头参加培训、拜师,就给高额提成,或者背话术成为徐鹤宁、余博雅这样的弟子,独立门户,行走江湖,但他们不想干违法、骗人的事。

      陈安之的众多弟子和代理商,正是由学员和弟子,依靠这种捷径而变成成功者的

    媒体公开揭露陈安之:就是一个诈骗团伙!

      秦雪告诉记者的一个细节,令记者久久不能忘怀。拜师仪式时,需要提前订做一套统一的弟子服装,仅仅500元,他们依然没有忘记,要榨取弟子们,必须向弟子们再收取500元的服装费。如此师生之谊,令记者感慨万分。

    媒体公开揭露陈安之:就是一个诈骗团伙!

      陈安之所有高级别的培训,现场助理众多,严阵以待,全方位巡查,整个会议不允许任何录像、录音,刚开始,牛芳芳他们认为,这可能是大师为了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后来他明白,他们是害怕诈骗的罪证流出。

      有投诉者称,他们的高级培训都被安排在上海的高档酒店,住宿也是指定,费用自理,学员们的住宿费用,他们和酒店之间,可能存在某种猫腻。

      让记者倍感吃惊的是,如此大规模的陈安之培训机构们,并没有确切的注册地址,和固定的培训场所。按照工商登记地址,记者并没有在上海市徐汇区中山西路19192507室,找到这家上海成功新天地商务咨询有限公司

      赶往深圳的记者,也没有在深圳市龙华新区龙华街道富泉大厦610,找到这家深圳成功励志信息咨询有限公司

      根据这两家公司的工商注册内容查询,他们的经营范围并不包含,教育、培训、金融等项目。

    媒体公开揭露陈安之:就是一个诈骗团伙!

    陈安之培训机构派来的李忠毅和林鼎鑫两位接受采访的人员,都告诉记者不知道上述公司和陈安之的具体办公地址和联系方式,并且对记者提出的所有问题,都未做正面回答。  丁新伟)

    作者:丁新伟 录入:hebeiczhou 来源:消费日报网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