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读者 >> 内容

    德孝中华周刊推荐:黄河故道上的长垣儿女

    时间:2020/4/3 16:39:40

      核心提示: 文/王自亮曹道伟 明朝时有一奇人,曾客居长垣,对世风的豪奢浇薄极为不满,于壁间题诗一首:孔子当年集大成,如何传不到蒲城。何以流水高山调,都作秦筝一例听。言语中颇多讥讽,又带着惋惜,感叹着曾经的三善之地、君子之乡,粗狂若此。也曾有一知县,撰文称:“余来县之二年,遇荒旱甚,粮草不能遽起县民纳粟。指挥张...


    文/王自亮 曹道伟

           明朝时有一奇人,曾客居长垣,对世风的豪奢浇薄极为不满,于壁间题诗一首:孔子当年集大成,如何传不到蒲城。何以流水高山调,都作秦筝一例听。言语中颇多讥讽,又带着惋惜,感叹着曾经的三善之地、君子之乡,粗狂若此。也曾有一知县,撰文称:余来县之二年,遇荒旱甚,粮草不能遽起县民纳粟。指挥张某及百姓阎梅等,各持数百金赴县愿备纳,且不论偿还与否。知县感叹:其尚义之心类多如是!

      确实,长垣人豪奢之风由来已久,如今规模宏大的二月十九古会,就源于明朝万历年间长垣官宦人家的炫富亮宝。考究长垣人性格的根源,可能是阔大黄河滩的浸润吧,也可能是几千年文化厚土的遗风积淀吧。瘠薄的环境,残酷的自然,让他们养成了一种坚韧,一种刚毅,一种顽强,长垣人的性格刚硬是名扬于外的。

      卫灵公欲伐蒲,孔子谓卫灵公曰:(其地)男子有死之志,妇人有守西河之志。子路要治蒲,孔子告诫弟子:邑多壮士,难治。看来,长垣人的刚猛给老先生留下了深刻印象。《长垣县志》载:(民)喜豪奢而病俭啬,人多好酒使气者,然其淳雅忠厚之风犹存乎古。”“好勇使气,人多健讼。看看历史,朝代更迭之际,几次都是长垣人挑起造反大旗。他们高喊着:日他娘,不让人活了,反了吧!反正都是一死,就来个痛快的!(一定是用长垣话)。是的,他们喜欢痛快,他们骨子里就是痛快的,能过日子还可,不让他们过日子,他们就躁了,不尿你了,他们有宁舍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豪气。唐末的黄巢起义,是长垣人王仙芝最早举起义旗。明末,长垣红娘子之侠义传于一时。就是闹得轰轰烈烈的隋末瓦岗军,其实就与长垣一衣带水,紧密相连。

      看来长垣人敢拼敢闯,大大咧咧的性格,其来有自。时至今日,古风不减。特别是堤东,因为生存环境的鄙薄,让他们敢于去闯去跑,去改变命运,向命运挑战。

      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末,为了生活,他们就悄悄出去跑动揽活,待到改革开放,其他地方还在观望迷茫时,长垣人早就如鸭子在水里扑腾、撒欢了。刷油漆、跑合同、收铜铁。他们能吃苦,耐苦力,但他们又不蛮干。在走动之中发现机遇,等待机会,慢慢就趟出了自己的路。他们脑子活、本事大,有人说:长垣人字典里没有不可能。他们不相信这世上有办不成的事儿。有人说:长垣人没有什么不敢干,就是你要他造原子弹,他三天也能给你造出来。

      冲天豪气一首歌。长垣人行走各地,仗的就是一个豪字。就像山地出产山珍,海滨出产海鲜,黄河滩的盐碱地就出产豪爽与刚猛。脑袋掉了碗大疤,家园毁了就再建,活不下去就要饭。总之,人要想法生活!梁山好汉们风风火火闯九州,长垣人也是风风火火闯天下。只不过他们用拳头,长垣人用酒瓶。长垣人是现代版的好汉。没错,他们就是靠了仗义闯天下的,这就是他们的法宝。他们处朋友讲究两肋插刀,义气为重。贡祖文,长垣好汉,为救岳飞后代,弃官归友,隐姓埋名,被岳家祀入家庙,成为朋友典范。还有长垣企业、长垣人,不论平常如何,只要国难,总是义无反顾,一马当先,要啥给啥,不讲报酬,不讲条件。(疫情期间长垣企业和长垣人的表现就可圈可点,广受赞誉)他们受不得一点好,对他好一点,他能把心给你;受人一点恩,他能念一辈子。长垣流传着很多类于韩信漂母报恩的故事。曾有一老板落魄时受一大娘一顿饭资助,发迹后千里迢迢,拜大娘为干娘,养老送终。他们是真正的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他们喜欢喝酒,走到哪,见人就说,走吧,喝几杯吧!今天我请客。酒桌就是他们的工具,他们交际的武器,他们和人结识是先从酒开始的。他们喝酒讲究杯杯见底,舍命相陪。他们喝的不是酒,是感情,是真诚,是豪爽。哪怕喝了输液、吐血,哪怕不能喝,也要喝。水酒水酒,不就是水吗?

      他们会挣钱,更会花钱。街上豪车遍地,豪宅耸立,铺排张扬的是长垣;大吃大喝,奢华考究的是长垣。有卫浴厂家业务员来调研,不到一天就给总部打电话:别看这只是县城,消费却绝对不亚于郑州,TOTO等品牌都有!长垣人一掷千金,慷慨豪放。他们说,钱是什么?钱是龟孙,花完再拼!大有千金散尽还复来的豪气。他们认为,挣钱就是花的,如果挣钱不花,不如不挣。为此,他们鄙夷那小气之人,比无钱之人更甚。前段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曾有医院向一业务员求救,急需要口罩,价钱随便开。那业务员听说,亲自开车跑几百公里把两箱医用外科口罩、一箱N95送过去。人家问要多少钱?业务员说,一分钱也不要!患难见真情。长垣人,在你需要帮助或是有急难时,最能显示出他们的豪爽与真情。

      他们是勤奋的,又最懒散;最积极,又最消颓。有了钱,常沉于吃喝玩乐,打牌喝酒。人生不过三万天,该享受时就享受。所以长垣人到各地买房,海南岛、北京、上海,包括辉县山地,周边县市,都有长垣人的房。有长垣人跑工地,跑一处,找一个女人,几年下来,妻妾成群。还有工人,干一年总不见钱,有人问:你的钱呢?工友笑:他的钱都填黑窟窿了。就好那一口!有人好酒,终日吃喝,不醉不归。有了病,医生劝戒酒。他就怒:不吃肉喝酒。人还活个球!有一人,脑梗抢救过来,院还没出,就又在病房(单人间)里摆起了酒摊。长垣人劝酒,也花样百出。有击鼓传花,有猜五魁手,有敲老虎杠,有敲树桩,有喝花酒(要女人敬酒),更有的人,倒酒时要每人骂他一句,谁骂的越鲜、越狠,他越高兴,这酒就算过。颇有古人闻过则喜之风。长垣人倒酒,是不用杯的,用小碗;长垣人喝酒,是不用杯的,讲究对瓶吹。他们是豁达的,儿女不管:儿孙自有儿孙福。前程不管:今朝有酒今朝醉。哪村殁了人,吹吹打打,嘀嘀嗒嗒,与村人却是狂欢,有热闹可看。主家女婿要被人闹,要掏钱。有的女婿拿不出钱,鞋被扔到树上,谢客时光了脚,冻得直打颤;有的拿的少,被人抬了打夯,扔来掷去;有的被唤作老鳖一,他哭丧着脸:叫老鳖蛋也没有!哭闹场成了欢乐园。晃来晃去,叽叽喳喳;人哭他笑,人骂他欢。

      他们是真诚自然的人,敢爱敢恨,敢悲敢喜,敢笑敢骂,他们什么都是浓的烈的辣的,他们的人生就像那乡间唢呐,张张扬扬、高高亢亢,如同鞭炮,就要爆烈。他们喝酒喝烈酒,六十度的老酒,点一点就冒火,舔一舔就上脸,喝一口能闷到驴,来一杯能顶破天。他们吃饭吃重味,饭要辣要咸要油要香。他们说饭好吃就是香。哪个厨师做饭好:他做的饭香。乡下媳妇,没有辣椒不下饭。有女人,摘一支辣椒,掐了柄儿,磕出籽儿,撒一些盐,咕呱咕呱,一口辣椒一口馍。辣吗?”“——得劲!他们的爱也是浓的,不爱是不爱,爱起来就疯疯巅巅,刀山也敢上,火海也敢下,直爱得情天恨海,同生共死,轰轰烈烈。有男人爱女人发了痴,拿了刀就去了女方家:我相中恁家闺女了。你说吧,中不中?中了就是亲戚。不中——”啪!刀往桌上一磕。把女方弄的一愣一愣,愁眉苦脸。这也是只有长垣人才能干出的事吧?有人谈恋爱,家人不愿意,两人就双双跑了出去,大人不同意就不回家。就连他们的审美趣味也是浓的。喜欢听唱,大平调,铺排张扬,近于直吼;落腔,一声声,如刀子,直往人心里剜。一开口或豁啷啷似滚过炸雷,一摇头如叮光光举起重锤。就连衣服,他们也要浓,也要艳。乡下媳妇,大红大绿;庭里院里,粉红一片。他们啥都讲究厚滋厚味,浓墨重彩。他们是不甘寂寞的,他们是不甘平淡的。或许人生越是寡味,他们越要秾越要华,越要活出人生的滋味和精彩。他们的人生是刚猛的一生,劲健的一生,浓烈的一生,重味的一生,张扬的一生!

      像长垣男人一样,女人也不简单。男人外出,女人挑起全家重担,种地喂猪,教子养家。喝起酒来也是半斤八两不醉,跳起舞来也是三步四步都会,出得厅堂,入得厨房,哪里都不落人后。做起事来泼泼辣辣。骑大摩托一阵风,比男人还快!笑起来逆风三五里,迎风传十里。说起话如响锣,得理不饶人。有男人回家硬气,女人就骂:你挣几个钱就了不得了?给你说,你看家,我们一样去挣钱。比你们一点不差!也真有女人外出防腐建筑做活的。有的女人,比男人还有眼光,比男人还能挣钱。说话传二里地,有男人说女人嗓门大,女人说:你去找个声音小的。野马一样的黄河滩汉子,一句话一个坑,一句话一根钉,吐口气一颗钉,却被女人驯服得服服帖帖,温温顺顺。

      我想,如果以文来喻人,长垣人是传奇,铺排张扬,轰轰烈烈,大开大阖,奔奔放放。如果是画,一定是贴彩镏金,大红大绿,浓墨重彩。

      哎呀,真是说不尽道不完的长垣人,歌不尽爱不完的黄河汉!

    作者:王自亮 曹道伟 录入:hebeiczhou 来源:百姓中国周刊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