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红色 >> 内容

    陪毛主席转战陕北的小青马:死后被制成标本作为国家一级文物展出

    时间:2021/2/13 19:30:17

      核心提示: 解放以后的北京动物园有一匹马受到特殊照顾,国家专门派遣了一名老红军来照料它。这匹小马看似皮毛发白,实际上原本的毛发是青色的,时间一长,颜色掉成了白色。青色变成白色,国共两党的斗争也从共产党被动的局势...


     解放以后的北京动物园有一匹马受到特殊照顾,国家专门派遣了一名老红军来照料它。这匹小马看似皮毛发白,实际上原本的毛发是青色的,时间一长,颜色掉成了白色。青色变成白色,国共两党的斗争也从共产党被动的局势转变成主动,这匹小青马见证了一段辉煌历史。

     陪毛主席转战陕北的小青马:死后被制成标本作为国家一级文物展出

     至于这匹小青马为何能够得到如此照料呢?因为它曾陪伴毛主席转战陕北。如此重大的意义,令其在死后被制作成为标本,作为国家一级文物被展出。

     骑着青马去陕北

     让小青马一生不平凡的原因来自于毛主席,当年毛主席从长征到陕北骑的是一匹小黄马,到了陕北,小黄马的光荣牺牲促使小青马的出现。

     毛主席骑小青马的画面是当时国共两党激烈斗争的历史写照,这段历史伴随着中国解放事业和共产党扭转被动战局一起糅杂在时间长河。

     当年随着国民党单方面宣布解散北平军事调处执行机构以后,原本国共达成的和平战线在朝夕之间就回到了紧张状态。委员长此次翻脸彻底,派出了精英部队从西、北、南方向围剿延安,胡宗南部队接到命令,带领23万人的军队向延安方向趋近。

     陪毛主席转战陕北的小青马:死后被制成标本作为国家一级文物展出

     此次委员长的决心是抱着决一死战而来的,胡宗南部队被誉为委员长手中王牌战队。1947年,胡宗南的军队浩浩荡荡的向延安方向进攻,此次配备的武器都是精良级别。这样的压力下,众人纷纷建议毛主席撤离延安,撤离陕北地区。

     没错,撤离陕北地区当然是能够保得住毛主席等重要军事力量,但是毛主席的目光却看向了陕北地区的人民和其他解放区的同志们。

     胡宗南带领的几十万人算是国民党的精锐部队,配备的武器也是美军支援的先进装备,如果现在带领大家撤离陕北地区,那么这支部队就会向其他地方施压,加重了同志们的压力。

     陕北地区已经有了十几年的安稳时期,现在国民党以来,我们就搞撤退,这也对不起陕北地区的人民。

     陪毛主席转战陕北的小青马:死后被制成标本作为国家一级文物展出

     共产党主要的驻扎地就在陕北地区,如果此时撤离陕北地区,即便是战术上的以退为进,但是人民不一定会认同。相反是否会造成误会呢?人民认为解放军无法敌对国民党,所以才弃陕北地区而逃。为了稳定全国人民的心,毛主席等人决定不能离开陕北地区。

     当时毛主席的这一决定得到了许多人的反对,胡宗南即便声名狼藉,众人皆知他的作战能力并不能称得上厉害,但是双拳难敌四手,有信心打赢这场仗也不能拿毛主席和中央机构开玩笑。

     毛主席深知大家的好意,但是他力排众议,决定延安可以先撤退,陕北地区绝对不能离开。中央机构和毛主席还是留在陕北,继续指挥全国的解放战争。

     毛主席的胆识当真是不一般,据说胡宗南部队已经抵达不远处的枣园时,彭德怀等人正紧张组织中央机构、群众转移,到了要带毛主席离开时,只见毛主席稳稳地坐在凳子上。

     陪毛主席转战陕北的小青马:死后被制成标本作为国家一级文物展出

     彭德怀

     先是问清楚组织和群众是否已经撤离后,接着大胆发言自己要看一看胡宗南的部队长什么样子,这一发言让彭德怀着急催促道,“快走!军队代你看过了!”

     那时的交通工具哪里能和现在比,崎岖的道路加上长途跋涉,交通方式除了双脚就只有骑马。骑着小青马带领部队奔波的毛主席继续指挥着部队与胡宗南周旋,这场周旋是历史上以少胜多的精彩战例。

     在中央的指挥下,西北野战军以两万人的军队力量在高原地区对抗胡宗南二十三万人的装备,离开延安是一时的,更是有利的。

     40天的时间捷报就从青化砭战役中传出来了,我军采用伏击战的形式,给予了胡宗南部队沉重的打击,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这也是西北野战军从延安撤离以后的第一个大胜仗。

     陪毛主席转战陕北的小青马:死后被制成标本作为国家一级文物展出

     胡宗南部队从占领延安以后就急于寻找共产党的踪迹,率先派出两个旅的兵力向青化砭和向安塞前进,到达青化砭地区以后,我军利用地形布成袋形状态伏击了国民党来犯部队。一个多小时就让31旅2900余人被歼灭,旅长李纪云更是被俘获。

     青化砭战役的胜利并没有让我军掉以轻心,西北野战主力军转移到蟠龙、青化砭西北地区进行休整。毛主席等人深刻明白敌人的气息虽然被打击了,但是他们并不会停止与共军的纠缠。

     果不其然,胡宗南的部队稍作停歇就继续寻找我军的痕迹,但是终归不是一个层次的战斗,我军的团结作战不是想要当“甩手掌柜”的胡宗南能够比得上,接下来的羊马河和蟠龙战役更是捷报连连。

     三连捷报的传出实际上也预示着国民党部队下坡路的滑行,内战的局势由共军被迫的局面变成了主动。

     陪毛主席转战陕北的小青马:死后被制成标本作为国家一级文物展出

     中共中央开始讨论我军下一步的计划,小组会议的召开让大家讨论是否能够开始主动出击,胡宗南军队的消耗已经让委员长部队出现中空情况。现在平原上的国民党已经并不是当初让我们东躲西藏的敌人,解放各地的火焰可以开始燃烧整个中国大陆。

     1947年8月18日至20日,三天两夜的沙家店战役是以我军的胜利为结局的。这场战役的结束标志着陕北战局被扭转的重要一场战役,基本粉碎了委员长想要对陕北的进攻。

     毛主席提起这场仗的时候,如此评价道“沙家店这一仗确实打得好,对西北战局有决定意义,最困难时期已经过去了。”这场战争更是让大家看到了全面胜利已经即将到来,共产党即将迎来自己的又一次巨大成功。

     西北野战军由内线防御到内线反攻的转折点进一步推进解放战争的胜利,作为解放战争的一个经典战役,沙家店战役的成功是一次军民一心的顶峰表现。

     陪毛主席转战陕北的小青马:死后被制成标本作为国家一级文物展出

     西北野战军2万多人当时来到沙家店的时候需要隐藏自己对国民党的踪迹,当时军队接收的命令是要求队伍能够隐藏自己的踪迹四天四夜,48小时的“消失”是因为2万多支前民工能够一起配合解放军的行动。

     几万人的行踪却没有让国民党注意到行动,老百姓们形成一张密不透风的网,把解放军保护得彻彻底底。军民形同一人,彼此之间的默契在此时形成的力量能够使人热泪盈眶。

     这场战争的胜利是全面胜利的开门红,1948年3月,毛主席在陕北吴堡县川口村登船东渡黄河,准备前往晋察冀解放区。

     毛主席这次去黄河村实际上就是为了迎接中国革命的胜利,横渡黄河以后,陕北地区已经在自己的身后。回望陕北黄土高原,毛主席深情地表达自己对陕北的感情,“陕北是个好地方!”而这一路,始终陪着他的,是那匹小青马。

     离陕北,上京!

     在离开陕北以后,毛主席就去了西柏坡,彼时解放胜利近在眼前。接连大胜没有让毛主席等人认为自己已经是“伟大人物”的一员,相反,他们依然保持着虚心学习的态度。

     在中国共产党第七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提前布置了马克思、列宁等人的画像,当看到自己的画像和马、列等人挂在一起时,毛主席专门要求把自己的画像取下来。

     在他看来,马克思、列宁等人是自己的老师,更是自己能够前进的榜样,作为学生自然不能和自己的老师放在一起。

     陪毛主席转战陕北的小青马:死后被制成标本作为国家一级文物展出

     抱着谦虚学习的心,1949年3月23日,毛主席等人从西柏坡开始进发北京。当时毛主席说了一句经典语录——“我们决不当李自成。”毛主席就在1949年3月份的时候就对全党昭告,“同志们要继续保持这种艰苦奋斗的作风,务必使同志们继续保持谨慎、谦虚、不骄、不躁。”

     在陕北的这场经历让毛主席明白自己又带领着革命队伍来到了新的阶段,国民党的力量已经大势已去。但其例子让毛主席警钟作响,不能因为胜利就放纵军队,贪污腐败更是不能出现在队伍里的事情。

     树欲静而风不止,船欲稳而浪不停。尽管毛主席秉持着见微知著、防微杜渐的战略思维,但是革命队伍中还是出现了违规行为。在新中国成立以后,时任石家庄市委副书记的刘青山和天津地委书记的张子善,两个人都是革命出身的要员干部。

     陪毛主席转战陕北的小青马:死后被制成标本作为国家一级文物展出

     张子善

     两个人都是在三十年初期入党,中共历来发生的风风雨雨,两个人无一略过。不管是在战绩还是在革命信念上都无比坚定,然而居功自傲、贪图享乐还是出现在了两位“功臣”之上。“李自成”还是出现在队伍里了。

     毛主席亲自下令调查,并且最终审判他们以死刑为结局,新中国的胜利是必然的,任何阻碍都会被清除。

     当年的小青马陪着毛主席走出了陕北地区,亲眼见证了国民党退出了大陆的历史。在光辉历史上见证了新中国的成立和治理国家的果决,死后的小白马被制作成为了标本,在延安博物馆中被收藏起来。历史确实留不住,但是经历过的痕迹却轻易让人热泪盈眶。

    作者:编辑中心 来源:百姓中国周刊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